致敬孙慎 │ 我和新中国剧社

12 03 2021  21cnmc编辑部   特别策划  153 次阅读  0 评论

孙慎和新中国剧社

 

我是1945年夏在昆明参加新中国剧社的,确切日子已经记不清了。但在入社之前,我已和剧社同志一起工作过。时间是在1944年11月,那时日本侵略者向湘桂发动进攻,柳州吃紧,我随四战区长官从柳州撤退到了六寨,在六寨小驻后又经小路步行来到贵州安顺。恰巧这时新中国剧社和剧宣四队的同志也撤退到安顺。新中国剧社那时为了解决撤退途中吃饭问题和交通工具的困难,经四战区长官部地下党负责人左洪涛同志征得司令长官张发奎的同意,暂编为长官部直属的“怀远剧团”。在安顺,大家对国民党军队的这次大溃退造成了人民生命财产的巨大损失,感到极大的愤怒,很想用艺术形式加以表现。瞿白音、周钢鸣两同志为此集樊赓稣、赵华、舒模、费克、草田等同志和我一起研究,决定创作一首诵唱结合长诗,采用集体讨论,分头执笔的方式,最后由白音把它们连接成一体。街上的一家茶馆成了我们讨论和写作的场所。由于大家对这次溃退身历其境,感受很深,每个人的心头充满激情,所以创作进行得非常顺利,短短几天功夫,就将作品一气呵成。共有12段朗诵,11首歌曲,定名为《岁寒曲》,并且立即进行了排练和公演。前些日子见到一本封面有孟哲签名的《岁寒曲》单行本(进修教育社出版),扉页之后记载了全曲的诵唱程序和首次演出的情况,这本书现在已不易见到,特把它照录如下:

 

诵唱程序:

朗诵之部:

1、大地回春

2、向春天倾诉

3、将军来了

4、疲兵再战

5、延迟卅分钟

6、一夜倾城

7、将军流泪了

8、烽火南天何处家

9、将军的号令

10、转进的行列

11、遥望旌旗涕泪涟

12、不是梦

 

歌唱之部:

1、大地回春

2、屠场葬礼

3、哀金城江

4、炸桥

5、没有终点的长征

6、疲劳的憧憬

7、将军,让我们永远跟着你

8、将军泪

9、遥望家园

10、将军的号令

11、转进进行曲

 

编辑:瞿白音

作诗:瞿白音、周钢鸣

作词:瞿白音、周钢鸣、樊赓稣、舒模、赵华

作曲:舒模、孙慎、费克、草田

 

首次演唱:

日期:1944年12月31日  下午 7:00

地点:贵州安顺,安顺大戏院

指挥:孙慎

朗诵:李实中、高博

演唱者:剧宣四队、怀远剧团

 

参加《岁寒曲》的创作和演出,就是我和新中国剧社的第一次接触,之后我又随四战区长官部从贵州折返广西百色,在那里四战区长官部被撤销,改编为第二方面军。我在第二方面军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得到中共特别支部的同意离开百色来到昆明,不久就加入了新中国剧社。

我在剧社的工作是排练唱歌和演出时担任指挥。我记得每天上午有一小时左右的时间练习唱歌,社里除个别同志外,大部分同志都参加了。应该说我们的合唱水平是不错的,音色协调,声部平衡,演唱很有感染力。我们演唱的歌也是比较多样的,有两首歌曲是经我们首演而得到推广的,这就是樊赓稣作词,费克作曲的《茶馆小调》和《五块钱》。这两首歌曲之所以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不仅是因为内容反映了人民的心声,还由于曲子写得很出色,特别是《茶馆小调》。费克在《茶馆小调》中吸收了说唱音乐的戏剧化手法,在群众歌曲中注入新的因素,从而突破了群众歌曲创作的一般写法,是很有创造性的,说这是费克对群众歌曲创作的一个贡献,是一点也不夸张的。《茶馆小调》第一段是茶馆场景的描述;中段是茶馆老板请求顾客“莫谈国事”;接着第三段“哈哈哈哈”爆发出群众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强烈愤怒和讽刺。全曲诙谐严肃兼而有之,形象生动。当时每次演出都由李实中担任茶馆老板的独唱,他那男中音唱来娓娓动人,每次一曲终了都引起阵阵掌声。

那年的7月17日是聂耳逝世10周年,我们曾以新中国剧社为主力在南屏戏院举行过一次纪念音乐会,在昆明也是盛况空前的。聂耳侄女聂丽华同志曾到我家走访,和我谈起当时的音乐活动,她说她和昆明中华小学同学也参加了那次音乐会,演唱了《卖报歌》等几首儿童歌曲。她还说昆明还保存有此次纪念音乐会的节目单。

昆明有好几个群众歌咏团体,如联大的“高声唱”、昆明合唱团、益友歌咏团等等,平日相互间缺乏联系。为了加强合作,我们曾发起组织了昆明歌咏团体联谊会,正在昆明举行演奏的马思聪也应邀出席了成立大会,表示支持。成立大会上大家一起练唱了我作曲的《我们反对这个》。

我们还和音乐界和舞蹈界的一些同志到近郊工厂进行演出。我在翻阅旧书时发现一张当年的演出节目单,记录了当时的演出情况。地点:马街子电工厂礼堂,时间:1945年7月28、29晚。音乐节目有合唱《黄河大合唱》、《向着抗战建国道路行进》、《想一想吧》,齐唱《你这个坏东西》、《五块钱》、《茶馆小调》,独唱、对唱、重唱《日落西山》、《征夫别》、《黎明快来临》以及二胡独奏《病中吟》等。舞蹈节目则有《我流浪了四方》、《五里亭》、《渔光曲》、《唱春牛》、《新中国序曲》等。参加音乐演出人员有新中国剧社的王天栋、周令芳和我,演剧五队的黄力丁,西南联大的胡积善(即方堃)以及昆明合唱团的指挥徐守廉和全体同志。参加舞蹈演出的人员有梁伦、陈蕴仪、胡均、倪捷强(即倪路)、廖文仲等。

在新中国剧社期间,我也写了几首歌曲,较有影响的即是前述的《我们反对这个》(力扬词,“这个”是指内战)和《民主是哪样》(李仁荪词),都是配合当时争民主、反内战的斗争的。这些歌现在已不为人所知,我仍然认为我做了应该做的事,尽了一个作曲者应尽的职责,并为此感到自豪。因为这些歌曾经在当时的斗争中起了应有的作用。黎章民同志(当时是西南联大学生,现任人民音乐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在一篇《关于西南联大“高声唱歌咏队”的回忆》的文章中曾比较详细地谈到了在西南联大“民主草坪”的时事讲演晚会上,他们高唱《我们反对这个》面对国民党军警特的镇压的情景,是一个具体的例子。现抄到这里:

1945年冬,经过地下党的周密计划与组织,昆明四大学及社会人士于11月25日夜在联大新校舍图书馆前面的“民主草坪”举行时事讲演晚会,这是配合抗战胜利后党发出“制止内战”的号召,昆明爱国民主运动的一次大的发动。那天晚上,与会的学生越聚越多,达到6000余人之众。在大气灯光照下大家秩序井然,情绪热烈。开会前后“高声唱”歌咏队员反内战的歌声不断地响彻会场。在几位民主教授慷慨陈词呼吁和平、成立联合政府的讲演过程中,竟然遭到国民党军警特的武装镇压,他们从东北方向远处架起步枪、冲锋枪、小钢炮向会场射击,还切断电源,制造骚乱,妄图制止这次民主集会,但是没有得逞。讲演会冒着万难继续进行到结束,并通过了两个宣言。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当时自己参加指挥和感受的情景,在子弹掠过头顶横飞的条件下,我们竭尽全力洪亮唱起《我们反对这个》这首歌,忘记了可能发生的危险——“我们反对这个,我们反对这个!这违反人民、进攻人民的事!••••••”这歌是宣言,是檄文,是划破夜空的星火,是代表亿万同胞的抗议。“我们反对内战”、“团结就是力量”的呼声振奋着全体与会同学的斗志,在飕飕冷风中陪送着会众沉愤而静穆地离开联大新校舍,为即将到来的风暴积聚力量。国民党违逆民意,破坏集会言论自由的行为,实际成了昆明3万大中学生随后全面罢课的激发剂。

新中国剧社的音乐活动对推动昆明群众歌咏运动的开展起着一定的促进作用。

“一二•一”惨案发生后,局势是比较紧张。一天,在昆华女中教书的舞蹈家陈蕴仪同志告诉我,她得到消息国民党反动派的黑名单中有我的名字。我和钢鸣同志商量后决定撤离昆明,剧社为我找到了便车,1945年底由费克送我乘小火车到了霑益,然后改搭军车经广西梧州去广州,同行的还有据宣五队的黄力丁。

我在新中国剧社的时间不长,只有八九个月,但却印象很深。当时剧社在生活上是比较艰苦的,大家为了工作为了事业却安之若素。这个集体犹如一个大家庭,非常关心有病或身体较弱的同志,每天在伙食中对他们加发一个鸡蛋,我也是被照顾者的一个。总之,我在新中国剧社的一段生活是过得有意义的、愉快的,在心里留下了非常美好的记忆。

 

 

123

 

相关文章

向延生丨中国左翼音乐的灿烂晚霞——缅怀老音乐家孙慎同志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2021年第6期
发布于 17 08 2021
中国革命音乐先驱、作曲家孙慎去世,享年105岁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5 03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