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沨的故事 │ 我的父亲

21 04 2021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特别策划  209 次阅读  0 评论

赵沨的故事系列专题

 

编者按:

赵沨(1916年11月29日——2001年9月1日)出生于河南开封。中国当代著名的教育家、理论家、社会活动家、新中国专业音乐教育事业的开拓者。

1939年底,与李凌、沙梅、林路等一批进步音乐工作者在重庆组成“新音乐社”,与李凌主编《新音乐月刊》,开展宣传抗日救亡活动。皖南事变后,赴缅甸开展华侨青年工作,参与组建缅甸华侨战工队,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回昆明在云大附中任国文、音乐教员,后参加民盟工作并开展歌咏活动。李公朴、闻一多被国民党暗杀后,转赴香港、新加坡,曾与李凌创办香港中华音乐院,后赴新加坡创办中华艺术专科学校。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中央文化部办公厅主任、艺术局局长、中央音乐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院长、名誉院长、并兼任中央歌舞剧院院长。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七届全国国政协委员。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审议委员会艺术学学科评议组召集人、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函授音乐学院院长、国际音理会世界音乐史亚洲地区协调员、亚太音乐民族学学会首任会长、荣誉会长。厦门大学艺术教育学院名誉院长、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老艺术家委员会主任、沈湘国际声乐比赛组委会主席。中国传统音乐学会会长、中国音乐史学会会长。《音乐研究》(季刊)、《人民音乐》(月刊)主编。中国音乐家协会考级委员会首任主任、中央音乐学院校外音乐水平考级委员会首任主任。1998年创建中国艺术教育研究中心并任主任(后更名为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中国二十一世纪网络音乐学院、中国二十一世纪素质教育在线、中国二十一世纪未来教育在线创始人。

著译有:《诗经的音乐及其他》、《贝多芬和他的九个交响乐》、《音乐与音乐家》、《赵沨文集》、《和声学初步》、《赋格初步》、《和声的进行》、《曲调与对位》等;译配苏联歌曲:《夜莺曲》、《喀秋莎》、《共青团员之歌》;艺术歌曲:《幻影》、《月光》、《我热烈的爱着你》等数十首。主编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音乐理事会项目《音乐宇宙—— 一部历史》中国副卷之一《中国乐器》、副卷之二《云南——乐器王国》、副卷之三《世界屋脊的音乐》。曾先后参加或率领代表团出访20多个国家,为国际文化交流作出贡献。

赵沨的一生,经历了风云变幻、历史意义非凡的20世纪,其中获得的丰富的革命实践和艺术实践,对他的人生观以及价值观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赵沨深厚的阅历与孜孜不倦的教育实践,促成了他教育思想的成熟,也成为滋养他教育思想开花、结果的沃土。

他在专业音乐教育的亲力亲为的实践中,为新中国的专业音乐教育办学方向提出了“逐步建立社会主义的、民族的音乐教育体系”的思想和培养高质量人才的“通识教育”的思想。他认为:专业音乐院校,不能仅仅局限于向学生传授音乐单科知识,要使学生的所学形成较为完善的知识结构以更有利于学生心智的发展。在保证专业音乐教学的基础上注重修养,多开设人文学科和自然学科的课程,这样才能培养出高质量的人才。

赵沨的通识教育思想也体现在他对国民艺术教育发展的期望和他希望国家基础教育在办学理念中重视美育。赵沨多次反复强调美育与国民素质教育的重要性,呼吁全社会行动起来重视美育,他说:国民教育中的美的教育蔚然成风,才有可能真正实现“全面提高全民族的文化水平”这一崇高而神圣的任务。

赵沨的一生,对艺术教育中博与专、中与西、古与今、技艺与修养以及艺术学科与其他学科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思考与研究。多年的实践证明,这些思想为促进我国艺术教育事业的整体发展和提高全民的艺术素质做出了重要贡献。

赵沨的一生,是坚持共产主义信念,坚持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文艺思想的一生。他不愧是党在文艺战线上的一位坚强的战士。他对我国艺术教育事业特别是音乐教育事业所作出的贡献,永垂史册。

虽然赵沨同志离开了我们,但今日回眸,他留给我们的教育遗产,其中的智慧依然可资借鉴。即日起,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推出“赵沨的故事”系列专题,讲述赵沨的传奇人生,传播和推广赵沨的艺术教育思想。

今天为您推出系列专题的第二篇——我的父亲。

 

 

赵沨的故事

第一章:我的故乡——河南

 

我的父亲

 

我很怀念我的父亲。要问我的第一个老师是谁?我说:我的第一个老师是我的父亲。如果要我写这80几年来的经历这第一段,就要写我的父亲。他是一个具有开明思想的父亲,是一个关爱儿女的父亲,也是一个循循善诱的教师。虽然他是一个旧民主主义者,说他是一个空想社会主义者也可以。他没有对我讲过他信仰什么主义,但他给我背过一首诗,是他经常吟咏的一首诗,是近代一个不太有名的共产党人写的:“大地有泉皆化酒,长林无树不摇钱。”那意思是说:当地上的泉水都变成酒,人人都可以有酒喝,当长长的树林里的每一棵树上都能摇下钱来,大家就可以有钱用了,那该多好啊!这说明他对“天下为公”十分向往,说明他有求公的思想。所以,说他是一个空想社会主义者也可以。

我的祖父是项城县农村的一个木匠,他能在木头上雕刻花鸟山水,那可是木工行里的细活。农村的地主老财家盖房子、办喜事都要请他去。我祖父就利用给人家干活的机会,为我父亲在与我家同姓人家的私塾中,求得一席借读的机会。父亲天分极高,刻苦攻读数年之后,不到二十岁,就在项城县考上了秀才。到开封去考举人时,赶上了戊戌变法废除科举,便流落在开封。为了生活,也为了寻找新的出路,暂时在开封私立北仓女中做了斋夫,就是女生宿舍的门房。工作之余练习书法,一个偶然的机会,被学校的董事长发现,斋夫写得一手好字,而且是位秀才,便改聘他为国文教习。几年之后,积攒了到北京去的路费,考入了保定甲等法政学堂。时逢清末民初,是个乱纷纷的年月,毕业后领到了一张仍然画有龙旗的证书。我清楚地记得,证书最后一行字是“御赐同进士出身”。从此,我父亲便成了一个穿长衫的知识分子了。

本来,法政学堂毕业以后,我父亲被任命为河南省法院的法官,是他自己请求改任法院的书记官。我曾经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告诉我说:虽然已经是民国了,但司法并不能真正的独立,做法官要受制于行政官吏,搞不好要同流合污贪赃枉法,不如做个书记官,留得一身清白。

民国初年,军阀混战,官场上也跟着不断的改换旗号,改来换去他的书记官的位置也没有了。大概是1924年,当时的政府要试行县一级的司法独立,在一些县政府改变过去由县知事聘请幕僚(主管司法的刑名司爷)的办法,由省一级审判厅委任承审员,和县知事同属委任一级的官员,并将原县公署所属的刑房、捕快班房归属承审员领导。我父亲一向认为司法独立是改革吏治的第一步,便欣然接受了审判厅的委任,当上了临漳县(好像还有济源县)这样一个边远小县的承审员。

 

149

1992年,在开封拜访赵沨少年时代的音乐启蒙老师赵子佩先生。

 

临漳是一个山区穷县,县知事不仅贪污而且霸道,仍把我父亲当成他的幕僚使用,两个人的关系很僵。当地有些开明士绅,如明末宰相王铎的后人,和我父亲很合得来。一些人常到王铎的大宅院里喝酒谈天,有时父亲也带我去。从那里听到了不少关于老百姓生活的事,比如农民的田赋问题。当时,虽然已是民国,却仍然按照清末土地的数目征收赋税。而清末丈量土地的弊端很大,如把贫瘠的山地算作良田,把良田算作山地。有权有势的人家以多报少,无权无势的人家以少报多,其结果是穷人多纳税,富人少纳税,很不公正。为了限期收缴田赋,县里设立了专门的“户房”衙役,分片负责。县知事定期公开审理衙役们催缴田赋的进度,收税少没完成任务的,要挨竹板子打屁股,多者一百,少则八十,常被打得皮开肉绽。衙役们无端受责,迁怒于百姓,再下乡讨税,更加作威作福,无所不用其极,老百姓视之为瘟神。而真正该交税的大地主如王铎家,这些衙役只能跟管家说话,连门都不敢进。

这一年天灾频仍, 无路可走的农民铤而走险, 结成了“ 红枪会”、“关刀会”之类的组织,很快蔓延到全县。这些帮会的头领被称为会董或师傅,多是一些地主和“混混儿”(河南人有时也称这种人为“光棍儿”)。后来,这个会那个会几次大闹县城,他们无法无天,横行无忌,我就见过他们用大刀发功砍人肚皮,县知事被吓跑了。以王铎的后人为首联络了一些县里的士绅们,公推我父亲为代理县知事。此时,河南的中心地带,军阀们正忙着混战(记得是吴佩孚的“北洋军”还有什么“老毅军”在打仗),好几个月没人管这个边远小县的事,我父亲觉着临漳非久留之地,便借故离开临漳回开封了。

 

150

1992年10月,赵沨(右3)参加河南大学校庆,与音乐系教师合影。

 

回到开封,我父亲便挂牌当律师,成为一名真正的自由职业者。这时候我已经五、六岁了,看见他到法院出庭时,总带着一个小包袱,十分好奇,偷偷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件又宽又大,黑色镶着宽边的欧美大学学士、博士穿的那种长袍,我戏称之为“道袍”。那大概就是作律师的礼服了。

 

文章标签(2)

相关文章

口述“央音”|吴锡麟:百岁老人忆“央音”往事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档案馆校史馆
发布于 02 07 2022
赵沨同志与艺术教育 文章来源: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发布于 27 03 2022
记忆的力量 | 58年前,“央音人”在中南海举办跨年音乐会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
发布于 28 12 2021
郑小瑛 │ 知人善培的赵院长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瑛乐知音
发布于 02 12 2021
培德育才 教泽绵长——纪念赵沨院长诞辰105周年暨逝世20周年 文章来源: 21CNMC NETWORK
发布于 02 11 2021
赵沨的故事 │ 翻越高黎贡山 文章来源: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发布于 28 09 2021
赵沨的故事 │ 红宝石、黄宝石 文章来源: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发布于 27 09 2021
赵沨的故事 │ 最珍爱的“行李”——舒伯特歌曲译稿 文章来源: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发布于 24 0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