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诗嵘:话说威尔第男中音——纪念威尔第二百周年诞辰

14 07 2020  《歌唱艺术》2013年第8期   理论研究  205 次阅读  0 评论

2020年7月8日,我国著名歌剧理论家、文献翻译家、社会活动家、中央歌剧院前副院长——刘诗嵘先生(1927 - 2020)逝世,引发学界沉痛哀悼。今刊载刘诗嵘撰写的《话说威尔第男中音》,仅以此辑缅怀先生。

要从1944年说起。当年,在抗战大后方的成都,文化生活比较贫乏,欣赏西洋古典音乐只能通过听78转的胶木唱片。一次我听到了由美国男中音歌唱家劳伦斯 • 蒂伯特(Lawrence Tibbett)演唱的威尔第歌剧《假面舞会》中雷纳托的咏叹调《原来是你,玷污了她的心》,非常感动。从演员时而激愤、时而充满深情回忆的歌声里,我感受到了一个忠心耿耿的军官对他历来崇拜的上级和好友—里卡多总督的失望、愤怒,以及与自己美丽贤惠妻子的恩爱的回忆……因为里卡多竟和自己的妻子有“私情”!后来,随着对欧洲歌剧艺术逐渐深入地了解,尤其是自己终生从事了歌剧工作,接触了更多的欧洲歌剧作品,便对欧洲歌剧中有突出特色的“威尔第男中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它最重要的特点是运用歌声以表现戏剧中的人物形象和矛盾冲突,有很高的成就。

在欧洲歌剧中,男中音这个声部的地位在今天来看当然是十分重要的,但它也是逐渐发展、成长起来的。仅就其在意大利歌剧中的地位而言,也是经过了罗西尼、多尼采蒂和贝利尼等前辈的创造后才在威尔第手中达到了高峰,继威尔第之后又有普契尼、莱翁卡瓦洛等创作出的令人难忘的男中音角色。其歌剧传统之悠长、深厚令人羡慕!例如,在歌剧史上有谁能忽略罗西尼笔下辉煌的理发师费加罗的形象?他以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灵活多变的剧词和旋律极准确地塑造了一个中世纪欧洲城市里足智多谋的能人形象。我们也不能忘记他在《威廉 • 退尔》中塑造的更深刻的瑞士民族英雄的形象,退尔不仅英勇善战,而且对人民和家庭充满了深情。当他被迫去射放在儿子头上的苹果之前的那段独唱:“我的孩子,让我再拥抱你一回……保持镇静不要动……”音调深沉、悠扬、委婉,又暗含着刚毅,大提琴的助奏更是将声乐主旋律衬托得十分动人,被认为是“威尔第男中音唱段的先驱”。

威尔第在他创作的多部作品里都至少有一名主要或重要的角色由男中音扮演。从他最早的成名作品《纳布科》开始,以男中音为主要角色或重要角色的有《埃尔纳尼》《麦克白》《路易丝 • 米勒》《弄臣》《茶花女》《游吟诗人》《唐 • 卡洛斯》《西蒙 • 波卡涅拉》《奥赛罗》《法尔斯塔夫》等。人物的身份多种多样,从帝王将相到贩夫走卒,有阴谋篡位的贵族(麦克白),也有操持贱业的慈祥父亲(利戈莱托);有正直爱民的罗德里戈(《唐 • 卡洛斯》),也有阴险毒辣的雅古(《奥赛罗》),还有落魄的骑士法尔斯塔夫,等等。他塑造的法尔斯塔夫因追求个人私欲满足的愚蠢行为,而让人既好笑也有一丝同情,而他那游戏人生的语言,如对于荣誉的定义和“世间万事都是玩笑,人们生来便是丑角……”等作为全剧的结束语却也颇富哲理性。也正是因为威尔第所创造的人物形象性格多样,所以要演唱好这些角色就不仅仅关乎声乐技术,而更多的是表演艺术的问题了,特别是对歌剧的内容,包括历史背景、人物性格特点等都要有比较深入的理解。同为钟爱女儿的慈父,《路易丝 • 米勒》中的老兵米勒一向正直善良,在得知女儿路易丝为救自己竟违心地牺牲了自己的爱情时,为了避免受到伯爵进一步的迫害,父女俩决心远走他乡,宁愿沿路乞讨度日,这里的父女二重唱就十分感人。而在《弄臣》中利戈莱托与女儿吉尔达互诉父女之爱的重唱的感人程度就略逊于前者。因为利戈莱托是在为荒淫的公爵执行缺德“任务”时,抽空回来看望女儿,尽管他关爱女儿的心情是真实的,可是观众都知道他下一步的行动将是什么。因此被感动的程度就差一些了。当时欧洲某些国家有条残酷的法律:残疾人除非能够投靠一家贵族为其服役,否则就要被遣送到农村去,这在生产力不发达的时代,对残疾人而言无疑是死路一条。利戈莱托为了自己和女儿的生存,才昧着良心从事弄臣的贱业,帮助荒淫的公爵诱拐哪怕是同城其他贵族的妻子、女儿。只是到了后面,吉尔达被公爵的打手抢入府中并受到了侮辱后,利戈莱托才恍然大悟,向公爵的侍臣们唱出了要回女儿的著名咏叹调。这里面满含他身居卑贱地位的无奈,也有他对于廷臣们狐假虎威抢走自己爱女的悲愤。当他恳求他们放回自己唯一的女儿时唱道:“各位大爷,求你们发发善心,把女儿还给我这个白发老人,归还她对于你们算不了什么,但她却是我全部的世界,求你们可怜可怜我!”那悲愤委婉的旋律打动了每一位观众。在剧中,利戈莱托不顾自己卑贱的身份,对廷臣们做了“豁出去”的一拼,使剧情达到了戏剧高潮,他那“护犊子”不惜命的气势竟压倒了平常对他颐指气使的廷臣们,于是随着已经被公爵侮辱了的吉尔达从内室冲出来,方才有了接下来的众人退下让父女二人说说心里话的感人场面!此外,表现父女关系的感人场面还有《西蒙 • 波卡涅拉》中父女相认的那场戏:西蒙由于从事民族独立的斗争,将女儿托养给渔妇,结果又被敌对政治集团的贵族收养。最后,父女俩不仅消弭了彼此的误会而相认,还促成了原来敌对政治集团为了民族的共同利益而互相团结!

至于“帝王将相”范畴的男中音角色,我认为麦克白的特色比较突出,这首先要归功于原来塑造这个人物的莎士比亚。威尔第一向倾心莎翁的作品,这是他改编的莎氏的第一部剧作。一向注重舞台表演的他,还特意选择了擅长表演的男中音演员费里切 • 瓦雷西所在的佛罗伦萨佩尔戈拉剧院来首演这部作品,而且还亲自担任导演,将瓦雷西“折腾”得不亦乐乎。例如,在歌剧将近结束时,他要求由于先王的后代起兵讨伐和受自己良心的谴责、精神已接近崩溃的麦克白,这时要仰卧在舞台地板上演唱,然后再慢慢地抬起身来。这对于意大利传统的歌剧表演方式—主要角色一般均是站立于舞台正面以最适合歌唱的姿态演唱是一次巨大的挑战和突破!

在威尔第的作品里有几位“中高级干部”性质的角色,而且正邪俱全,各有特色。这里最为观众爱戴的是《唐 • 卡洛斯》里面的罗德里戈侯爵,就是一位有启蒙主义思想的贵族。他是王储卡洛斯的挚友,又像一位兄长似地爱护他。出于保护和培养他的目的,他建议卡洛斯向国王菲利普二世申请去主政被西班牙统治的弗兰德地区,好对那里的人民施以仁政,以缓解西班牙对那里的严酷统治。在歌剧的第二幕中有一段他与菲利普二世极为精彩的对手戏:“我刚刚返自弗兰德,那昔日如此美好的国土,如今被剥夺了一切光明……钢与火毁灭了一切,怜悯的心已全被摈除!河中暗红色的浊流,看来好似血流成河,母亲唤儿的凄厉呼声,几乎要将晴空刺破!”当菲利普二世强辩自己的残酷镇压给人民带来了繁荣与和平时,罗德里戈警告他说:“恐怖、可怕的和平,坟墓般的寂静。陛下!要小心别让历史说你是又一个暴君尼禄!”罗德里戈还反对维护旧教的宗教法庭对信仰新教的人民的残酷迫害,最后为了掩护卡洛斯并坚持自己的启蒙理想,他竟被宗教法庭派来的枪手暗杀了!这个角色尽管没有脍炙人口的咏叹调,但是他与卡洛斯的“友谊二重唱”却非常感人,对表演的要求也很高,在西方一般都由一流的演员来扮演。著名的意大利男中音歌唱家蒂托 • 戈比就十分擅长这一角色,并在《我的意大利歌剧世界》中对这一角色做了很精彩的分析。

《奥赛罗》里的雅古,既是奥赛罗的亲信副官,又是阴谋暗害奥赛罗的敌人,是一个口蜜腹剑的阴谋家、野心家。他深谙人类的心理,他之所以能够挑起奥赛罗对其深爱的妻子苔丝狄蒙娜的嫉妒,是因为他知道奥赛罗作为摩尔人(黑人),尽管身为将军却有极隐蔽的自卑感,因此才对自己编造的妻子与帅哥凯西欧有私情的谎言深信不疑。他的人生哲学通过一曲《信条》赤裸裸地展示出来,简直是所有反派的人生宣言:“我诞生自罪恶的原质,天生性恶,因为我是人……无论我有什么罪恶行为,都是我命中注定。我相信一切正人君子,从里到外都是末流演员,他的一切表演都是虚伪。我相信人类都是不公正命运的孽种,从摇篮里的婴儿,到坟墓里的蛆虫,在这所有的玩世不恭之后,便是末日来临。然后呢?一死四大皆空。天堂也只是传闻!”但是在戏中,他却时常以正人君子的形象出现,他对上级恭顺、尽职,对同侪关心,直到戏的最后才显露出狰狞的面目。这样“两面派”的人物当然首先是莎士比亚的绝妙创造,但是如果没有迪博依托和威尔第的生花妙笔以及一代又一代优秀男中音演员的表演,也是无法成为歌剧史上“头号伪君子”的。当然,在最后我们不能忘记法尔斯塔夫这个经典男中音角色,他给威尔第的创作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当然在《法尔斯塔夫》中还有另一个颇具特点的男中音角色——商人福德。他轻信了法尔斯塔夫的话:福德太太要去和胖骑士幽会,于是便吃起了无名醋,悲叹“婚姻,是地狱,女人,是妖魔,一对长长的犄角,已经插上了我的头顶……”和莫扎特笔下的费加罗误会爱人苏珊娜要去后花园和伯爵幽会,竟悲愤地唱出“睁大你们的眼睛,愚蠢鲁莽的男人……”一样,说明了男子思想中对女人“贞操”的偏见和不信任。

在威尔第之后,意大利歌剧舞台上还陆续出现了若干承其余绪的精彩的男中音角色,例如普契尼歌剧《托斯卡》里面的警察总监斯卡皮亚和莱翁卡瓦洛《丑角》里的托尼奥。前者是镇压革命的高级警官,他气宇轩昂却阴险毒辣,而且荒淫好色,这就构成了他与托斯卡、卡瓦拉多西等人之间出现情感交锋的“好戏”,他在开场的教堂里那一场戏的咏叙调中,将全剧发展的走向做了一个勾画,千万不可轻视!《丑角》中扮演流浪艺人托尼奥的演员首先要以演出者(其实也是作者)的身份唱一首幕前曲来代替歌剧通常的序曲,实际上这也是该剧所代表的真实主义学派的“宣言”,那极其动人的旋律唱道:“编剧人要竭力为大家将人生的一角来描绘。‘艺术家是人’是他最高理想,只有真实的生活才能激发他的灵感,他创作只是为了人类。在他心里激荡着深沉的回忆,他流着真实的眼泪作曲,为之击节的是他的叹息!”然后,他宣布歌剧开场,此刻他又成了流浪剧团里的驼背丑角。等到下半场“女主角移情别恋,男主角捉奸杀妻”的戏中戏演毕,他又以主持人的身份沉痛地宣布:“喜剧演完啦!”还有一个值得一提的、保持了“威尔第风范”的男中音角色,他便是阿尔法诺的歌剧《复活》中和女主角卡秋莎结婚的“政治犯”西蒙。这位给普契尼的《图兰多》续写结尾却“吃力未讨好”的作曲家其实在创作上也颇有建树,他根据托尔斯泰的经典小说改编的歌剧《复活》首演于1905年,曾在若干年内在欧洲各国演出了5000场!熟悉故事的人们都知道,卡秋莎与聂赫留道夫的爱情悲剧导致了她的“堕落”,她被诬陷杀人而被流放西伯利亚,她拒绝了来忏悔求婚的聂赫留道夫,而决定和自己一同流放的“政治犯”(这在沙俄时代往往是进步人士的代名词)西蒙结婚。因为,无论在监牢里还是在流放的途中,西蒙不仅仅从生活上,更从思想上、人格上真诚地关心她、尊重她!这首咏叹调是西蒙在聂赫留道夫于流放队伍出发前探监时,向他表明心迹时所唱,大有威尔第咏叹调的遗风。

当然,在欧洲不同国家不同学派的歌剧作品中,还有许多精彩的男中音角色,限于篇幅就不一一列举了,仅以此拙文表示我对威尔第这位伟大歌剧作曲家的敬意!

文章标签(2)

相关文章

男中音没有高音当然不行,没有中低声区万万不行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1 01 2022
鉴碟 | 并不“肥厚”的法斯塔夫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6 10 2021
男中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家黎信昌去世,享年86岁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4 05 2021
章亚伦:超级男中音,25年才出一个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6 05 2021
鉴碟 | 年轻的贝尔贡齐与斯黛拉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6 03 2021
董蓉:《奥瑟罗》与《奥赛罗》——莎士比亚戏剧到威尔第歌剧的“脚本转型”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学报》2015年第2期
发布于 23 02 2021
鉴碟 | 最燃 《唐卡洛》现场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4 11 2020
多明戈将上演第四个男中音的角色:满足自己转型 文章来源: 北京青年报
发布于 31 01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