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律之问”如何解?

11 01 2022  音乐周报   学术 - 学术会议  134 次阅读  0 评论

2021年11月25日,《中国音乐》编辑部策划召开了“学术热点”系列研讨会,首期研讨会以“旋律之问”为主题,该主题旨在探讨旋律学与音乐创作及专业音乐教育之间的关系,会议邀请了业内各专业领域的专家、教授参与研讨。

 

2021年11月25日,《中国音乐》编辑部策划召开了“学术热点”系列研讨会,首期研讨会以“旋律之问”为主题,该主题旨在探讨旋律学与音乐创作及专业音乐教育之间的关系,会议邀请了业内各专业领域的专家、教授参与研讨。

有教授指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音乐院校作曲专业音乐会很少有动听的旋律,“无旋律、无听众、无价值”是当下音乐创作的一个常态,然而,旋律写作是音乐创作的基础,没有旋律,任何新的作曲技法、音响效果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空有华丽的形式,却没有赖以流传的根基,这或许正是“旋律之问”的由来。

遗憾的是,我国的专业音乐教育历史中,从未开设过旋律学课程。换言之,旋律的写作,大部分人靠感觉和天赋,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只能偶得佳句,最终却乐思枯竭,鲜有作品传世。要想创作出动人心弦的旋律,音乐院校作曲专业开设旋律学课程迫在眉睫,这是研讨会的共识。除此以外,要想好听的旋律层出不穷,我认为还有以下几个方面需加强共识:

一、改变对只会写旋律者的轻视。有人认为,中国真正的作曲家凤毛麟角,原因是作曲家必须会写交响乐,只会写歌曲算不上作曲家。例如《我们走在大路上》《歌唱二小放牛郎》《革命人永远是年轻》等经典歌曲的作曲者李劫夫,就被许多人认为不是真正的作曲家,因为他只是旋律写得好,其他的音乐创作成果不显著。但是,音乐理论家周荫昌却评价,李劫夫的歌曲是大众里面最专业的,也是专业里面最大众的。沈阳音乐学院的老师们也认为这位当年的院长处理歌词的能力,足可与擅长在音乐中处理语言的俄罗斯作曲家穆索尔斯基的天才相媲美,国内很少能有人与之相比。作为一个以歌曲欣赏为群众主要音乐生活的国家,在歌曲创作上取得如此成就的曲作者,理所当然应该称之为作曲家,也实至名归。他们在旋律写作上独树一帜,值得许多作曲家学习。

二、从民间音乐和生活中寻找素材。我们经常感叹,现在好听的歌太少了,好听的旋律已经被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作曲家写完了,尤其是那个年代的港台歌曲,几乎每首都朗朗上口、家喻户晓。但是理论上来说,音符的排列组合蕴含着万千变化,旋律是不可能写完的。一首歌词,由数位作曲者独立谱曲,绝对不可能写出相同的旋律,这也是音乐创造力的神奇之处。当然,简单的排列组合并不能轻易产生动听的旋律,只有掌握了一定技巧,能够对音乐各类语言的运用驾轻就熟,找到最符合内容的情感表达的方式,才能写出动人的旋律。曾经有这样一种说法,外国人只认可中国的两首音乐作品:《二泉映月》与《梁山伯与祝英台》。虽然极端,却也有道理。这两首作品无疑是最具中国特色的,二胡曲《二泉映月》来源于盲人琴师阿炳的生活遭遇,是有感而发、乐由心生;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则是陈钢与何占豪两位作曲家对民间戏曲音乐的再创作,实现了由民族到世界的跨越。生活是创作的源泉,民歌也是创作的源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学习大量的民族民间音乐,感悟生活的点点滴滴,这些日常的积累必将使创作者实现量变到质变,获得创作的灵感。

三、不仅写好中国旋律,也要写好世界性旋律。虽说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但音乐创作应该最能够跨越民族和国界,因为音乐是全人类惟一可以共通的语言。在努力写好中国旋律的同时,我们的作曲家也应该大胆使用西方的音乐创作体系,写出世界性的音乐旋律。这方面,前辈作曲家早已进行过有益的探索,而且硕果累累。“五四运动”前后,我国诞生了一大批近代经典艺术歌曲:《春游》《叫我如何不想她》《我住长江头》等,这些歌曲已流传近百年,依然是很多独唱音乐会上的保留曲目。时至今日,类似的作品不是越来越多,而是日渐凋敝了,振兴艺术歌曲创作与弘扬民族音乐同等重要。柴科夫斯基的《如歌的行板》堪称民族音乐与世界旋律相结合的典范,正是其扎根于民间的土壤、与最底层的劳苦大众的情感息息相通,才使得这首乐曲能够被大多数人接受、喜爱,成为不朽之作。

现在的音乐创作,似乎走向了两个极端,要么高深莫测、晦涩难懂,要么平淡无奇,甚至格调低下、粗俗不堪。正如作曲家王黎光所说,“人民喜欢听”是衡量音乐作品成功与否的标准之一。如果再加上一条标准,我认为就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无论什么标准,旋律就是让音乐腾飞的翅膀,好的旋律能够让音乐飞得更高、更远。写出让人们记住的旋律,是许多作曲家穷尽一生的梦想,交响乐作曲家向歌曲作者学习,走出象牙塔向乡村山野学习……唯有如此,“旋律之问”才能找到答案。(文 | 吴洪彬)

 

相关文章

赵志扬|我国少数民族地区的专业音乐教育将如何迈向新的世纪 文章来源: 《中国音乐》1998年第2期
发布于 29 08 2022
杨燕迪 │音乐评论家的“内功”修炼:论八项追求 文章来源: 《中国音乐》2022年第3期
发布于 25 08 2022
汪毓和 | 吴祖强的音乐创作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杂志
发布于 15 03 2022
中央音乐学院作曲家与校友助力“冬奥”开闭幕式音乐创作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
发布于 21 02 2022
《中国音乐》编辑部成功召开“旋律之问”学术研讨会 文章来源: 中国音乐
发布于 20 12 2021
口述央音 | 杜鸣心:植民族之根 谱心灵之曲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档案馆校史馆
发布于 20 12 2021
王耀华 │ 音乐守正创新与国家文化安全 文章来源: 《音乐研究》2021年第4期
发布于 29 09 2021
贺绿汀 │ 谈音乐创作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传统音乐传承与创意中心
发布于 09 0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