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老艺术家记忆中的《黄河大合唱》,原来这么鲜活

27 05 2022  音乐周报   学术 - 学术会议  107 次阅读  0 评论

今年是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80周年,5月25日,中国交响乐团组织艺术家们召开了以“赓续延安精神,弘扬民族经典”为主题的座谈会。

 

今年是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80周年,5月25日,中国交响乐团组织艺术家们召开了以“赓续延安精神,弘扬民族经典”为主题的座谈会。与会艺术家畅谈《讲话》的时代精神和历史意义,国交团长、首席指挥李心草和指挥家谭利华、朗诵艺术家瞿弦和等艺术家动情讲述了与《黄河大合唱》及指挥家严良堃等前辈的渊源与故事。

《黄河大合唱》由光未然作词,冼星海作曲,以黄河为背景,歌颂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光荣历史和中国人民坚强不屈的斗争精神。自1939年在延安首演,作品80多年来在海内外获得广泛传播,激励了无数中华儿女。作为国家艺术院团,66年来,从中央乐团到中国交响乐团,乐团演出《黄河大合唱》上千场次,并在《黄河大合唱》的基础上集体创作钢琴协奏曲《黄河》等。一代代国交人让《黄河大合唱》历久弥新,让黄河精神在新时代绽放。

座谈会特邀嘉宾谭利华、瞿弦和以及国交老艺术家冯琬珍、胡国尧、李克与在职艺术家代表共20余人出席会议。因疫情无法到场的艺术家后代张安东、李鹿、严镝、盛平娜及国交老艺术家胡松华、李初建以视频录制的形式参与了会议。

国交党委书记周宇介绍,为纪念《讲话》精神,国交原拟定回延安寻根,举行《黄河大合唱》音乐会、座谈会、老艺术家访谈等相关活动。但因为疫情原因,回延安的系列活动推迟,乐团及时进行调整,加强线上宣传和演播,陆续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文化和旅游部相关媒体、国交官网官微、新媒体账户等组织宣推,发表纪念文章,并直播“永远的黄河”主题音乐会和系列音乐作品,社会反响热烈。

 

李心草:

演奏过、演唱过、指挥过《黄河大合唱》

座谈会上,李心草代表国交进行了主旨发言,并动情回忆了自己与李德伦、严良堃等国交老一辈艺术家们传承《黄河大合唱》与普及交响乐艺术的点滴往事。

“我最早听到《黄河大合唱》,是十四五岁在云南艺校学习的时候。”学校组织观看电视播放的大型文艺晚会,李心草立刻就被动听的旋律打动了。“提起《黄河大合唱》一定要提到指挥家严良堃,严先生是从17岁开始指挥《黄河大合唱》的。很凑巧的是,我17岁的时候第一次作为乐队队员演奏《黄河大合唱》,正是在严良堃老师的棒下,当时我刚从云南艺校毕业。”李心草回忆,当时自己演奏长笛声部。他将全部的分谱都背下来,从排练到演出一眼都没看过谱子,眼睛始终盯着指挥台上的严良堃。中间休息时,他壮着胆子到找到严良堃,问能不能把总谱借他看一下。老人家欣然答应,于是李心草找到一家复印店,用当时攒下来的不到50元钱将那本总谱全部复印下来,那是他当时的全部家当。

严良堃发现这位吹长笛的年轻人好像对指挥很感兴趣,李心草便说自己正打算报考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严良堃鼓励他说:“小伙子,努力,希望能在北京看到你。”后来,李心草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一次在国交排练厅听严良堃指挥《黄河大合唱》。严良堃回头一眼就看见了他,笑着说:“你不是昆明那小子吗?怎么样,考上了吗?”李心草对老人家说:“考上了,我现在是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的学生了。”

有一年,中央音乐学院校庆演出《黄河大合唱》,学校推荐李心草作为严良堃的助理。严良堃对他说:“你已经吹过长笛了,现在去合唱团演唱。”于是他报名参加了合唱团,在男低音声部。李心草说,自己在《黄河大合唱》中担任过比较多的角色,指挥过,演奏过,也唱过。对这部作品的演绎,他得到过老前辈和业界同行的肯定,“我对《黄河大合唱》的理解、处理、演绎方式等都是从严良堃老师那里继承下来的。”除了严良堃,李心草还追忆了自己的另一位恩师李德伦,“老人家毕生追求交响乐在中国的普及,作为他的学生,我也曾跟随他在全国各地进行交响乐普及巡演。我指挥乐团,他进行讲解。在李德伦的影响下,直到今天,我仍然非常重视交响乐在中国的普及。”

 

谭利华:

严良堃先生的总谱舍不得用

“1939年,在中华民族最危难的时刻,人民音乐家冼星海先生创作了《黄河大合唱》,80多年过去了久演不衰,至今我自己也已经指挥了大概上百场《黄河大合唱》。”指挥家谭利华回忆,他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指挥《黄河大合唱》,1995年8月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和世界反法西斯胜利50周年,他第一次指挥中央乐团(现中国交响乐团)演唱全部的《黄河大合唱》。此前,谭利华曾经在排练场旁听过一次严良堃指挥《黄河大合唱》,当时就被震撼了。他跟严良堃说:“我一定好好儿的跟您学习指挥这首作品。”老人家说:“有机会等你指挥的时候,你来找我。”1995年,谭利华第一次指挥国交演出《黄河大合唱》,他找到了严良堃。严先生给他一本亲自签名的总谱,然后从每一段的吐词、咬字、句法等方面一点一滴手把手地教他。“我是交响乐指挥,尽管有很多共性,指挥合唱还是有隔阂。严良堃老师像对待孩子那样的耐心、细致、亲切,让我终身难忘。所以后来指挥《黄河大合唱》的时候,我永远都会记住当年老师教我的那些。”谭利华手里拿着那本签名的原版总谱动情地说,这本总谱他始终舍不得用,平常使用的都是复印版。

1997年香港回归,谭利华受邀去演出“庆回归1997交响音乐会”,其中也有《黄河大合唱》。谭利华记得很清楚,当时的演出在联合国所在地纽约可以容纳近3000人的林肯中心音乐厅。演出效果非常好,反响之强烈,作为指挥家的他不由得流下眼泪。他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一个中国音乐家而感到无比的自豪。1999年澳门回归之前,谭利华再度带团演出,同样也有这首作品。“无论是香港回归、澳门回归,我们想要演的第一部音乐作品一定是《黄河大合唱》,因为它能够体现出中国人不屈不挠、一往无前、战胜一切困难的精神气质,这是任何一部作品都无法替代的。”

还有一次让谭利华印象深刻的演出,是在冼星海的家乡广东番禺榄核镇举办的纪念冼星海诞辰110周年音乐会。“现场有广州的职业乐团和星海音乐学院的学生合唱团,当时我觉得冼星海先生就在这儿,有一种超越时空的感觉。演出是在学校礼堂,全学校的学生都在唱。外面下着瓢泼大雨,礼堂里都是‘保卫黄河’的歌声,那种震撼无与伦比。”

 

瞿弦和:

点滴记忆,终生难忘

朗诵艺术家瞿弦和担任《黄河大合唱》朗诵将近40年,他表示:“这是我艺术生涯中难忘的经历,国交给我提供了锻炼的机会,这是国交演奏家、歌唱家、指挥家对我的培养。”

瞿弦和回忆,1986年,《黄河大合唱》要出一版完整版唱片,严良堃找到他并把简谱交给他,希望他先试一下。“回到家里,我夫人哼着、我念着,来回三遍,都发现音乐长、朗诵短,也就是朗诵念完了,还有三分之一的音乐没结束。严老师跟我说,第三段是朗诵歌曲,要以朗诵为主,你能否按照你朗诵的要求录一段?最后,严老师和作曲家施万春一起拿出了一版跟朗诵词长短匹配的曲谱,我们拿回家一听,觉得非常好,于是就来到国交排练场。因为我们事先做足了准备工作,一遍完成,严丝合缝,非常完整。”瞿弦和说,首演的时候,光未然先生到场。结束后,在后台见到自己,光未然紧握他的手就说了三个字“谢谢你”,“没说别的话,但是握着我的那双手的力量很大,那个场景让我终生难忘。从那以后,不管是国交还是其他团只要演《黄河大合唱》需要我,我总会推开别的工作参加。”

1987年,在卢沟桥抗日纪念馆的台阶上,他和国交一起演出,这是“黄河之水天上来”这段朗诵恢复之后的第一次露天演出。当时,瞿弦和有点担心,光是朗诵没有唱,那么大的场子,观众坐得住吗?其实,严良堃当时也有些担心。结果,演出过程中观众安安静静,结束后全场热烈鼓掌。退场的时候,他听到同行的观众说:“今儿这个演出值了,既听了《黄河大合唱》,还加了一段黄河大朗诵。”当时他心想,说明老百姓认可了,他们听了也喜欢。

瞿弦和曾跟中央乐团去宝岛台湾的台北、台中、高雄演出《黄河大合唱》。在台北音乐厅,严良堃演完之后,背后都湿透了,“因为我要帮老人家擦背,帮他换一件衬衫,所以从剧场后台出来得比较晚。我刚走出来就看见还有观众等着严老师签名,一个观众看见我就说,‘这第三段以前没听过,你在台上挺激动的,我们也挺激动。’他接着说,‘我们中国人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喜欢《黄河大合唱》,为什么?因为我们中国人的血管里流的不是血,而是黄河水。’”

最后,年近耄耋的瞿弦和说:“在跟国交合作的这么多年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只要不嫌我老,我愿意继续跟你们合作。”

 

老前辈的馈赠,全是殷切的厚望

座谈会上,国交合唱团女低音副声部长王煦然,男低音声部长裴磊,青年钢琴家李舒曼现场演绎了“黄河怨”“黄河颂”和钢琴独奏《保卫黄河》。现场还举办了一个极有传承意义的捐赠仪式,中央乐团(现中国交响乐团)作曲家郑律成之女郑小提、中央乐团(现中国交响乐团)歌唱家冯琬珍分别向国交捐赠了珍藏许久的郑律成手稿及中央乐团时期的珍贵艺术档案,团长李心草代表国交向两位老同志颁发了捐赠证书。

年事已高、眼力不济的冯琬珍老人话中带着一丝丝抱歉,她说在场有很多她熟悉的指挥家、艺术家还有老同事,很想跟他们打招呼,可是自己看不清他们的样子。她从家里找了一些过去国交在各地演出的简报以及她自己写的文章,并介绍自己每次跟着国交出去演出,都会写一篇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海外版等报刊上,这么多年积累了很多,“这次只拿来一小部分,等女儿回家之后帮我整理好再捐赠给团里。”

郑小提则将将珍藏许久的父亲郑律成的手稿以及众多出版物、过去国交演出的节目单捐赠给乐团,其中包括完成了大部分创作工作的《长征路上》以及歌剧《望夫云》手稿。“《长征路上》是我父亲在上世纪70年代的一个创作构思,合唱、乐队等他已经完成了一半,我希望国交能够继续把它完成,让它成为一部完整的交响合唱作品。”2019年,郑律成创作的歌剧《望夫云》由中韩艺术家联袂完成,并在郑律成家乡韩国光州上演。不过,郑小提表示,由他们创作这部作品她并不是很满意,她将这部戏的手稿总谱交给乐团,希望国交将来有可能把音乐会版《望夫云》搬上舞台,毕竟它是一部旋律动听的云南风情中国民族音乐作品。(文 | 张学军)

 

相关文章

仲呈祥 | 里程碑之间的继承与创新——以文艺与政治关系为例 文章来源: 《艺术教育》2022年6月刊
发布于 08 06 2022
延安文艺座谈会是个什么会? 文章来源: 中国艺术报
发布于 25 05 2022
延安薪火北京传:跨越80年的座谈会 文章来源: 中国文艺网
发布于 25 05 2022
赓续“讲话”文脉 开启文艺新征程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
发布于 18 05 2022
乐评 | 力量无穷的生命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5 10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