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响音乐会开了弹幕,“再也不用担心鼓错掌了”

03 04 2020  音乐周报   院校 - 西北  197 次阅读  0 评论

直播音乐会,与网友“云”上互动,这种特别的演出方式,不仅格外吸睛,还获得无数好评。也许在未来,互动式音乐会将成为古典音乐演出的另一种常态。

 

12

西安交响乐团在B站直播演奏现场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全国演出市场基本停摆。但各交响乐团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彻底歇业,而是利用网络,各显神通地传播古典音乐。西安交响乐团、上海交响乐团尤其大胆,甚至直播音乐会,与网友“云”上互动。这种特别的演出方式,不仅格外吸睛,还获得无数好评。也许在未来,互动式音乐会将成为古典音乐演出的另一种常态。

 

“请将镜头一直对准小姐姐”

3月27日晚8时,西安交响乐团在哔哩哔哩网站(B站)直播间举行了首场“XSO弹幕音乐会”(点击页末阅读原文可看回放)。在一个小时的演出过程中,B站直播间的人气值达到了4.2万。

演出前,在西安交响乐团的乐迷群里,工作人员提醒大家“已经可以检票入场了,大家快去抢位置吧。”时间一到,熟悉的号声响起,音乐会正式开始,一下子将乐迷们拉回一起看音乐会的日子。

一曲演奏结束,观众在屏幕上刷起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1111111111”“6666666666”,还有发送比心、挥舞荧光棒等表情包的,大家用各种方式为乐团鼓掌。有乐迷在弹幕上写道:“再也不用担心鼓错掌了。”为了这场弹幕音乐会,整个团队筹备了三周。曲目也经过反复讨论,既有保持乐团古典传统的作品,也有符合B站用户口味的电影主题曲。以往坐在台下的观众,很难看清乐手们的样子,而通过近景镜头,观众发现原来每一位乐手老师都“颜值满分”,弹幕被各种“抱走小姐姐”“抱走我男神”刷屏,还有网友直接在弹幕上喊话摄影老师“请将镜头一直对准小姐姐”。

而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面对空旷的观众席,上海交响乐团首席李沛、大提琴首席朱琳、第二小提琴首席缪乐骏和中提琴俞海锋等四位演奏家,也拉出了复工后的第一个音符。3月14日、26日,上海交响乐团举行了两场线上音乐会。音乐会通过澎湃、抖音、看看新闻等平台与现场同步播出,其中通过澎湃平台点击观看直播的超过80万。观众除了可以隔空共赏音乐会,还可在弹幕中即时互动讨论。

14日演出开始前,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风趣地介绍音乐会:“看线上音乐会听众们可以更放松,不会鼓错掌,还可以一边听音乐,一边抱着家里的宠物。很多乐手都表示想要参加线上音乐会,但今天只有弦乐四重奏。管乐乐手们没办法戴着口罩演奏;声乐家也怕戴着口罩,大家说他们假唱。”

演出中间,乐手会放下乐器,回答在线观众的提问,深入浅出地介绍当晚演出的部分曲目,也说明了戴着口罩拉琴的不同:“拉琴的时候要呼吸控制气息,戴着口罩会有些影响,所以曲目结束或者乐章间,我们要把口罩拉下来调整一下。”直播页面上不停地收到小心心、炸鸡桶等表情包,让上交的乐手们也体验了把“网红”的直播日常。

虽然演出没有了观众席上或期待或挑剔的目光,但演出从台前到幕后丝毫不打折扣。舞台技术部的工作人员表示,无论是舞台灯光还是现场收录音都严格按照常规音乐季的标准来执行,让乐迷待在家中就能听到上海交响音乐季水准的专业音乐会。

担任第一小提琴声部的李沛表示,“作为演奏家,我们非常想念这个舞台。农历新年后的首场音乐会戴着口罩上台,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对着这么多设备来演出,也是第一次对着空场演奏,很新鲜。虽然要调整一下心态,但我们很快就进入了舞台演出的状态。”4月7日、4月22日,上交还将为观众带来“希望:世界卫生日”线上音乐会和“生命:世界地球日”线上音乐会。

 

用更年轻的“语言”介绍交响乐

其实早在1月20日,西安交响乐团就在B站上推出短片“一分钟科普:交响乐团指挥到底在前面比划啥”,点击率达到9.2万次;1月26日推出短片“千万别学中提琴!”,点击率11.8万次。之后,随着疫情加重,短期内乐团的演出全部取消,乐手和幕后工作人员开始花更多的心思,用好玩儿的方式推广古典音乐、介绍交响乐团中的各类乐器。从2月3日至今,乐团在B站上每天更新一条原创短片,每一支短片的内容都获得不少关注。其中有一个打击乐声部杨帆自己动手做鼓槌的短片,不到两分钟时长,格外有趣,让人忍不住一刷二刷三刷。

西安交响乐团品牌总监曹继文介绍,乐团中,年龄最大的乐手34岁,最小的就二十出头,平均年龄不到30岁;品牌推广部的工作人员年龄也都在30岁以下。这使得整个团队,从台前到幕后都能用年轻人的方式,让更多人认识这支交响乐团。这些短片,一半由品牌推广部策划,写好剧本发给乐手,乐手自己在家完成拍摄,再由团队聘请专业人士进行剪辑、配音;还有一些视频,从想法到完成,都由乐手自己承包。

乐团通过B站直播“交响乐大吐槽”、抖音直播“天天爱唱团”和短视频“XSO吐槽大会”等多种形式,与乐迷拉近距离。西安交响乐团小提琴首席周虎翼,就是在“XSO弹幕音乐会”上,被众多网友在弹幕上疯狂表白的“帅气小哥哥”。

周虎翼觉得这样的尝试很有趣:“对于演出者来说,和现场观众的交流很重要。以往这种交流是通过彼此间的气场、情绪,以及互相间的反馈来进行的。所以在弹幕音乐会开始之前,我还是有一点紧张的。不过看到前一组打击乐四重奏演奏时,弹幕中观众们的反响都很好,也很热情,我一下子就放松了很多,觉得通过这样的方式与观众见面,很兴奋、很温暖。”对于网友们给他起的很多绰号,周虎翼觉得,这不过是网友们的小玩笑,网络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这本来就是乐团做这场弹幕音乐会的初衷。

在弹幕音乐会结束后,西安交响乐团又开始策划更“颠覆想象”的线上内容。曹继文表示:“乐团与乐迷通过网络互动,这样的方式会一直延续下去。其实在网络上有非常多想接触而接触不到古典音乐的潜在人群,通过尝试,我们开辟了一块新的领地。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够吸引他们走进剧院、观看演出,成为热爱音乐的一份子。”

 

成为与乐迷沟通新模式

其实,音乐会网络直播十年前就已在国内外出现。一些院团每年都会举行几场直播音乐会作为音乐普及活动,或者通过直播新春音乐会的方式与大众同乐。但音乐会直播,始终是乐团每年演出中占比很小的一部分,而且只是单纯的直播,没有与观众互动。由于疫情的全球化蔓延,直播音乐会多少有了些迫于形势的意味。

此次疫情期间,90后乐评人高建通过网络,观看了柏林爱乐乐团、柏林国家歌剧院、上海交响乐团和西安交响乐团的直播音乐会。他认为,西安交响乐团在B站的直播,更具实验性。运用弹幕这一当下观众用来追剧、看综艺、看直播时离不开的交流方式来观看一场音乐会,“这个想法真的太棒了”。音乐会换场时间,主持人会抛出一些互动问题,网友们可以在弹幕中打“1”“2”表示认同或不认同,还可以随时发表自己的观点。

这样的方式可以让乐团负责人、经营者第一时间了解观众的想法。对于古典音乐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一种尝试。高建预测,如果受疫情影响,全球演出市场短期内没办法恢复正常运行,寻找新的演出模式、与乐迷的沟通方式,将是很多团体必须面对的问题。

杭州爱乐乐团小提琴演奏员俞倩茹认为,音乐会当然还是听现场好,但对古典音乐的宣传,从线下走向线上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大趋势。看到同时有那么多人在线上讨论一场交响乐的演出,很令人兴奋。

乐评人唐若甫则有一个大胆的设想:体育比赛都有解说员,为什么音乐会不可以设一个解说员?以往,音乐团体演奏的过程中,不能打断台上的表演。因此只有在一些普及音乐会上,会在每个作品演出前由指挥作简短的介绍。弹幕音乐会的存在,并不是为了取代音乐厅里的音乐会,而是担任了部分音乐普及的任务。既然如此,乐团可以考虑在弹幕音乐会举行的同时,由乐团的专业人士在线讲解,通过文字,对正在演奏的部分加以说明。想要了解作品的观看者,可以在众多弹幕中,留意关注来自“解说员”的讲解。喜欢看热闹、看颜值的网友仍然可以通过弹幕表达自己的感受。

目前,“中国古典音乐的旗舰”国家大剧院也在筹划直播音乐会。2020年,与观众互动的音乐会直播,在带给观众与演奏员新鲜感受的同时,也将一定程度上改变音乐圈的演出生态。

 

相关文章

短视频时代,流量助力全球古典音乐大众化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3 06 2022
以男性主导的古典音乐界将被重塑?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7 01 2022
亚裔声音值得被“听见”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2 08 2021
乐评 | 古典声音中的崭新启示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2 04 2021
柏林:这座城的“声音”享誉世界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5 03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