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位优秀琵琶演奏家为他而来,致敬民族乐器制作的匠心精神

28 10 2021  音乐周报   民族音乐 - 民族器乐  130 次阅读  0 评论

10月18日,民族乐器制作大师满瑞兴制作技艺70周年琵琶专场音乐会在北京音乐厅举行。

104

参加演出的琵琶演奏家与满瑞兴(左六)合影留念

 

一场音乐会,聚集了吴玉霞、陈音、杨靖、张强、章红艳、樊薇、赵聪、兰维薇、董晓琳、李佳、葛詠、江洋等12位中国当今优秀的琵琶演奏家,演奏了众多经典琵琶作品。这样的演出阵容实属罕见,他们齐聚一堂,都是为了同一个人而来——满瑞兴,大家口中的“满师傅”,国宝级的琵琶制作大师。

 

第一次为乐器制作师而来

105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长吴玉霞、副会长赵东升为满瑞兴颁发“民乐艺术终身贡献荣誉称号”证书和奖杯

 

10月18日,民族乐器制作大师满瑞兴制作技艺70周年琵琶专场音乐会在北京音乐厅举行。音乐会开始前,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向满瑞兴颁发“民乐艺术终身贡献荣誉称号”证书和奖杯。音乐会当天下午,各位演奏家轮流走台,满师傅或是站在他们身边跟他们交流,或是坐在台下仔细聆听。音乐会开始前,满师傅就坐在后台上场口,演奏家和为音乐会忙碌着的工作人员经过台口,满师傅都会与他们热络地聊上几句。对于这场音乐会,他满心感激:“今天音乐会参演的12位演奏家都是琵琶界顶尖高手,他们都很忙,这次能来我特别高兴。他们都是和我交往几十年、铁杆忘年交的朋友。今晚所用琴都是我多年积攒的小叶紫檀,经我精心制作而成的琵琶,每把琴都达到了工艺、音质的极致。大家在音乐会上可以欣赏演奏者们的高超演奏风采,同时欣赏小叶檀紫檀琵琶的优美声音。我认真制琴,不为别的,只希望人人拥有一把好琴。”

 

106

12位演奏家使用的12把满师傅制作的琵琶

 

音乐会当天,琵琶演奏家章红艳专程从成都的金钟奖评选现场赶来,“这是我不愿缺席也不能缺席的一场音乐会。我们所有演奏家和满师傅的关系已经超越了制琴师与演奏家的关系。”音乐会上,12位琵琶演奏艺术家,分别用满瑞兴制作的12把珍品级琵琶向中国民族乐器制作领域的匠心精神致敬。他们分别演奏了《夕阳箫鼓》《水墨江南》《十面埋伏》《平沙落雁》《越调》《改进操》《丝路飞天》《冀中梆韵》《指尖芭蕾》《西出阳关有故人》《平安玉珠送亲人》《霸王卸甲》等12首经典乐曲,为观众奉上了一场琵琶盛宴。

演出第二天,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艺术发展研究中心召开民族器乐大师满瑞兴琵琶制作技艺70周年学术研讨会。来自乐器制作行业、琵琶演奏领域的三十多位专家、演奏家齐聚一堂,大家围绕着满师傅的制琴技艺展开研讨。本次活动由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琵琶专业委员会、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器制作改革专业委员会主办,北京满氏乐器承办。这是第一次为一位民族乐器制作师举办音乐会、研讨会。满师傅十分激动:“感谢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琵琶专业委员会和乐器制作改革专业委员会对一个乐器制作人的认可和支持,为我从艺70周年筹备和主办这场琵琶专场音乐会和研讨会,我要感谢这么多年一直支持我帮助我的专业老师、朋友们。”

 

与新中国乐器产业共同成长

107

满瑞兴

 

满瑞兴早年师从名制作师沈文忠、傅立山,从最原始的锛凿斧锯,到机械化精细加工,再到如今的个性化“一对一”定制,见证了中国民族乐器制作发展的每一个阶段。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长暨琵琶专业委员会会长吴玉霞介绍:“记得上世纪70年代,我初到北京弹奏的第一把琵琶就是由满师傅制作的。时任北京民族乐器厂高级技师的满师傅那温和的面容、和蔼的言谈,我记忆犹新。从那时起,我们便结下了长达四十多年的深厚友情。在中华文化中,工匠精神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身怀绝技又有良好口碑的工匠深受人们尊敬。满师傅是民族乐器制作大师,在业界享有盛誉。他是与新中国民族乐器产业共同成长的一代乐器制作人。”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器改革与制作委员会会长丰元凯介绍:“这是首次在民族音乐业界为一位乐器工匠举行音乐会和学术研讨会,这将极大提升民族乐器制造在艺术界的学术地位。”丰元凯与满瑞兴相识57年,“我了解满瑞兴的经历和他的价值。”在丰元凯看来,满瑞兴是我国民族乐器行业一位难得的人才。他集乐器制作、乐器改革、理论研究、演说才能于一身。他不光是琵琶做得好,而且擅长制作二胡、京胡、月琴、马骨胡等拉弦、弹拨乐器,制作出来的这些乐器都能够满足专业演奏者的使用需要。满瑞兴曾与二胡教育家张韶、周耀昆、王国潼等人研制成功了前方后圆二胡、低调粗弦二胡、扁八方高胡等获过文化部科技成果奖的乐器。他与琵琶大师刘德海密切合作,改进琵琶的内部结构,提高声学品质。

满瑞兴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代乐器制作人才。新中国成立以后,我国涌现了许多杰出的乐器制作人才。但都是在某一个方面比较出众,像满瑞兴有如此高的悟性,多面手、全能型的人才还没有。满瑞兴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民族乐器事业。他从13岁就开始从事乐器制造,一生兢兢业业。上个世纪60年代,在他二十多岁时,他就成为当时北京民族乐器厂获得国家授予的5个技师之一;70年代他曾出席过第三届中国工艺美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丰元凯激动地表示:“满瑞兴的理想是要使北方琵琶成为演奏家手中最好的琵琶,他坚信自己走的道路是正确的。他锲而不舍地不断奋斗着,终于在今天,使满氏琵琶的声学品质达到了颠峰,几乎所有音乐院校的琵琶使用者都在采用满氏琵琶。今天,我们为满瑞兴所取的巨大成功而祝贺,在这背后也饱含着满瑞兴所付出的艰辛,这是人们所难以想象的。”

 

制琴弹琴鱼水情缘

中国音乐学院副教授葛詠师从已故琵琶大师刘德海。音乐会当晚,葛詠使用的琵琶,最初是满师傅于1994年8月给刘德海特制的小叶檀琵琶,后来刘德海又转送给葛詠。葛詠通过这把琵琶,见证了刘德海先生与满师傅二人的琴缘。

葛詠清楚地记得,1997年,刚刚考入大学的她,第一次去刘德海老师家上专业课,老师拿出一把琴做示范,“这是满师傅专门给我做的小叶檀琵琶,头是玛瑙的,相上镶的都是象牙边条。不过因为是小叶檀,所以特别硬,比一般红木琴要吃劲得多,得需要指力大,多弹,才能弹开。我没事就拿它练手。”一番介绍令年少懵懂的葛詠开了眼界,“那时候,我们学生脑海中只知道红木琴就是最好的了,从没有听说过还有紫檀琵琶一说。听着老师的介绍,看着老师手里的琴,就像看珍宝一般。”之后,演奏这把玛瑙紫檀琴成为葛詠专业回课优秀时的一份“特殊奖励”。她也渐渐开始熟悉这把琴的品性,越来越游刃有余。1999年,葛詠在大三的专业考试上弹奏刘德海创作的《白马驮经》,刘德海让她用这把琴弹,并在考试之后将这把琴送给了她。“这把‘老琴’陪伴着我从本科、硕士读到博士,见证了我每一场的音乐会。”

在葛詠看来,如果没有像满师傅这样的制琴师对琵琶的热爱和勇于探索的精神,没有他们对制琴工艺的执着追求、完善,没有像刘老师这一代演奏家对制琴师的信任和接纳,琵琶就不可能发展到当今的高度。“满师傅都会带着徒弟前来参与并认真聆听刘老师及其学生们的每一场音乐会。有一次时间有点晚,我担心满师傅的身体,特意跟满师傅说,您可以先走。但他却坚持听完,他说我们制琴的人,一定得多听好的音色,这样才能做出更好的琴来。”葛詠说,自己作为一位旁观者,看到两位长者在生活中、艺术中交流的点点滴滴,他们的虚心、好学、钻研、追求、热爱,他们之间的深厚情义,无时无刻不影响着、感染着和带动着后辈们成长。

在满师傅从艺50周年时,刘德海送给满师傅一首诗:“制琴人孕生木头孩子,弹琴人调养木头孩子,制琴弹琴鱼水情缘,琴声之美功百各半。”
琵琶演奏家、中央民族乐团团长赵聪认为,满师傅的琵琶可以满足琵琶能文能武的乐器特点。“满师傅心里有音色,他总能制作出属于我们每个人的琵琶。”章红艳说,满师傅作为制琴师,从不一味地迎合演奏者,“满师傅跟我们交流得特别多,我们是互相影响、共同进步。”中央音乐学院琵琶教授樊薇一直称呼满瑞兴“满伯伯”,因为她从小看着父亲跟满师傅交往。在她看来,满师傅的琴跟演奏者是“较量”的关系,“满师傅的琴不好弹,你必须努力练琴,达到人琴合一。终有一天,你会发现琴和人都是越弹越好。”

 

坚守匠心收获芳菲满园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完美的音乐离不开纯美的音色,满瑞兴制作的琵琶,最显著的特色就是音色甜美。本场音乐会演奏家所用琵琶都制作上乘,琵琶与艺术家精湛的技艺完美融合,犹如鱼水相逢、道器合一。曼妙的琵琶声时而如行云流水,时而如万马奔腾,带着观众穿越古今,让现场观众沉醉不已。

琵琶演奏家、中国音乐学院教授杨靖,17岁到北京读书时就有幸结识了满师傅,“满师傅在我的眼中和心中已经不仅是我音乐道路上最强大的支持者、保障者、一个音乐的合作者,更是一位可以信赖、依赖,甚至是可以向他提出‘非分要求’的亲人和长者。他对我总是和善可亲,有求必应,我们对彼此十分信任,也无话不谈。”

杨靖表示,她和满师傅在艺术的合作上特别默契,多年来共同探讨了琵琶质量提升的许多内容和问题。“2007年,我开始在高校琵琶传统单一的‘一对一’教学模式之外,进行琵琶室内乐的尝试,满师傅应邀作为我的课题组成员,我们共同探讨制作高音琵琶、低音琵琶,以丰富和扩展琵琶室内乐形式的音域和表现力。在没有可借鉴的数据资料情况下,满师傅大胆尝试,耐心研制。通过多次实验,我们终于推出了新型的高音和低音琵琶,丰富了琵琶的形制和音色群,并以室内乐为体裁,使琵琶的表现形式得以扩展。”作为反映这一项目成果的“琵琶室内乐课程”,2015年已列入中国音乐学院研究生课程,并入选中国音乐学院“改革开放30年民族音乐教育成果展”等。这项成果倾注了满师傅的心血和大力支持,也吸引了许多兄弟院校学习和推广。

在杨靖看来,满师傅的琵琶有一种让演奏家充满创作欲望的魅力。他的琵琶在音准、音量、音质方面具有相对稳定、统一的特点,在音色的可塑性方面也具有较大潜力。无论演奏家是想要演奏传统琵琶文武曲,还是对现当代音乐作品进行个性化和充满想象力的表现;无论是独奏还是与大型交响乐团合作,满师傅制作的琵琶都能带给演奏家广阔的艺术发挥空间和无尽可能性。“满师傅丰富的专业经历和他多年的潜心实践,充分体现了‘匠心独具’的职业品质。”

“70年奋斗,初心如磐。从学徒到大师,中华民族器乐文化因为有满师傅这样的艺术工匠而得以传承发展。匠心筑梦,德艺双馨,满师傅凭借一生的勤奋与执著,无愧于终身成就享誉者。”吴玉霞如是说。(文 | 孟绮)

 

文章标签(2)

相关文章

琵琶人的难忘之夜!这场盛典聚集了五十多位演奏家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6 07 2022
林石城先生纪念篇 | 章红艳:我认识的林石城先生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
发布于 19 05 2022
王先艳 岳喆丨承工匠精神 传民乐之魂——满瑞兴制琴技艺70周年系列活动述评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2022年第3期
发布于 06 05 2022
刘德海:终一生奋力“爬坡”的老顽童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出版社
发布于 11 04 2022
承前启后 一代宗师——纪念林石城教授诞辰100周年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
发布于 11 04 2022
修海林:腔韵之学,琵琶艺术守正创新的永久座标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中国民乐
发布于 07 12 2021
优化乐器,让琵琶不再“最难学”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4 0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