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的笛箫不能把指孔改变一下?

03 03 2022  音乐周报   民族音乐 - 民族器乐  107 次阅读  0 评论

目前,王建宏正从材料着手改良笛箫,他如今的梦想是制作出既有中国传统特色,又能适应民族音乐交响化的新型笛箫。

 

我国传统笛箫的指孔直径一致,这是为了保证演奏孔距,不得不牺牲个别孔音准。因此,音准问题长久困扰着笛箫演奏者。“很多国外的木笛、竖笛的指孔都不是一样大,为什么我们的笛箫不能把指孔改变一下?”笛箫制作师、“风雅宫”笛箫品牌创立者王建宏在笛箫制作上不断探索创新,近年来通过缩小指孔直径并移动指孔位置,在保证音准的前提下提高演奏的舒适度,他希望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升笛箫音准与共鸣,制作出既有中国传统特色,又能适应民族音乐交响化的新型笛箫。

 

改变传统笛箫指孔数据

国内传统笛箫的6个指孔直径都一样大,如果要求第二、三孔半音音程关系准确,那么这两个孔之间的距离就要非常近,曲笛、大笛子勉强可以,小梆笛就没法演奏了。所以,传统做法是将第二孔往第一孔方向移动适当距离,使得食指和中指不至于特别近而影响演奏,然后将第二孔放大一点,但是,音准仍然不够,小a调、小降b调、小c调等小笛子第二孔音准基本上都是偏低的。“我猜想,第二孔7音在传统乐曲中是经过音,不被重视,所以当时的师傅们为了保证第三孔的音准,便舍弃了第二孔的音准,把它的位置移了下去,这样吹一些传统乐曲是没问题的,但转调就没法演奏了。”在二十多年的笛箫演奏和十几年笛箫制作实践中,王建宏发现笛箫演奏者普遍渴望解决笛箫音准问题。

王建宏观察很多国外的木笛、竖笛等,发现这些笛类乐器的指孔都不是一样大,深受启发。他改变传统笛箫原有指孔直径数据,并且根据比例移动孔距,从而解决笛箫音准与演奏不便的问题。首先,将第三孔直径缩小1至2mm,同时往第四孔方向上移1至2.5mm,第二孔保持不变。这样一来,第三孔音准与第二孔音准都保证准确的情况下,第二孔与第三孔的距离也拉开,保证了演奏的舒适度。其次,将第六孔直径缩小1至2mm,同时往吹孔方向上移1至3mm,以确保升fa与还原fa的音准。最后,他延续这个思路还解决了曲笛及低音笛音孔距离过大的问题。曲笛第一孔与第二孔之间间距太大,而很多演奏者手指不够长,手掌不够大,在演奏升C调、C调等笛子时,下手中指与无名指(七孔低音笛是小指和无名指)分开太大,造成演奏上的不适和紧张。对此,他 将第一孔直径缩小1至2.5mm,同时将第一孔往第二孔方向上移1.5至3mm,使得第一孔与第二孔之间的距离缩小到舒适的程度,再通过微调使得音准准确。

 

修修改改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笛箫制作并不是我最初的梦想,我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从事这一行。”王建宏出生在甘肃庆阳宁县一个小村庄,家境贫寒,居住在山沟里的窑洞。王建宏从小跟着爷爷听曲、看戏,对音乐非常敏感和喜爱。初中时,他花两块钱买了一支笛子,自己摸索着吹出了简单的歌曲,高考考取西北师范大学音乐系,主课笛箫演奏专业。“大学四年什么都没有干,就吹笛子了。”痴迷竹笛的王建宏先后师从西北民族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邢万里、甘肃省敦煌艺术剧院演奏员刘怀琪。此后,他跟随笛子演奏家马迪学艺多年,又拜笛子演奏家、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唐俊乔为师学习笛子演奏。

大学毕业后,王建宏成为杭州萧山一所小学的音乐教师。“父母还住在窑洞,杭州这边一下雨,我就开始担心家里会不会被淹。”第二年,他就往家里打了3万块钱,先把瓦房给盖起来。虽然收入稳定,但是教学工作繁忙,日复一日,王建宏仿佛已经一眼望到退休,“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吹笛子了。”王建宏仍然梦想成为演奏家,从学校辞职创业,2005年夏天参加首届“听雨杯”中国竹笛演奏邀请赛获金奖。但是,他很快意识到,比起演奏梦想,养家糊口更加紧迫。经师兄介绍,王建宏来到“中国竹笛之乡”余杭中泰,在乐器厂从事笛箫调音,学会了修孔刀法、八度调整等。他发现,很多笛子只靠修孔、调音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笛箫亟需改良。

 

演奏对笛箫制作至关重要

2005年,王建宏创办笛箫制作工作室,查阅大量相关资料,比如赵松庭的《笛艺春秋》,这本书里有笛箫各个调的指孔规定的直径数据。“学习演奏时觉得制作乐器完全是另一个行当,深入学习之后发现,演奏功底对笛箫制作来说至关重要。”王建宏介绍,笛箫制作不同于二胡、古筝等乐器制作。二胡、古筝制作师解决乐器共振问题即可,音准靠演奏者调试。而笛箫制作师不仅要确保乐器音质、音色,还要调试音准。如果制作者演奏功底不到位,调试中会出现不恰当的判断,与演奏者的要求存在很大偏差。

2009年,王建宏拜笛箫制作大师周林生为师进一步提升笛箫制作技艺,同年获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竹笛专业委员会首届笛箫制作评比“新秀奖”。2015年10月,王建宏参加第一届中国国际箫笛制作大赛,获曲笛类金奖、低音笛类金奖、梆笛类银奖、箫类银奖。他制作的笛箫,音准、音色得到了国内诸多专家的认可,但是,“我自己心里仍然没底,对于音波在管内如何运行等原理,仍是似懂非懂。”2016年5月,王建宏拜台湾尺八演奏家、制作家蔡鸿文为师,学习尺八演奏及制作,并将尺八制作技术运用到笛箫制作领域。

王建宏通过大小孔移动位置,不但大大提高了竹笛的音准,还为转调提供方便,更使得演奏舒适、自然、松弛,并先后获得“实用型专利——高音准竹笛”“外观设计专利——笛子”“实用型专利——一种竖箫”等三项国家发明专利。但在笛箫改良过程中,他却损失了不少客户。很多人质疑,“为什么指孔不一样大?”他反问道:“为什么指孔要一样大?这只是习惯问题,指孔改良后演奏是非常方便的。而笛箫音准提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此外,笛箫音质、共鸣也有很大提升空间。”目前,王建宏正从材料着手改良笛箫,他如今的梦想是制作出既有中国传统特色,又能适应民族音乐交响化的新型笛箫。(文 | 卢旸)

 

文章标签(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