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民族乐器专利年总量增长4倍

21 03 2022  音乐周报   民族音乐 - 民族器乐  109 次阅读  0 评论

近日,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器改革制作专业委员会发布2021年民族乐器专利统计数据,以此反映我国民族乐器产业发展现状。

 

74项发明专利,405项实用新型专利,378项外观设计专利,2021年民族乐器专利共计857项。“虽然专利总数同比下降10.5%,但是仍然居于很高的水平,相较于十年前,专利总数增长了4倍,民族乐器专利呈持续增长的总体趋势。”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器改革制作专业委员会会长丰元凯说。近日,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器改革制作专业委员会发布2021年民族乐器专利统计数据,以此反映我国民族乐器产业发展现状。

 

各种专利均远高于十年前水平

2012年起,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器改革制作专业委员会每年发布民族乐器专利统计数据。数据从国家知识产权局海量数据中筛选、梳理,以确保其权威性与准确性。“我国民族乐器改革创新是全方位的,从内部构造、材料创新到外观设计、演奏方法都在不断推进。”丰元凯介绍,2021年民族乐器专利共857项,排名前五的乐器依次是:古筝295项、二胡117项、古琴86项、琵琶56项、箫48项。

虽然,专利总数较2020年同比下降10.5%,但是,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外观设计专利均远远高于十年前水平。其中,发明专利74项,是十年前的9.6倍;实用新型专利405项,是十年前的3.7倍;外观设计专利378项,是十年前的8.9倍。“改革开放以前,民族乐器的发明创造出来全社会共享,付出的劳动不与经济利益挂钩,只谈奉献。专利制度是市场经济的产物,保护发明成果,才能促进民族乐器专利持续增长。”丰元凯说。

十年来,民族乐器专利共4965项,其中,发明专利708项、实用新型专利2064项、外观设计专利2193项。而实用新型专利不仅总量增加,在专利中的比重也有提升。2021年民族乐器专利中,发明专利、外观设计专利分别同比下降48.97%、9.57%,实用新型专利同比增长2.5%,占全部专利的47.26%。“实用新型专利比重提升是好现象,这说明民族乐器创新与市场结合更加紧密,体现乐器作为商品的价值。”丰元凯说。比如,河北省涿州市赵家笙乐器科技有限公司的实用新型专利“一种气囊式乐器笙的保护袋”,便于安装使用,能够全方位对笙进行防摔保护,还可以吸收笙吹嘴内的水分,市场应用前景广。此外,民族乐器制造科技含量不断提升,引进了不少新型信息技术,包括新材料、新工艺、新科技。比如,天津市精艺笙乐器有限公司的实用新型专利“一种钛合金笙苗组件及笙”,扩音管由钛合金制成,靠近苗管侧设有贴合面,质轻、耐磨,既实现了音量的增大,又不改变笙本来的声音本色,保证了笙本身应有的柔和、沉静的韵味特点。

 

社会广泛参与民族乐器创新

十年来,共有2664个企业、个人等参与民族乐器专利的申请工作,其中,企业914家、个人1209人、院校等单位541家。“过去,专利申请人类型基本都是企业,现在个人的积极性很高。”丰元凯发现,越来越多民族乐器爱好者加入到乐器创新行列,将其他行业的技术、经验应用于民族乐器创新,而在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河乐海乐器有限公司、苏州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等规模企业,专利申请与保护已经形成常态化管理,是企业技术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的民族乐器专利数量一直处于行业领先水平,逐年递增,2021年申请专利53项,再次居于首位。“这与我们的发展理念、战略方针是密切相关的。”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周力介绍,企业坚持以文化为主线,以品牌建设和创新驱动为两翼、合作共赢的发展战略,在实践中实施文化营销,创新文化产品,培育文化型工匠队伍。其中,创新文化产品、培育文化型工匠队伍,在专利申请上体现尤为明显。

2021年,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与上海市文联副主席、上海工艺美术大师李守白合作设计百年征程系列古筝,李守白手绘的《百年征程》由“初心”“奋斗”“山河”“光辉”四个不同的主题组成。“我们与工艺美术大师、非遗传承人合作,利用企业内部的设计资源,在文化产品中导入非遗元素和民间工艺,开发了一系列产品。”周力介绍,相较于外观专利,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的研发周期更长,难度也更大,企业鼓励文化工匠积极参与,与技术部门、工业设计中心等共同开发产品,从而涌现出一批实用新型专利和发明专利。

 

创造热情能被有效保护

专利被授予后,未经专利权人的同意,不得对发明进行商业性制造、使用等,在专利权受到侵害后,专利权人可通过协商、请求专利行政部门干预或诉讼的方法保护专利权。但是,民族乐器专利侵权现象仍屡见不鲜。

2003年,涿州市赵家笙乐器科技有限公司立项研发中低音笙,2007年开始申请专利,成果却被业内不少企业仿造,“申请专利更多地是为了获得一个证明,这项乐器创新是我们做的。”赵家笙负责人赵宏亮说,发明创造是为民族乐器发展服务,一些小小不严的仿造就不去计较了。“不愿意动脑创作,只想模仿,是一种文化缺失现象,也是我们应该努力改变的地方。”北京钧天坊古琴文化艺术传播有限公司负责人王鹏在深刻理解古琴文化的基础上,结合声学原理,对古琴造型等方面进行创新,但是一直没有申请专利。“钧天坊有大量创新设计,如果申请专利,花费太高了,而且目前古琴市场比较混乱,很难进行实质性的专利保护。”王鹏出版了《钧天斫琴路》一书,图文并茂,公开其古琴创新。

“虽然,知识产权保护环境仍不是特别理想,制假、贩假行为也更加隐蔽,但我们还是积极进行知识产权申报和保护工作。”周力表示,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收集制假、贩假信息,通过法定途径保护企业知识产权,维护市场秩序与消费者权益。“乐器改革创新需要经过反复多次试验,消耗大量时间、精力、金钱,应该受到保护、享受成果、获得效益。”丰元凯希望,发明者的创造热情被有效保护,从而创新出更符合演奏家要求、市场需求、时代发展的民族乐器。(文 | 卢旸)

 

文章标签(2)

相关文章

他继承了爷爷的手艺,把“胡琴医圣”的技艺传下去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1 02 2022
彰显文化自信,让民族乐器在每个孩子的手里闪光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4 12 2021
民族乐器年产量2556.7万件,说明了什么?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7 11 2021
学钢琴的人多,没想到这件古老乐器学习者也这么多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3 09 2021
一棵树成就一方产业,民族乐器生产呈现特色生态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8 12 2020
王国潼是如何解决二胡音准问题的?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8 12 2020
高舒:被认定的“标准”:新中国民族乐器标准化的实践与内涵 文章来源: 《南京艺术学院学报(音乐与表演版)》2020年第二期
发布于 20 08 2020
民族乐器改革开启“全民时代”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6 07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