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宽钊丨论湖北民族歌剧《洪湖赤卫队》的经典性 ——兼对国家大剧院复排改编版的反思

24 03 2022  《人民音乐》2022年第2期   教育 - 综合  124 次阅读  0 评论

论湖北民族歌剧《洪湖赤卫队》的经典性 ,兼对国家大剧院复排改编版的反思

 

湖北省歌剧舞剧院(原湖北省实验歌剧团)20世纪50年代末创演的歌剧《洪湖赤卫队》(以下简称《洪》剧)已走过六十余个春秋,经过数代《洪》剧人的努力,现已成为中国民族歌剧的经典之作。这些年兴起的经典民族歌剧复排热,对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有重大意义。然而,在“复排热”中,也出现了一些无边界改写等亟待重视的问题,其中尤以国家大剧院对《洪》剧的改编具有话题性。值得深思的是,《洪》剧等民族歌剧为什么能称为经典?经典何以形成?经典的内在要素是什么?更重要的是,当代人应以怎样的姿态守护经典?理论界目前还缺乏思考。如果不从理论上反思,势必影响经典的传承,影响对这些经典的认识和理解,影响音乐历史的书写。

 

一、湖北《洪》剧的经典化建构

古往今来,但凡成为经典的艺术作品,首先必须历经岁月的沉淀和洗礼,能够在历史的隧道中穿行站稳且历久弥新,达到经典的传世性,这是经典形成的历史机制。只有如此这般,被赋予“历史化”的价值内涵的作品才能被称为经典。

连绵不绝的演出和接受史是音乐经典形成的另一动态机制,传播力与影响力是衡量经典的重要依据。再伟大的作品若缺乏舞台呈现的机会而被尘封或淹没,产生不了影响力,也是难以成为经典的。1959年,《洪》剧由湖北省实验歌剧团创作完成,当年即作为国庆十周年献礼剧目晋京演出,以其引人入胜的剧情、强烈的戏剧冲突、鲜明的角色性格和丰富且富于张力的地域特色音乐,一炮打响获得巨大成功。周恩来总理曾高度评价:“‘洪湖水浪打浪’是一首难得的革命抒情歌曲。”至“文革”爆发前的六年时间,仅湖北实验歌剧团便创下了演出八百多场的记录。与此同时,包括中央歌剧院、原总政歌剧团等国家级和多个省市音乐院团等纷纷排演《洪》剧,多个地方戏曲剧团将《洪》剧移植成了京剧、豫剧、黄梅戏等,全国各地形成“处处洪湖水,人人浪打浪”的奇景。1961年,经贺龙元帅提议,歌剧被拍成同名歌剧电影,通过银幕广为传播,影响力得到巨大提升。1966年“文革”爆发,《洪》剧因“宣传贺龙”被封禁。1977年后又掀起了一波《洪》剧传播高潮。除“文革”中被禁演外,自1959年至今,仅湖北省歌剧舞剧院已上演三千多场,创下中国民族歌剧的演出记录,且当下仍然在全国各地频繁上演。如果算上其他演出团体的演出和移植,就更是不计其数。湖北省歌舞剧院已经历王玉珍、李祝华、刘丹丽、马娅琴、杨娟和陈小艺五代韩英扮演者,夏奎斌、卢向荣、秦德松三代刘闯扮演者,从代际传承的角度看,也完成了经典的建构。

学术阐释也是塑造经典的重要力量。当年,《洪》剧晋京演出得到学术界的高度评价,其中以作曲家王震亚先生的文章具有代表性:“由这部歌剧的音乐可以看出作曲家深入地研究了当地的民间音乐,相当熟悉戏曲音乐的表现手法。全剧的音乐稳固的建筑在一个地区的民间音乐基础之上,作曲家又根据戏的需要创造性发展了民间音乐。”“监狱一场韩英的大段独唱,显然是按照戏曲音乐中慢板与原板结合式的腔调写的,在民歌与民间小戏中很难设想有发展到如此水平的戏曲式的慢板, 作曲家用戏曲音乐的手法提高了民间音乐原有的表现。”{1}可以看出创作者既从传统中汲取营养,又大胆创造与革新的智慧。随后的岁月中,研究、评论《洪》剧的文章不断涌现,检索中国知网,达三百余篇之多,形成连绵不绝的评论、阐释史。在居其宏先生看来,自《白毛女》等掀起我国歌剧的第一次高潮以来,“《洪湖赤卫队》的创演成功无可争议地成为第二次高潮的第一座潮峰,其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高度统一的创作成就,在我国歌剧史上享有崇高的地位。”{2}

几十年来,《洪》剧中的《洪湖水浪打浪》《看天下劳苦人民都解放》《没有眼泪没有悲伤》《小曲好唱口难开》《大雁南飞》《这一仗打得真漂亮》等唱段久唱不衰,《看天下劳苦人民都解放》《没有眼泪没有悲伤》成为音乐会和声乐比赛的常客,《洪湖水浪打浪》进入中小学音乐教材。因其卓越性,湖北《洪》剧1962年获得首届电影“百花奖”音乐奖,1993年被评为“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2021年入选《百部优秀剧作典藏》。如上述种种,湖北《洪》剧已满足经典形成的必要充分条件。

 

二、湖北《洪》剧的音乐文化信息

经典必定携带有独一无二的文化信息。就音乐而言,湖北《洪》剧的核心文化信息就是其鲜明的地方特色。歌剧广泛借鉴天沔地区的楚剧、花鼓戏、民间小调等,对之进行创造性转化,使得作品在保持一般性的歌剧结构框架时,充满浓浓的洪湖味。正如作者张敬安先生(1925—2003)所说:“洪湖赤卫队的音乐创作,我们是以天沔花鼓戏曲音乐和天门、沔阳(洪湖原属沔阳县)潜江,即襄河一带的民间音乐作为主要依据的,在创作中同时也吸收黄陂、孝感乃至于外地的音乐素材。在这部歌剧里,我们具体运用了天沔花鼓戏中的高腔(又名骷髅腔)、高悲腔、沔阳渔鼓、三棒鼓、小曲和许多民歌。”{3}

通过以下图表可以看出《洪》剧的音乐与民间音乐的关系。  

 

163

 

此外,合唱《保卫苏维埃、保卫家乡》《赤卫队歌》、彭霸天《石板栽花无根底》等都与当地的民间小调、戏曲、说唱以及当地语言的声韵、语调密切相关。地方特色是这部作品携带的最重要的音乐文化信息,也是被广为认可和赞誉的关键要素,是能够成为经典的基石。我们说,一个民族的文化精神往往寄寓在经典所构建的世界中,湖北《洪》剧的地方性塑造了一种鲜明的民族文化精神;其蕴含的思想倾向、价值立场、历史图景保证其始终能够维持自己的文化地位和影响力。对于那个时代的人来说,《洪》剧的音乐就是一种心灵图腾,其久演不衰的历史树立了一座文化丰碑。

 

三、国家大剧院版《洪》剧的去地方性改写

一般来说,复排经典歌剧,在表演、舞美、布景等方面是有较为充裕的创新空间的。至于音乐,则极少进行大动干戈的改动,偶尔看到对音乐的改动,往往限于审慎的重新配器。多年来,湖北省歌舞剧院也一直在按照这个思路对作品进行配器上的完善,使音乐效果更为丰满。遗憾的是,国家大剧院2012年以经典之名复排这部歌剧,对原作的音乐进行了伤筋动骨的改动。除韩母的《千支树丫一条根》、合唱《赤卫队歌》、老幺的《六月荷花满池香》、小红的《小曲好唱口难开》等少量唱段基本保持原貌外,大部分唱段,包括广为人知的经典唱段《洪湖水浪打浪》《这一仗打得真漂亮》《没有眼泪没有悲伤》《看天下劳苦大众都解放》《大雁南飞》等都被做了大幅改动。乐队部分更是全新的创作,原作的序曲完全不见踪影,很多统一全曲的主要腔型、重要动机都被抹掉,和声、音型、节奏、配器等几乎全部另起炉灶。如果说湖北《洪》剧以地方性取胜的话,那么国家大剧院版则朝着交响化、去地方性的方向努力,对原作蕴含的、具有基石性的文化信息给予了极大淡化,进行了朝向西方大歌剧式的改造。

笔者列举几例:

1 .歌剧中刘闯是一个勇猛刚强,且有些鲁莽的基层指挥员,原作为其设计了一个刚劲有力、冲动性的刘闯动机,四、五、八度的音程大跳,富于动力性的小附点和带重音的三连音节奏,与角色的性格完美契合。

 

谱例1

164

 

国家大剧院版中,最能显示刘闯性格的这一主题渺无踪影。在歌剧复排的历史中,将主要角色的核心动机直接删除的做法是极为罕见的。

改编者根据刘闯的独唱《狂风吹不落太阳》新创作了一个统一全剧的动机,但这个动机缺乏刘闯唱段的大气豪放,尽显抒情柔美,甚至带有一点忧郁,与角色性格格格不入。

2.《洪湖水浪打浪》是《洪》剧最具标志性的抒情歌曲,这是老一辈作曲家以江汉平原民歌《襄河谣》为素材创作的,饱含浓郁的地方韵味。国家大剧院版在第三场第三曲的女声合唱中对原作的基本旋律进行了根本性改造。以至于这个最为大众熟知,曾得到周总理高度赞誉,已进入中小学音乐教材的经典唱段被改得面目全非,原有的风味荡然无存。

3.再看《看天下劳苦人民都解放》,这首长大的咏叹调借鉴了天沔花鼓戏的高腔、悲腔等板腔体音乐,特别是韩母部分更是以徵调为基础的典型悲腔,以浓浓的戏曲味表现了韩母的悲愤之情。

 

谱例2 湖北《洪》剧版

165

 

谱例3 国家大剧院版

166 

 

国家大剧院版对原版的旋律、节奏均作了大幅改动,原版最具特色和基础性的徵调式不见踪影。改为商调式,直接导致原有的悲腔韵味荡然无存,原版激愤的戏剧张力也被大大削弱。从谱例3可以看出,“伤”字和“心”上出现了不伦不类的器乐化颤音,令人匪夷所思。初次听到改编版本,我的听觉经验曾经迷惑不已,一度怀疑是歌唱者的音准出了问题!我想改编者对这一地区的花鼓戏特别是悲腔并不了解,改编时应该也没有想过保留原曲的基本形态。

4.《这一仗打得真漂亮》是新中国成立后歌剧创作中首次运用男声表演唱的典范,幽默诙谐,充满自豪与快乐,旋律依照洪湖地方语调依字行腔,特别是“他喊又不敢喊犟又不敢犟”这句活脱脱就是当地语言声调的音乐化。国家大剧院版除第三段反复基本保持原貌外,其余大部分都改成了普通话基础上的朗诵,极大动摇了原作的歌唱性,失去了原版幽默诙谐的趣味和感染力,地方韵味更是无从谈起。改编者是否想借鉴RAP的风格?但改编后的效果离RAP其实也相距甚远。

5.谱例4是刘闯独唱《大雁南飞》前的女声合唱,原版的“风吹芦苇沙沙响”的“响”字和“心随波涛到远方”的“远”字,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