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经——歌唱的辩证思维

12 11 2017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谭凯   教育 - 科研  1851 次阅读  0 评论

歌唱对于职业者是一种信仰,从业的历程就是一场心怀感恩和敬畏的虔诚修行,只有用磕长头般的艰辛才能丈量这漫漫的践行之道,一路的辛劳生命才能展现她的崇高与辉煌!如此,方能身心俱健,才情俱增,最终获取精神境界的净化与升华,天性的解放,心志的园满归宿!

歌唱是属于上层建筑;

歌唱是一种精神产物;

歌唱是感性的;

歌唱是一种以人体为乐器的演奏;

歌唱是用意识支配的全身心的运动;

歌唱所涉及的所有因素,都是流动的变化的;

歌唱涉及到人文、地理、历史;哲学、美学、声学、文学、医学、心理学等等学科。

歌唱是一门精深的学问,你欲精于此道,无异于是对命运的一种挑战!

歌唱,难也! 


一 ,论歌唱的逻辑思维

歌唱伊始便有“气沉丹田⋯⋯、喉器往下打开稳定⋯⋯,作哈欠状⋯⋯、舌头放平,软腭抬起⋯⋯、还有字正腔园、声情并茂等等等等的诸多要求一拥而上,需要重视和需要协调⋯⋯”。

气息是动力,它的深浅压力决定歌唱的状态和质量,当然重要; 打开喉咙放平舌头是歌唱乐器的形成,当然也十分重要;字正腔园声情并茂动作表情,那是打动听众的美妙歌声应具有的基本条件,自不待言也重要非常⋯⋯,每个因素都有一大堆理由说它重要,个个都重要,如果没有个先后顺序,便个个都没法重要。   
搞清楚这些歌唱因素的先后顺序,就是搞清楚这些因素之间的“逻辑关系”和“辩证关系”!这才是最重要的,因为此问题长此以往皆为歌唱之迷津,一些歌者因迷惑于此过早的折戟沉沙。

歌唱有哪些因素呢?一般都是这么说的:气、声、腔、音!但是,最重要最核心的,不知何时何种缘由被忽略了,我们说人们想要成其一番事业,首先得有个“宗旨”,有些“主意”!否则是作不好的!歌唱连个主意都没有还唱什么!所以应该加上个“意”!那么,歌唱的因素应为意、气、声、腔、音五大因素,类似于我们中医辩证施治的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相辅相成的学说,鄙人自命为“谭歌五行”,五大因素的逻辑关系和辩证关系,构成了歌唱的状态,把它们的动与静的关系概括为诀,进一步说明五大因素的逻辑关系和辩证关系:

“意在气先,声随气动,腔美其声,声和而音,音正其意”,五大因素转为五种对立统一周而复始的动态:

(一)意在气先:歌唱的“意”,就是我们的境界、审美、情怀、所产生的歌唱意识和声音概念,凡歌之起始,必先有歌曲弦律情感的起伏跌宕轻重缓急长短高低的意识,才有对气息的深浅压力的把控和应用,“意”,它决定了你唱什么和怎么唱的水平和质量,开口之前无“意”领其在先,气息则无根无据无所适从,无的之矢必然方寸不具,茫然而不知其终!决非一句“气沉丹田”了得?所以必“意在气先”!

(二)声随气动:声,是随“意”对“气息”的规范和要求,声带与气息对抗而产生的。这是声音最为关键的初始状态,无论气息的轻重缓急高低强弱,声带及发声器官都处于与气息的压力和流量相适应的积极状态,气息是声源的动力,又是产生共振的介质,原则上气息的压力与音高成正比,气息的流量与音量成正比。

所以“气沉丹田”不是一成不变的教条,拢而统之的喊“放松”,显然不是一种谙悉之谈,复杂的生理机能,不是每一个部分都如手指那样可以随意的。如何放松?哪里放松?说不清楚道不明白!而曲谱里的这个换气符号“V”,可以解除你的困惑,因为“V”里蕴藏着这首歌或是这个乐句从音乐、情感到技巧的所有密码,是“意”的提示和展现,告诉你下一句要求的气息的深浅、圧力、多少,所以要认真读谱并读懂这个“V”!

(三)腔美其声:腔即腔体(有空气的空间才叫腔体,如胸腔、口腔、口咽腔、鼻腔和鼻咽腔等)的形状、大小、张力,腔体内的空气的密度(压力)构成了声音的“美容院”、“画妆室”,气息与声带对抗有了声源,声源在腔体里又产生了共振,声源和振源,在腔体内的反射叠加产生了更多的泛音(或曰混响),从而美化了声音,故曰“腔美其声”,并促成了人体机能的记忆,这是形成人体“歌唱乐器"重要的一环。

初学者喜欢在走廊里高歌觉得声音很美,那便是声源和振源在走廊的空间里反射叠加的结果。 上面说了气息是声源的动力,还是声源在腔体产生共振的介质,你的声音水灵、清透、辉煌、丰厚⋯⋯都是这个“美容院、画妆室”的作用。这里有个重要的基本原则:即声音要落到全身,拒绝局部;声音在腔体内形成,外面没有!

(四)声和而音:古籍(礼记.乐记)记载,凡音之起生于心,声成文,谓之音;

(说文)记载:音.声也,生于心,有节于外,谓之音。声无规律,音有规律。自然为之声,人为谓之音,声大小长短不一,无序无分是它的特点;音则相反,古人有五音宫商角徵羽,现在有七律多来咪发梭那希,所以是有高有低有分有序的。任何声响都叫做声,按照一定的法度发出的声曰音。 (三分损益法,十二律吕),音按照一定旋律排列起来就是乐。

“文心雕龙”(老子之“道德经”第二章也有此记述):知音其难哉! 音实难知,

顾有五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声音相和,前后相随(应该加上“明暗相宜”一一笔者)。可见声和音是两回事,要声声相和即是美化之后方成其音,有了弦律节奏才能成其为音乐,成其为歌唱。

(五)音正其意:既然已成为“音”,似乎有了结果,但需要它证实和检验“意”的正确与否!欠缺与否!实用与否,这便是新一轮“对立统一”的开始。

“五行”的解析就是歌唱迷津的解析,走出迷津方向明确,方能自主自助! “五行”在各个音高上都有一个相应的适中的平衡状态!它们之间的对立统一周而复始相辅相成的过程,就是歌唱者的发声过程,即是物质(声音)升华进入精神境界的过程!

歌唱是以人体为乐器的演奏,声音的形成与“乐器”的形成是歌唱同一现象的两种表述,声音对了一切都对了。


二 ,论歌唱的形象思维

歌唱是在意识支配下的全身心运动;歌唱是全身心的,歌唱的生理状态是在意识的支配下,通过“形象思维”的统一和协调才获取的。

“形象思维”是学习歌唱的一大法宝,在这一点上东西方声乐教学者都有共同的认知。 

中国戏曲里说的“乌云遮月”,“脑后折音”,“如行云流水”等等;西洋歌剧的“掩盖”“关闭”“面罩”,“头腔共鸣”、“前额有个明亮集中的点”、包括在你歌唱时老师什么也没说只是在你的面前挥挥手示意一下等等,这些比喻示意杂乱纷繁,但决不是指生理运动,而是让你在意识里产生一个“具像”,这个“具像”中饱含着艺术的美感,音乐的灵性和人的情怀,依据这个“具像”去追求声音效果,要求他既符合你这个物质基础的应用与发挥,又具有你那种歌唱形式的风格和技术要求,多次反复成为一种下意识的生理机能的“记忆”,从必然走向自由,这就是形象思维的结果。

而生理机能是通过意识里的声音概念反复的训练而工作的,如果企图锻炼全身数百条肌肉中的某一部份,能获得声音高度力度和亮度,那么声音中艺术的美感音乐的灵性和人的情怀哪里去找寻呢?“练声”就是训练生理机能对声音概念的记忆或条件反射,声音失去了精神內涵还能是歌声吗?所以,离开了声音概念的各类训练,就是一般的身体锻炼,帕瓦洛蒂唱得那么好,也没见他喉咙肌肉大如水桶,而是与普通歌者无二,健康就行。

意识里才能有“形象思维”,才有声音概念。

一个正确的声音,一定有一个相对应的合理的生理机能运动,比如,医生和歌唱家都认为发声时“舌头要松驰放平”,一点没错,但两者对这个结论获取的过程是不同的,医生的结论来源于自然科学的研究,是理性的;而歌唱家的结论是来源于歌唱的实践,是感性的,是声音概念训练的结果,其中还包括风格、韵味等等的要求。前者要尊重要参考,后者要尊循要实践,歌唱者的目的是很清楚的,切勿将逻辑关系颠倒了。

再说,如果那些“科学”的折腾,能解决歌唱的问题,那么拭问:一个文学家作家是不是可以由自然科学家们深入地研究分析一下他们的大脑小脑左脑右脑的作用,再如何摆弄一番,比如来点“脑筋急转弯”什么的,作家们就能洋洋洒洒写出数十万数百万字的宏篇巨著呢?或者是分析一下徐悲鸿、齐白石、启功他们手臂的长短粗细,拇指、食指、中指⋯⋯的作用与配合就能出现很多的张悲鸿、李白石、这个功那个功呢?不能!既然不能为什么自然科学家就唯独能解决歌唱的问题呢?歌唱是一种精神产物,是感性的!

“头腔共鸣”是歌唱的“形象思维”的比喻,从自然科学的角度看来,确实是无稽之谈,头腔装满了脑䯝,哪能有什么共鸣昵?看似有理,可说来也怪,数百年来中外声乐教育家们,就依靠这些“无稽之谈”造就了成千上万的歌唱家,无数的实例证明应用“形象思维”的方法是可靠的有效的,因为那些生动的形象,可以引导我们在无穷的想象中去追寻最理想最符合要求的那个声音(艺术)“形象”。“形象思维”只能在意识中产生,其他的肌理活动不可能产生“形象思维”,只能产生“机能记忆”。

过去是这样教学的,现在将来也会这样教学,因为这样的教学成效斐然,经验丰富,随资讯的畅通成效更加美好。

一些人说他的观点跟沈湘先生是一致的,可你的学生怎么没有跟沈湘先生一致呢?显然问题不是你怎么说,而是你的审美是否与你的“形象思维”的比喻在同一高度上,看你的耳朵长在怎样的知识结构上,一个学者的魅力、威望是他的人品、学识和努力建立起来的,不是你说的跟谁一样,就会有同样的结果!


三 ,论歌唱的辩证思维

歌唱是精神与物质对立统一的结果;

在中国大地上涉及到“唱”的艺术品种:有三百余种戏曲曲艺和数不胜数的行当门派,五十六个民族有风格迥异无穷无尽的民歌民谣小曲小唱,各个地区、各个时代创作的艺术歌曲堆积如山何止千万,还有为数可观的西洋歌剧和外国民歌,林林总总浩如烟海。“美、民、俗、原”区区四种唱法,杯水车薪! 何以为道!何足为论?涵盖得了吗?演唱形式和它的“范”是地域、历史、民族、民俗形成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所以艺术形式多采多姿个性十足,其“范”也各各不一,怎么唱,用什么样的声音,是形式和它的“范”来决定的。 所以歌唱的音色五光十色千姿百态,凡符合形式的要求,符合民风和审美的要求,都是好的。喉音、舌根音、鼻音或其他什么音都是有用的,就看你用在哪里,何时用!唱法是因为形式而产生的,它只是歌者的工具,掌握它是为了变着方的使用,不存在“科学”与“低劣”一说,“今夜无人入睡”的西洋歌剧和“他大舅他二舅都是老舅”的陕西老腔,一样光芒四射,不分伯仲,西洋歌剧的壮丽辉煌与中国戏曲的厚重深沉,皆为文化艺术之瑰宝!如果哪一种“科学、优越”的唱法一统天下了,各种形式必然消失,世界也就寂寞了。应如人之嫁娶,不论大家闺秀或小家碧玉、不论胖瘦高矮、鼻高鼻低,眼大眼小,合适就好!

西洋歌剧和它的唱法,近些年在中国发展的势头很旺,更可喜的是一些国际水平的歌唱家,如丁毅、廖昌永、迪里拜尔等人,力图用西洋歌剧的唱法把中国歌曲唱好,让西洋歌剧唱法的辉煌、大气、通透的特性具有我们中华民族的审美习性,这才是“美声”的中国方向!可喜可贺!

(一)歌之三态

欲探其然并深究其所以然,且拭将歌唱分为 :道、器、释三个阶段。

1,道,即歌之初始,(易.系辞上):“形而上者谓之道”。是认识物质开发物质的阶段,即是事物的形式和表象,歌者凭着良好天生条件和热情,追求音色音量和音高,讲究明亮集中,以为技术至上,模仿名家,跟着名家唱小字二组的C、D,自信满满,茫朦兼有,自以为有鹤立鸡群之状,玉树临风之美,如习武人之初始,心火很旺,花拳秀腿也能以一打十,可惜有的人生活轨迹几乎是一条直线,内心纯洁得如同一张白纸,单调而贫乏,精神境界远未形成,仅凭喜好和热情,用一种音色一种力度一种风格什么歌都敢唱都能唱,但只因图有其表好看不经看,好听不耐听,所谓的“声情并茂”仅仅局限于谱子上表情符号的要求。由于这么点小小的陶醉,可怜有人便沉迷于此数十年而无力自拔⋯⋯。

不是他不愿意前进一步,而是不明白何为事业之根基,如何培育和建设这个根基,日日练声便是怱怱忙忙去爬那几个高音,文化修养与精神素养基本被忽略了。

2,器,(易.系辞上):“形而下者谓之器”,是“道”阶段的执著者骄骄者,克服了“道”的迷茫和困惑,欲悟歌唱之真谛!有追寻歌唱艺术之本质的愿望,明白了“道"之中的自然、流畅之美,仅为形式和表象,而真诚、朴实、大气、个性的内在精神气质和纯熟的歌唱技术和风格韵味才是歌唱艺术的“器”之所在。少了“道”阶段的浮华和肤浅,演唱相对完整。但是,也因道途顺达,一歌而名掌声四起,便以为众生皆被颠覆,顺水顺势定成大业,同时,又怕失去自己那已有的一亩二分地,殊不知不进则退,本以为如获至宝的“风格名气”遂成羁绊,也因为千里马常有而伯乐难求缺乏能人点化,在无涯浩翰的学识面前踟躇迷茫,难有新意失去方向,无可奈何止步了!。

然而,也有不少聪慧者知道“曲线救国”之奧妙,扩大知识领域,在生活的磨难中,在琴琪书画和文学哲学美学诗词等等的阅读和学习中,打开了一道道门窗,找到了第二条第三条甚至更多的“腿”,有了更多的支撑,托宽了视野提升了审美,又看到另一个广阔的世界和前进的方向,受益匪浅,为下一步的升华打下基础!

物质基础的兴衰是客观存在的,所以懂得了学而日新,也要学会学而日损,抱残守缺刚愎自用贻害无穷。

3,释:释然、释怀、释放⋯⋯这些辞句皆令人畅然、怡然、欣然,所以,以释为目。

释,歌唱已成为信仰进入精神层面,歌唱是精神之依托,灵魂之归宿。

生活的磨砺、人生的感悟、知识的积累、人品的修练已幻化成为审美、情怀、境界⋯⋯。这些精神气质如春雨润物,悄无声息地浸染了他们的灵魂、血液、歌声、人生⋯⋯,直至歌如其人!其人如歌!这正是沈湘、郭兰英、温可铮、郭淑珍、张权、才旦、范裕伦、姜嘉锵、王秀芬、彭丽媛等和当代为数不少的出类拔萃的年轻歌唱家蒋志伟、张立萍、石倚洁等等,还有国外唱西洋歌剧的那些大擘巨匠,他们的歌声能超越国度超越时代的魅力之所在。

释者,然也!看清了、明白了,放下了、了然了,也泰然了⋯⋯。心态平和谦逊,精神上灵魂中除了歌唱的魅与美,情怀的真与切,他们一无所求,一无所需。他们的精神、素质、个性,技术修养已幻化到了歌声里,并成为他的艺术实践的重要特征!或悲状激越或甜静淡雅,皆源于心田,源于精神素质,不矜才使气,真诚温暖而充实,无丝毫的懈怠、造作和犹豫。当艺术成就到达出类拔萃登峰造极的时候,技术和艺术都退至“萃与极”的后面了,艺术家已成为一种精神!

且听三高的演唱,多明戈如唐诗辉煌大气;卡列拉斯如宋词温腕细腻;帕瓦洛蒂如元曲,下里巴人阳春白雪挥洒自如,有时不按套路出牌,不像多兄那么讲究,有点“海”,海得你叫绝海得你爽快!

听姜嘉锵老师的演唱,深感歌者满腹诗文!,如同读一本缐装的古籍,书香四溢,邃雅温馨,书眉上或红或黑的批注,如夜空中眨着眼的星辰,你不得不仔细思量细嚼慢咽⋯⋯,赖人寻味!

听四川省歌舞剧院世界联欢节金质奖章获得者范裕伦演唱的“嘉陵江号子”,你可听到嘉陵江两岸的险峻和江涛的狂野,你可听到船工的艰辛和船工们的血性。 嘉陵江流过他的家门,也流过了他的心!一一生活的烙印!(详叙见2016,10月号“歌唱艺术”刊载本人所写的“远去的嘉陵江号子”一文)

听蕾妮.弗蕾明的歌唱,⋯⋯好像她没有一点技术痕迹,但又具有无可名状的完美的技术特征!具有一种“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道家哲学思想,忘我,自然,她的美不是她有多少优点,而是除了艺术本身和对艺术的态度外,她摒弃了一切多余和不该有的东西!我想这应当是艺术家最高境界了!

写到此,我依稀感知还有第四种歌唱状态,⋯⋯在欧洲旅游时,走进空嚝庄严的罗马大教堂,刚才在巨大石柱支撑的长廊里还熙熙攘攘乌乌泱泱的各色人群,此刻突然安静了,不约而同地轻手轻脚低言细语,生怕惊扰了已酣睡千年的上帝,此刻,即令你是无神论者,即令你不信奉上帝,在空中廻旋弥漫的“阿里鲁雅”和“阿维.玛利亚”的歌声,也会让你感受到一种温馨,一种抚慰,同时又是一次心尘的涤荡,并凭添几分纯洁而崇高的情怀,这美妙的音乐如同握住“上帝”从天堂伸下的温暖的手。这难道不是歌唱的第四种状态吗?没有一种信仰和潜心地修练,能达到如此境界吗!

我从不相信艺术会与“宗教”相通,可是我们赞赏和肯定一个文艺作品时,往往都是用:“神来之笔、有神相助、下笔如有神、神气活现、巧夺天工、神使鬼差、此曲只为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等等,这些赞誉是对神一般的人的精神境界的称颂,称李白为诗仙,称杜甫为诗圣,还有众多的鬼才,天才…⋯。这些辞句都是文艺对于宗教的敬意!要不然像托尔斯泰那样伟大的文学家,像牛顿那样伟大的科学家,像李叔同那样伟大的艺术家怎么会信奉上帝皈依佛门呢?所以,宗教不是简单的“迷信”! 而是一种丰厚深邃的“精神"品质!

(二)“器识”之论!

器识即器量与学识。最早出现于《晋书·张华传》:“器识宏旷,时人罕能测之。”

宋代的刘挚曾告诫晚辈:

“士当以器识为先,一命为文人,无足观矣。”

中国近代文化艺术界,有位大师,姓李名淑同,出家了释号弘一法师,他主张并履行了“士之致远,先器识,后文艺”;“修身重于修艺,修艺赖于修身”;“先立德,再立言”之古训,他在哲学、佛学、戏剧、文学、绘画、音乐、篆刻等方面的成就可谓登峯造极,成为一代高僧,文化艺术的巨匠鴻儒,为世人膜拜崇敬。 大师完整地跨越了从物质到精神,从技术到情怀的文艺之路!

清华校歌中也有“器识其先,文艺其从⋯”辞语。可见“器识”乃士之致远的基础和前题。

用现代人的语言来表达,即是由于生活的磨砺、环境的熏陶、知识的积累、人生的感悟等等的生活经历所形成的人的品性,说大些可以叫做“意识形态”,或者叫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说小些就是我们的人格特征,它决定我们的生活态度和生活习性,决定我们的精神境界(心志、审美)、精神素质(学养、感悟)、精神状态(情怀、信心),这些人格特征这就是器识修养。这是修身为学的必然之道,是艺术表现的根本,源泉和动力。(作为歌者全面的音乐素养是必须具备的)

(三)辩证之法!

世上的一切事物无论如何千头万绪复杂难懂,都是以物质和精神并存于世的,两者互为表里,物质是现象是基础,精神是实质是动力,相互依存缺一不可,这就是辩证法。

事物的进步与发展无论有多少困难多么复杂,其核心就是要解决物质与精神的对立统一问题。

它揭示了事物的存在和发展的客观规律,是我们对事物的方法论和认识论。

在歌唱的实践中,声音即是物质是现象是基础,让这个物质基础依据我们的精神境界去改变它的原始形态,赋予它以生命、灵魂、情怀和音乐的美感和灵性,让声音和产生于精神境界的声音概念最大的统一,不断的循环进步,这就是歌唱的辩证思维。

所以辩证思维的掌控和器识修养的深浅,决定你歌唱水平的上线,决定你处于道、器,释哪一层级,这里不能取巧,没有捷径,并拒绝懒惰与狂妄。 

(四)沈湘如是说:

四十多年前沈湘老师曾教诲笔者说:“⋯⋯谁的辩证法学得好,谁的歌就唱得好!”,沈湘老师还说:“⋯⋯就个人而言,一流的条件一流的思想方法,结果肯定是一流的;二流的条件一流的思想方法,有可能是一流的;一流的条件,二流的思想方法,肯定是二流的”!

这是沈湘老师骄人的教学经验和成就最明确最重要的总结,事物发展的任何结果都不是偶然的,是老师丰富的阅历、高尚的人品、深厚的学识和辉煌的教学成果,导致了这个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结论的出现!!

既然精神与物质的对立统一是辩证法的核心,那么,这里有两个最基本的问题,一是我们精神素质的培育和提高,二是充分认识我们的物质基础(这是你唯一的),因为精神素质的提高是审美意识突破的前提,并致使物质基础的应用与发挥,使精神与物质两者螺旋式的交替,上升、统一从而进一步的发展提高。

那么再问,如何提高,往哪儿发展昵?物质(声音)是有限的,你能唱两个八度、三个八度⋯⋯即令你唱得再多,钢琴也只有八十八键!而精神是无限的,艺术水平高低全在精神素养上。所以特别要強调的,是让歌声从技术层面解放出来,不要偏食,只要求声音“漂亮”,能唱到HaiC、HaiD。 其实唱不了HaiC就唱降B或唱A未常不可,唱不了咏叹调你就唱艺术歌曲或民谣小曲。从技巧上看阿炳的“二泉映月”和洛宾老的“在那遥远的地方”技巧都不难,可它们一样是世界文化瑰宝中的瑰宝,能触及到人的心灵让你感动、感化就是目的。所以,歌声要进入人的精神层面,让声音自身富于更多的精神内涵和文化内涵,要明白技术层面再高也只能是个“形似”,也只是艺术家整个艺术修养的一小部份,看到了树木,你可看到了森林?是作个唱歌的熟练工还是作个歌唱的艺术家?便不言自明。神形兼备,个性十足,有独到的见解和全面的修养,艺术造诣方能致高致远,那才是艺术家理想的境界!

在教学实践中,无论你有多少发明创造、多少経验总结,怎样的宏篇巨著;还有一些科学家们用医学理论和各种各样的仪器,甚至包括核磁共振这样的先进技术,把歌唱及生理机能阐述得如何地清楚明白!

但是,对不起!,只要开口歌唱!所有的経验论述和科学分析,都必须落实到辩证法的核心,“精神与物质对立统一”的基点上,君不见上下几千年纵横几万里,只要是歌唱,无论是“绕梁三日,不绝于耳”的,或是那些火烧到屁股水淹到脖颈声嘶力竭喊救命的(此刻决没有人用“关闭”、“花腔”之类的技巧),其声音都是精神与物质对立统一的结果。没有任何一种歌唱可以离开这个定律,一切招数一切想法都是为这个定律服务的。离开了精神与物质对立统一的基点,那些所谓的“艺术要求”、“风格、韵味”、“声音概念”等等的说辞都是无意义的!

在文化艺术领域里,历史上那些登峯造极的巨匠们如唐宋的李白、杜甫、苏轼,明清的曹雪芹、施耐安等等,他们除了具有深厚的文化功底外,还有很多相似之处:一,令后人津津乐道的传说、故事,说明他们有丰富的生活经历,见多识广;二,都经历过一番或贫穷或艰苦的磨砺与挣扎,对人生有深刻的感悟; 三,他们从不为今人引以为傲的文凭、荣誉、职称所拖累,只知“桃李无言”不问“下自成蹊”,比较纯粹和自我。

这些没有文凭和职称的人,写了史记、汉书、唐诗、宋词、元曲,并在书法、绘画、音乐等等方面有着无法估量的惊世骇俗之作,是他们成全了中国文化宝库的丰富、辉煌和精采,让后人有学习借鉴深思并获得先人们想也沒想过的文凭和职称。这样看来生活的历练和人生的感悟,才是成就文化艺术伟业的最大因素和动力,真是令人深思!

精神境界是文化知识生活历练悟化之后的结果,主要表现在人的气质和心志上,唯有以自己的精神境界为基础产生的审美理念,才能产生一个既得以充分发挥你的物质基础,又具有某种形式的技术要求的声音概念和声音!

有人说歌唱的最后就是比文化,一点不错,但知识不等于文化,更不是你能认识多少字,多读几遍歌词文化就有了的,除非你能将知识见识升华为精神素质、气质学养!才能谈得上在“文化”上与别人一比高低,腊肉的味道和色泽是薰出来的,一脸的书卷气是读出来的,不是画出来的!

精神与物质对于个体说来都是唯一的!所以艺术作品和艺术人才都无法复制,重复、临摩便是一种变相的抄袭。

所以,精神境界(心志、审美)、精神素质(学养、感悟)、精神状态(情怀、信心)的培育和升华与物质基础的充分认知与发挥,才是我们歌唱事业走向辉煌的金钥匙!

所以,沈湘老师的教诲如醍醐灌顶让人大彻大悟,具有伟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令人惊叹,令人腑首! 令人折服!这样的人,方可堪称大师!

歌唱对于职业者是一种信仰,从业的历程就是一场心怀感恩和敬畏的虔诚修行,只有用磕长头般的艰辛才能丈量这漫漫的践行之道,一路的辛劳生命才能展现她的崇高与辉煌!如此,方能身心俱健,才情俱增,最终获取精神境界的净化与升华,天性的解放,心志的园满归宿!



四川省歌舞剧院国家一级演员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谭凯

2017,9,22于成都






作者自白:

年轻时曾在赵沨伯伯指导下学习过一点音乐学、音乐美学、音乐史学;

在沈湘教授门下学习过一点声乐;

其实都一知半解。

演歌剧,写歌剧,导歌剧;并有若干声乐论文;写过小说,也写过电影; 从艺六十余年,有过一级职称;而今步入暮年,脑壳里仍就一锅糨糊,除此,一无所有!

本文在写作中得到以下老师、同事和朋友的帮助、指导和鼓励,特此表示诚挚的谢意!

吴锡麟老师,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前中央音乐学院院长赵沨夫人);

李晋玮老师,著名歌唱家(著名声乐教育家沈湘老师夫人);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姜嘉锵老师;

著名声乐教育家前天津音乐院院长石惟正老师;

中国歌剧舞剧院原副院长、艺术总监李小祥老师;

诚挚感谢贵州平坝高峯山卍华惮院主持锐觉惮师和佛泉法师的细心照顾;(为写作本文借留惮院四月有余,食粗茶淡饭,看日起日落,赏清风明月,闻晨钟暮鼓,青灯幽幽,香雾袅袅,笔耕苦读,自省求悟,数十次易稿,最终获本文雏形)。

四川省歌舞剧院同事:刘安清、刘光弟、李存莲、胡静碧、唐美秀、刘利萍、谢桂芬;

贵州著名画家黎培基同学;

前贵州省花灯剧团团长李时春同学。




相关文章

“气沉丹田”合理吗?由横膈膜说歌唱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8 10 2021
沈洋:有声有色,风味人间(上) 文章来源: 《歌唱艺术》2021年第5期
发布于 15 09 2021
歌剧导演陈蔚:歌唱的审美误区、提高方法与三种境界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7 09 2021
田玉斌丨与黎信昌谈歌唱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1998年第4期(上篇)、1998年第5期(下篇)
发布于 02 06 2021
石倚洁:千万不要把比赛当作一个终点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出版社官微
发布于 19 10 2020
贠恩凤:一辈子为人民歌唱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2020年第4期
发布于 15 06 2020
廖昌永代表:澎湃之心,致歌唱 文章来源: 中国艺术报
发布于 20 03 2018
声带小结就是世界末日吗?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7 12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