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演《堂?吉诃德》已水到渠成

02 09 2013  中国艺术报   音乐相关 - 舞蹈  482 次阅读  0 评论

“今年是伟大的芭蕾艺术家纽里耶夫大师逝世20周年,为了缅怀这位芭蕾史上伟大的艺术家,也为了让新一代中芭演员有机会演绎这部世界经典芭蕾作品,我们重新排演纽里耶夫版《堂?吉诃德》 。

新一代中芭人挑战古典芭蕾技术最高峰
 

排演《堂•吉诃德》已水到渠成

 

 

朱妍、马晓东组《堂•吉诃德》
  

 

“今年是伟大的芭蕾艺术家纽里耶夫大师逝世20周年,为了缅怀这位芭蕾史上伟大的艺术家,也为了让新一代中芭演员有机会演绎这部世界经典芭蕾作品,我们重新排演纽里耶夫版《堂•吉诃德》 。在国际芭蕾舞界,纽里耶夫版《堂•吉诃德》是公认最佳版本之一,对于每位优秀的芭蕾舞演员来说,演出《堂•吉诃德》是压力和挑战,更是梦寐以求的展现技艺水准的机会。如今的中芭演员,经过各种历练,排演这部古典芭蕾名剧已成水到渠成之势。 ”曾经在1985年版《堂•吉诃德》中跳女主角“吉特丽”的中央芭蕾舞团团长冯英自信地表示。今年,世界著名芭蕾舞团如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芭蕾舞团、澳大利亚国家芭蕾舞团等世界名团都在纷纷上演《堂》剧,以此缅怀纽里耶夫大师。而在9月11日至15日,中芭在北京天桥剧场上演的《堂•吉诃德》将以更为饱满的热情和特有的潜质、精湛的演技和丰富的创造力与世界著名芭团共竞技。
 
   

 

一九八五年应戴爱莲之邀,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艺术总监的纽里耶夫为中芭首次排练《堂•吉诃德》
  

 

鲁道夫•纽里耶夫是公认的20世纪最伟大的芭蕾舞表演艺术家、编导之一。他曾是前苏联基洛夫芭蕾舞团的优秀演员,上世纪60年代初加盟英国皇家芭蕾舞团,成为芭蕾巨星玛戈•芳婷的“永久舞伴” 。“纽里耶夫高超的舞技探索了舞蹈的表达领域,为原来只为女演员提供支撑的男芭蕾演员提供了新的角色。而这一点,在他所编导的《堂•吉诃德》中得到了完美发挥和体现。 ”冯英谈道。《堂•吉诃德》首演于1869年的俄罗斯莫斯科大剧院,是“古典芭蕾之父”马里乌斯•彼季帕的名作,由路德维希•明库斯作曲。1966年,由纽里耶夫改编的《堂•吉诃德》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首演,他在彼季帕的版本基础
  

上推陈出新,并创作出了那个时代最具突破性的编舞作品。纽里耶夫亲自扮演剧中男主角“巴西里奥” ,其精湛的舞技、娴熟的演技令人耳目一新。从此,这一版本《堂•吉诃德》被公认为20世纪世界上最好的版本之一。
  

1985年,应戴爱莲先生之邀,出于对中国的特殊情感,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团长和首席编导的鲁道夫•纽里耶夫来到北京,令人钦佩地无偿为中央芭蕾舞团排演其版本的《堂•吉诃德》 。当年曾受过纽里耶夫亲自指点的冯英回忆:“在大师亲临中芭指导排演的日子里,其独特的魅力、严谨认真的态度和对艺术不懈追求的精神,深深地影响着我们,使我们那代演员受益匪浅。 ”也就从那时起, 《堂》剧成为中芭的保留剧目。
  

值得一提的是,中芭此次重新制作排演的纽里耶夫版《堂•吉诃德》 ,特邀了加拿大皇家芭蕾舞团资深芭蕾大师、当年曾受纽里耶夫大师指点、并在1985年《堂》剧中“跳”男主角“巴西里奥”的张卫强担任总监制和总排练者;同时,还特别邀请了纽里耶夫大师的关门弟子、现任维也纳国家芭蕾舞团团长、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明星演员曼努埃尔•勒格里担任艺术顾问。
   

演员谈
   

男子独舞最考验,女子舞蹈跳到“爆”
  

在演员方面,中芭这次以“新老结合”的强大阵容排演《堂•吉诃德》 。无论是1997年曾经演出过该剧的中芭首席舞者朱妍,还是首次演出《堂•吉诃德》的张剑、盛世东、余波、曹舒慈、马晓东都对演好这部难度系数极高的大戏充满了期待。
  

朱妍:我第一次跳《堂•吉诃德》全剧是在1997年,那时我刚进团,满脑子全是动作,全是技术,为完成动作而十分紧张。相对来说,在清晰地刻画女主角人物性格和完整地呈现诙谐有趣的戏剧情节方面,都不很完善。这次复排,由于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我就不会再像那个时候一样,总想着技术动作完成度的问题,而是要以表现人物性格和情节内容为出发点,更多地让技术去为呈现人物、剧情和带动观众情绪而服务。
  

马晓东:这是一部对男演员要求特别高的舞剧,不管是对体力、技术,还是对人物形象、性格的刻画等方面。第一步是体力关,全剧对体力的要求特别高,很少有人能跳下来;还有和舞伴的配合,很多的男子舞蹈变奏都很难,很多的技术技巧和细节要求都特别高。所以说,是一个巨大考验。
  

曹舒慈:有点累,有些爆!以往我塑造的人物都是比较“柔弱” 、“优美”的,我的性格也并不属于“吉特丽”那种类型。迄今为止我还没有跳过这种比较“火爆”的舞蹈,所以需要下更多的苦功去突破自己。对我来说,这部戏的舞蹈技术难度很大,因为需要有特别快的速度和特别强的爆发力,这是我跳过的第一个速度较快的作品。
  

余波: 《堂•吉诃德》这部戏我以前参加比赛时跳过片段,但没有跳过全剧。比赛只需要完成动作和技术就可以了,但是主演全剧需要有“戏” :人物性格以及西班牙的舞蹈风格,需要比较完整的体现,所以更难一些。不光费体力,而且“累心” !
  

张剑:虽然进团很多年,主演过很多剧目,但这部戏对我来说还是很有压力的。因为这是一部中芭保留剧目里面我唯一没跳过的舞剧,所以我十分珍惜这次机会。这部剧是一个成功的芭蕾舞演员必须要体验的,这也是我在退役之前一定要完成的心愿。“吉特丽”是我特别想去刻画的一个人物形象,因为以前跳比较抒情的东西多一些,我觉得做演员应该全面一些,各种角色都应该去努力塑造,不要固定为某个“型” 。
  

盛世东:这是我入团以来又一个全新的挑战和提升自我的良好机会。这个版本为男演员量身定做了许多段独舞,突出了男子舞蹈的魅力;许多场面戏也基本上以男主角来贯穿,每个人物都很生动;而且芭蕾舞剧对人物的刻画和剧情的表现,相比其他艺术门类较难,同样的内容如果用语言方式表达的话可能相对容易清晰,但芭蕾舞只能靠肢体语言表现,所以有很多挑战。

相关文章

中芭“三八”节献上《红色娘子军》 文章来源: 中国文化报
发布于 25 02 2016
当维瓦尔第《四季》遇上中国“四君子” 文章来源: 中国艺术报
发布于 09 12 2015
中央芭蕾舞团赴齐齐哈尔扎龙湿地采风、慰问演出记 文章来源: 中国文化报
发布于 04 06 2015
上四堂关于彼季帕的艺术课 文章来源: 新民晚报
发布于 02 09 2014
金色大厅 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走过50载 文章来源: 光明日报
发布于 22 01 2014
中芭再演《小美人鱼》 文章来源: 中国艺术报
发布于 09 12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