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扩声就不是歌剧了吗?

09 03 2020  音乐周报   音乐相关 - 歌剧  296 次阅读  0 评论

针对歌剧是否使用舞台扩声,与女高音、歌剧制作人陈小朵展开对话。

多年来在歌剧界有一种“共识”:用或不用舞台扩声,是分辨歌剧与非歌剧的主要依据。就传统歌剧而言,扩声的确是对歌唱审美的一种破坏,但如今的歌剧新作,已在越来越多地使用扩声,甚至出现完全依赖电声的现象。本期,笔者就这一问题与女高音、歌剧制作人陈小朵展开对话。

 

李:当业界和观众把用扩声作为判别歌剧与非歌剧的“量天尺”时,加扩声的剧目往往会遭到声讨或鄙视,而部分不加扩声的歌剧,又往往因为演员的声乐实力不够,无法在裸声的情况下完美、完整地完成个人的声乐演唱功课,更无法完整呈现作曲家的音乐和音乐戏剧思想。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陈:我个人并不认同将扩声作为判别歌剧与非歌剧的标准。一部歌剧用不用扩声可能有多重理由,比如作品的内容和形式,更重要的是演唱的环境。作品的内容包括歌剧配器是不是比较重,有没有电声或其他音效。假如作品中用到了各种电声音效,如果你不用扩声,人声就无法与音乐融为一体。自然人声的音量当然不足以跟乐队抗衡,那么这种情况就必然要用到扩声。另外就是演唱环境,在很大的剧场比如人民大会堂这样的场地,是无法实现自然声清晰传达到所有观众的。如果基本的技术标准都达不到,肯定需要采取扩声。

 

李:不同时代的人的听觉审美是不一样的,我们今天虽然是在传承经典的同时站在经典的肩膀上向前发展,但即便是传承经典,也会受到今天审美潮流的影响而发生改变。

陈:人们的听觉审美习惯对于音量的需求是在变化中的。这个变化有音响技术发展的原因,也有欣赏音乐环境变化的原因。中国戏曲最早也是在小的场地演出,演员演唱很适应那样的声场环境,戏曲的乐队编制也小,不像交响乐队动辄几十甚至上百人。而在上千人的大剧场里,人声要穿过乐队清晰传达到每一个观众那里是需要特殊方法的,这也是美声歌唱技术产生的原因。今天,电声扩声已经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了。我们的歌剧演出也会遇到很多音效不好、非专业歌剧的综合剧场,在没有其他好办法解决的情况下,扩声是很自然的选择。这个过程也牵涉到审美:你的音响出来的效果是不是让人觉得浑然一体,而不是比例失衡,或混响多到人声出来就像加多了味精的菜?这是个审美问题。

 

李:但是今天的话剧在加了麦克风以后,的确是出现了台词方面的问题。以至于当看到俄罗斯戏剧依然靠自然声,并且极富感染力,大家都发出“还是自然声好”的感叹。

陈:我觉得也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今天的话剧加了扩音出现台词的问题,并不一定是扩音的问题,是不是演员的台词功底确实不到位呢?当然,好的话剧演员在适合的剧场里,如果训练方法好,他的共鸣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歌剧不一样,毕竟有人声与乐队结构的平衡问题,而话剧就没有这个问题。

 

李:如果没有这个规格、界限,那么演员唱功的标准是什么?

陈:演员唱功的标准太多了,不仅仅用音量来衡量。我刚刚结束在杭州的一场音乐会,跟我搭档的是一位意大利男高音,因为他的声音巨大,我问他:“在意大利大家很关注音量吗?”他回答:“我们更多的是讲声音的project(投射),就是你的声音是不是有穿透力。如果你有穿透力,哪怕在近处觉得声音很小,最后一排也能听得到。”其实,从麦克风里听声音是很容易发现问题的。你的音准、控制如果有问题,各种瑕疵反而会被放大。而且声音的密度和空间感,通过话筒依然能够被感受到。

 

李:去年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演的杜韵的《天使之骨》,就是一部演员带麦克风、乐队也加扩声的当代歌剧。这部剧首演于纽约,创作者的听觉审美观念跟我们似乎大相径庭。我觉得《天使之骨》用麦克风非常适合,天使的咏叹调是用摇滚来唱的,乐队也是摇滚乐队。另外前年的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有一部小歌剧是让观众戴上耳机来听音乐的,是根本就不让你听到“现场”的现场音乐。当今国际乐坛在创作歌剧时,是怎样选择用还是不用麦克风的?

陈:我了解的一些欧美当代歌剧,用不用麦克风已经不再是个问题。《天使之骨》的制作人和作曲家在开演前做了一个面对观众的导赏,记得也有观众提到扩声的问题:难道国外的现当代的歌剧制作都是用扩声的吗?制作人回答,在她制作的几十部歌剧里,扩声或者完全电声的作品占90%以上,一切有效的手段都可以使用。她并不认为扩声、电声是一个界限,或者需要建立这样一个规格。

 

李:作为一个歌剧制作人,你现在的困惑是什么?

陈:我惟一不太能理解的,就是有一些前辈誓死捍卫不能扩声这个“原则”,像是楚河汉界不能逾越。我们的技术和艺术都发展到21世纪了,一切艺术的未来趋势都在走向融合、多元,因此一切有益的手段都应该是不拘一格能为我所用的,只要准确,只要适合。我觉得声音在歌剧里就是一个表达的手段。歌剧是用歌来演绎的剧,多几种手段为歌剧的戏剧核心服务,不是更好吗?

 

文章标签(2)

相关文章

Music Time | 漫步罗西尼的歌剧一生 文章来源: 上音歌剧院
发布于 06 06 2022
鉴碟 | 《费德里奥》的颠覆性解读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0 05 2022
李吉提 │ 歌剧分析评论之我见 文章来源: 《乐府新声》2015年第1-2期
发布于 06 05 2022
原来这么讲究啊!陈蔚谈歌剧舞美如何让歌唱更美妙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30 03 2022
女高音歌唱家周晓琳:舞台表演技能在歌剧中的运用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8 01 2022
唱歌剧和艺术歌曲有什么区别?“石神” 的比喻妙绝! 文章来源: 星海音乐厅
发布于 11 01 2022
中国歌剧界,最近有一个名字常常出现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0 12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