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青:当代中国音乐要展现当代中国人的心声

09 11 2020  音乐周报   音乐相关 - 歌剧  234 次阅读  0 评论

10月24日、25日,民族歌剧《扶贫路上》亮相上海大剧院。作为该剧的音乐总监与作曲,印青表示:“我们要创作具有当代性的作品,把当代年轻人的精神风貌展现出来,坚持艺术性和人民性的统一。”

10月24日、25日,民族歌剧《扶贫路上》亮相上海大剧院。此前,该剧已经在百色、南宁与广西的观众们见面,并于10月17日、18日在国家大剧院演出两场。《扶贫路上》以在扶贫一线殉职的广西百色乐业县百坭村原第一书记黄文秀的真实经历为蓝本,还原全国扶贫攻坚战线的奋斗与荣光。演出现场,黄文秀生前的扶贫足迹、村干部与村民之间诚挚朴素的感情、旋律优美激荡人心的音乐、再现广西地貌风情的舞美与多媒体,以及王丽达等歌唱家的表现,都令观众印象深刻。

作为该剧的音乐总监与作曲,印青表示:“我们要创作具有当代性的作品,把当代年轻人的精神风貌展现出来,坚持艺术性和人民性的统一。”

 

59

59

 

剧本、音乐“一锅出”

《扶贫路上》的创作计划启动于2018年。当年11月,音乐创作团队即在百色隆林县开展原生态音乐专项采风,观摩了苗族和彝族的民歌、壮族山歌南盘江调、隆林哥侬呵调、壮族八音坐唱等表演,了解和收集隆林县的民歌、民俗、民情。2019年3月,编剧组、导演组、作曲组、舞美组等主创人员再次深入百色凌云县进行采风,随后作品进入创作阶段。

2019年6月17日,时年30岁的广西百色市乐业县百坭村第一书记黄文秀遭遇山洪不幸遇难。此时《扶贫路上》的剧本已经完成,音乐也完成过半。但在听说了黄文秀的事迹后,主创们决定重新开始创作。总编剧、总导演田沁鑫在黄文秀遇难10天后,就带领部分主创成员再次奔赴广西凌云县,冒着雷雨天气在黄文秀工作的百坭村收集她的事迹素材,与村民、村干部座谈,并到她遇难地点进行吊唁,感受着扶贫工作的不易和艰难。

当地人告诉田沁鑫:“我们前两天看到一只黄蝴蝶飞过文秀的窗口,都在想是不是黄书记回来了。”在广西当地有一种传说是,死去的人想念家人时会化作蝴蝶飞回来。田沁鑫听到后,对印青讲述了这个故事,印青听后很感动,提出了可以将蝴蝶作为剧中的一个音乐形象,并创作一首“蝴蝶飞”作为主题歌曲。最终在舞台上,伴着舞美多媒体多次出现的一只美丽的黄蝴蝶,“蝴蝶飞”的音乐旋律成为了贯穿全剧的重要因素。

《扶贫路上》最初设定的主人公是一位男性扶贫干部,将多位扶贫干部的事迹融合在一个人物身上,使剧情更具戏剧性和冲突性。改为女主人公,印青认为更适合从音乐上表现。中外歌剧舞台上,大多剧目都是在讲述女性的故事,如《蝴蝶夫人》《茶花女》《江姐》《洪湖赤卫队》《刘胡兰》等。女性担任剧中的绝对主角,音乐会更优美,也符合歌剧艺术的展现。但黄文秀的事迹在广西已经家喻户晓,必须从她的真实经历中挑选合适的情节,而不能为戏而戏地臆想、编纂。因此如何才能使音乐和剧本更加歌剧化,对主创团队来说是个挑战。在创作过程中,主创团队们开了无数次创作会,和以往先有剧本、唱词、台词,再进行音乐创作的模式不同,这次是音乐和剧本同步进行。作曲组参与每一次剧本的讨论会议,哪个地方需要合唱、哪个地方需要大小段落的咏叹调、哪个场次应该是什么音乐形态和风格、哪些情节适合音乐对白等,作曲组都在第一时间提出建议。角色的女高音、男高音、男中音等声部分配也进行了精心的设置,使文本创作有了更好的依托。最后剧本基本完成时,全剧的音乐构架也同时大致形成。这样的创作流程使得整部作品音乐性更完整、更流畅,也更具戏剧性。

 

音乐寻求更多元的表达

《扶贫路上》最初设想做成一部音乐剧,后来改为歌舞剧。在印青的建议下,经过多方商议,最终定为民族歌剧。在音乐创作中,该剧坚持民族歌剧的音乐特性和品质,同时也运用了一些音乐剧的表现手段,在某些音乐段落旋律的走向上融入流行元素。在交响乐队中也加入了音乐剧中常常会使用的电钢琴。印青写过很多歌剧,但这样新鲜的尝试还属首次,他表示愿意在自己的作品中不断加入新元素,更加贴近年轻观众。

为突出广西地域特色,在乐队编配上印青也做了新的尝试,除了竹笛、二胡、琵琶等民族乐器,还使用了马骨胡、天琴、波咧等广西特色乐器。这些乐器融进交响乐队,都为作品增添了新的音响特色。

在演唱上,该剧根据剧中不同的角色融汇了美声、民族和通俗唱法。作曲团队深入广西的三次采风中,通过录音、录像采集到的广西音乐素材超过十小时。尤其是当地歌手的原生态合唱给印青留下深刻印象:“百色当地的女声合唱完全用真声演唱,不加一点修饰,就是地地道道的大山里的味道,用这样声音表现广西的韵味真是再美不过。”但在歌剧作品中,完全用原生态唱法又会显得单薄,于是他们采取了美声与原生态结合的形式,在每幕开场曲山歌般的女声合唱中,不仅有二十多位来自百色歌舞团的“百色好声音”,还叠加上中央歌剧院的十多位美声女声合唱,既有了明亮、清澈的地域民族风格,又保证了音色的宽度和厚度。加上剧中“众书记”雄健的男声合唱,充分展示了全剧合唱多元化的魅力。

导演田沁鑫和音乐总监印青都认为,故事就发生在广西乐业县百坭村,在台词和演唱的关键地方一定要使用桂柳话。在剧中饰演班智瑞的男高音王泽南说:“剧中我叫黄文秀‘黄书记’,平时我们说话书记的‘记’是轻声,但在桂柳话中,这个‘记’字要上扬,还要拐一个弯。有了这一点点的改变,整个味道就不一样了。”印青表示,希望台上的演员们一张口,观众就能感受到这就是一群当地人演绎他们自己的故事。

 

新时代需要什么样的音乐作品?

印青认为,当代中国音乐要能展现出当代中国人的心声。2010年,印青曾随团赴欧州演出。某国文化部的陪同人员在听过歌曲《天路》后对印青说,这个作品让他觉得中国人的情感是很美好的。以往提到中国人,给他的感受是只顾挣钱,缺少情怀。他听过很多中国当代音乐作品用了西方的音乐形式,虽然融入了一些中国的元素,但感受不到当代中国人的气息。他更渴望从音乐中感受到当下中国人内心深处的思想和情感究竟是什么样的。

这次对话引发了印青的思考。就歌曲而言,中国的作曲家应该向世界展示什么样的中国作品?印青说:“一定要拿出中国人心中最美好的、最没有杂质的、最纯净的音乐,要让全世界了解当代中国人的思想、情感、胸怀。”这也成为十年间印青对自己音乐创作新要求和音乐作品的新起点。

原本定于今年上半年就演出的《扶贫路上》,受到疫情影响推迟了演出日期。在疫情期间,音乐组在印青带领下又对作品进行了加工、调整。“在抗击疫情斗争中,我看到80后、90后、00后各行各业的年轻人扛起保卫国家、守护人民的重任,很受感动也非常欣慰。曾经我也和很多老同志一样,觉得这代年轻人没有吃过什么苦,很难担当大任。也是通过创作《扶贫路上》,我才了解到以黄文秀等为代表的80后、90后、00后甚至10后的年轻人。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担当、责任、拼搏,看到了他们的家国情怀。我觉得我们的国家前途一片光明!”印青说。

 

相关文章

杨荫浏|谈中国音乐的特点问题 文章来源: 《中国音乐》1981年合订本
发布于 09 04 2022
郭树群│关于构建当代中国音乐理论话语体系的几点思考(二) 文章来源: 《音乐艺术》2018年第2期
发布于 24 05 2021
郭树群 │ 关于构建当代中国音乐理论话语体系的几点思考(一) 文章来源: 《音乐艺术》2018年第2期
发布于 21 05 2021
当代语境下的中国民族器乐独奏音乐——传承与创作双向路径与解读 文章来源: 《星海音乐学院学报》2013年第1期
发布于 07 11 2020
李云迪:让更多人认识音乐之美 文章来源: 《人民日报》2020年9月18日第20版
发布于 10 10 2020
杨燕迪 | 中国音乐的经典化建构:现实驱动和学理依据 文章来源: 《音乐艺术》2020年第1期
发布于 10 09 2020
晚清海关洋员与国际博览会上的中国音乐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学报》2015年2期
发布于 26 06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