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回眸 | 挡不住的歌剧“红流”

04 01 2021  音乐周报   音乐相关 - 歌剧  254 次阅读  0 评论

2020歌剧大事记

2020年的疫情,严重到时下的我们仍不敢掉以轻心。尽管疫情严重,却挡不住中国歌剧创作的“红流”继续奔涌,而且激荡澎湃。“澎湃”如同“红流”的标志,不仅有以《红流澎湃》为剧名的讴歌中共早期农运领导人彭湃的剧目问世,有表现中共“一大”这样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的《红船》,还有近距离表现武汉封城前后、勇战肆虐疫情的“白衣天使”的《天使日记》和微歌剧《阳光灿烂》,少数民族地区脱贫题材的《听见卓玛》和讴歌边远地区优秀基层干部的《扶贫路上》等。

 

2020歌剧大事记

这一年里,歌剧的开端戏是1月初在成都城市剧院演出的《卓文君》,四川音乐学院与地方政府合作,又有艺术基金资助,本是良好开局,未料,此后的美景却被突如其来的疫情“腰斩”。不过,疫情倒使“躲进小楼成一统”的艺术家得以埋头专心创作,困于排练场的演员执意苦练内功。奇想萌生,佳作孕育。

4月,微歌剧《阳光灿烂》诞生于刘云志出任院长不久后的中央歌剧院,小提琴演奏家跨行作曲,歌剧放下架子,贴近生活,以微、快、近为特色,线上播出,鼓舞人心,成年度时尚。

6月,广州大剧院再演《马可•波罗》,已是修改版,汤沐海戴着口罩开始指挥,线上直播使其传播更广。此剧刻意走“国际路线”,在近年的歌剧新作中当属“另类”。

7月,上海歌剧院2020版《晨钟》亮相,笔者与该院老院长何兆华相遇在上海大剧院门前,感慨:都是疫情后第一次进剧场,都是前所未有地戴着口罩看戏。隔座而坐,观赏这部歌颂李大钊的戏,当时的观众上限还是50%之内。这版《晨钟》换了熊源伟执导,被困在法国的作曲家许舒亚也下大力做了修改和补充。以“寻道•行道•殉道”为主线,令笔者颇有感触地写下《道可道,再前行》的评论文字。自此,剧场的大门再度打开,虽只有不到半年的时间,但这半年里上演的中国歌剧剧目,绝不比往年全年度的演出“稍逊风骚”。

8月,孟卫东、王勇、黄定山等精锐主创与浙江歌舞剧院合作的《红船》在嘉兴试首演。《红船》诞生南湖边,一票难求,意义非凡,“我有一个梦”等唱段旋律不胫而走。浙江演艺与嘉兴地方政府的未来规划是在嘉兴做一个“驻场版”,观看演出后的文旅部领导更希望有一个“国际版”。

9月,《红流澎湃》在广东三水合成试演,作曲家杜鸣、编剧游暐之与初次接触歌剧的南方歌舞团合作,出手不凡。彭湃的形象第一次立于歌剧舞台,渔鼓艺人带着观众重温百年前的历史,格外感人。随后,该剧于11月成为广东省艺术节的开幕戏。

10月,湖北省歌剧舞剧院在武汉首演《天使日记》。疫情过后,拿什么奉献给观众,是湖北艺术家都在考虑的大事。湖北省演艺集团当家人有道,居然将三年前诞生于宁波的优秀歌剧《呦呦鹿鸣》的主创全班请来。编剧王勇、作曲孟卫东、导演廖向红协力,外加武汉籍指挥王燕执棒。省歌演员担任全部角色,这在时下确不多见。演出前,歌颂医护工作者的主题曲《天使之歌》已在线上传播,明朗的三拍子节奏与剧中开头江汉关悠远的钟声呼应,更显武汉人民之英雄本色。

同月,中央歌剧院老院长王世光的《马可•波罗》在北京再度演出,虽是音乐会版,只演一场,但足以令到场观众一饱耳福。人们惊喜地感叹:这部创作于1991年的歌剧,三十年后听来,其创作观念和手法竟丝毫没有落伍之感。

数日后,《同心结》从成都移师北京上演。为纪念抗美援朝而重排的这部戏,原系总政歌剧团创演,但音乐资料多已流失,此次复排,音乐上几近重新创作,艺术总监乔佩娟、音乐总监王祖皆和作曲家栾凯功不可没。

11月的歌剧演出最为密集,对一个密切关注歌剧的评论者来说,已到了必须要有选择、取舍的程度,笔者婉拒了多地邀请,直奔西昌而去,为的是《听见索玛》。李亭编剧、刘党庆作曲的这部戏,聚焦脱贫攻坚决胜年、山腰最后一个彝寨搬到山下新村的事实,在歌剧舞台上展现出一个民族觉醒、进步的崭新时代。频繁出现在剧中的彝族原生态民歌,使其成为民族音乐元素在新创作的歌剧中占比例最大的戏之一。 

12月,福建省歌舞剧院的《与妻书》修改调整后再度公演。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的林觉民,在“广州起义”失败后、就义前写下的绝笔家信《与妻书》,至今仍为人称道。以林觉民、陈意映夫妇生死离别的故事为主线的这部歌剧,以西方正歌剧的结构为音乐模本,注入了福建闽剧、广东粤剧、福建民歌、曲艺等多种民族音乐和戏曲元素。章绍同的音乐中既有燃烧的激情,又有民族的韵味,更有款款的爱意。主题歌的有机贯穿与咏叹调的各具特色,使之形成鲜明的福建风格。林觉民的扮演者孙砾,现任福建省歌舞剧院院长,从《土楼》《虎门长啸》《松毛岭之恋》《平凡的世界》到《与妻书》一路走来,他带着福建省歌走上了扎实的歌剧之路(兼有舞剧、音乐剧等其他新作),使之成为省级院团中的一面旗帜。

 

 

2020歌剧年度统计

除上述剧目之外,本年度的歌剧新剧目及演出单位、复排或持续演出剧目、演出城市的数字,略做统计如下。

 

●其他新创作并首演或试首演的剧目:

《雁翎队》(河北省艺术中心)

《田汉》(上海歌剧院)

《扶贫路上》(中国东方演艺集团)

《银杏树下》(河南歌舞演艺集团)

《小河淌水》(云南民族大学)

《秋瑾》(浙江绍兴文理学院)

《张富清》(中国歌剧舞剧院,音乐会版)

《芥子园》(北京大音知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修改复排或持续演出的剧目:

《英•雄》(株洲戏剧传承中心)

《盼你归来》(中国歌剧舞剧院)

《国之歌》(浙江音乐学院)

《太白雪》(陕西师大音乐学院)

《尘埃落定》(重庆歌剧院)

《方志敏》(国家大剧院)

《沂蒙山》(山东歌舞剧院)

《马向阳下乡记》(青岛演艺集团、青岛市歌舞剧院)

《三把锁》(山西演艺集团、山西省歌舞剧院)

《血战湘江》(广西演艺集团)

《道路》(中央歌剧院)

《五星红旗》(温州大学音乐学院)

《洪湖赤卫队》(湖北省歌舞剧院)

 

●歌剧演出城市:

出现歌剧演出的城市,既有北京、上海、重庆等直辖市和广州、武汉、福州、西安、成都、杭州等省会城市,也有嘉兴、绍兴、西昌、宝鸡、潜江等很少青睐歌剧的城市,总计当在二十个城市之上。

 

●剧目出品单位:

大致可归纳为几类:中直院团、省演艺集团及下属歌舞剧院、市属院团、高等艺术院校、民营文化公司。

最后一类演出的剧目是《芥子园》,这个项目当年获得艺术基金资助,几可称奇,之后合作方几次出现变化,今汇两地4个非职业艺术团体及角色演员,终在北京搬上舞台,可见歌剧创演难度之大,民营之路前行之艰。

市属院团一类,也有区别。重庆市歌剧院,直辖市的歌剧院,西南地区的歌剧领军院团,从《巫山神女》《钓鱼城》《辛夷公主》到《尘埃落定》,步履坚实,稳中求进。《尘埃落定》曾演到福州和北京,2020年演到了成都,其未来当仍可期。《一江清水向东流》是其新一年的剧目目标。株洲是湖南歌剧的中心城市,《英•雄》两年多来的演出场次已近八十,也是创纪录的数字了。其影响今已不仅限于业内省内,受其启发,长沙市歌剧舞剧院创演的歌剧新作《半条红军被》将于2021年与观众见面。

 

●年度之“最”:

上演剧目最多的作曲家——孟卫东,计有5部歌剧上演;

上演剧目最多的导演——黄定山,计有5部歌剧上演;

上演剧目最多的指挥——王燕,相继指挥了6部歌剧,其中4部首演或试首演;

上演剧目最多的演员——王传亮(男高音),相继主演了4部歌剧;

上演场次最多的剧目——《天使日记》(19场);

上演历史最悠久的剧目——《洪湖赤卫队》。

民族歌剧、红色题材(或曰革命历史题材)、现实题材歌剧占据主流。新作迭出、遍地开花,已有星火燎原之势。歌剧“红流”可观、可喜,足以占据舞台艺术生力军之地位。

 

文章标签(1)

相关文章

Music Time | 漫步罗西尼的歌剧一生 文章来源: 上音歌剧院
发布于 06 06 2022
鉴碟 | 《费德里奥》的颠覆性解读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0 05 2022
李吉提 │ 歌剧分析评论之我见 文章来源: 《乐府新声》2015年第1-2期
发布于 06 05 2022
原来这么讲究啊!陈蔚谈歌剧舞美如何让歌唱更美妙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30 03 2022
女高音歌唱家周晓琳:舞台表演技能在歌剧中的运用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8 01 2022
唱歌剧和艺术歌曲有什么区别?“石神” 的比喻妙绝! 文章来源: 星海音乐厅
发布于 11 01 2022
中国歌剧界,最近有一个名字常常出现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0 12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