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敦煌特展,14件国宝级音乐文物述说礼乐文明

24 11 2021  音乐周报   新闻 - 乐器相关  113 次阅读  0 评论

故宫敦煌特展,14件国宝级音乐文物述说礼乐文明

 

110

清代黑漆描金山水人物纹琵琶

 

唐代画家韩滉创制的忽雷、武则天侄孙女的阮咸琵琶、清代宫廷乐器铜方响……14件套国宝级音乐类文物,正在故宫午门举办的“敦行故远——故宫敦煌特展”中的“妙音乐舞”单元展出,引领观众进入中国古代的礼乐文明。

“音乐是文明的密码,乐器是凝固的文化。”本次特展筹展组成员、故宫博物院宫廷历史部馆员刘国梁讲解,展出的乐器类文物强调每件文物的器型、纹样或制式与过往传统,尤其是与敦煌壁画中图案或宋元以前传统的继承关系,让参观者能够近距离感受、欣赏千年古物的魅力。

 

70年后故宫再遇敦煌

“敦行故远——故宫敦煌特展”由文化和旅游部、甘肃省人民政府主办,故宫博物院、敦煌研究院承办,将于11月26日落幕。该展览展出了来自丝绸之路甘肃段的文物及故宫博物院院藏文物共188件。

上世纪50年代,敦煌研究院曾在故宫午门举办展览。70年后的今天,故宫与敦煌再次聚首,两座文化丰碑,以其超越时空、融汇古今的独特魅力,让观众深刻感悟中华民族伟大的融合力、创造力和生命力。“故宫与敦煌再次相遇,古老的紫禁城与莫高窟珠璧交辉,两个文物界领军机构勾连起了中国文化1600年的历史。”敦煌研究院艺术研究部研究馆员、故宫敦煌特展策展人娄婕介绍,策展团队基于故宫西雁翅楼、正殿、东雁翅楼等三个展厅,设置“丝路重华”“万象人间”“保护传承”等三大板块,每个板块又由若干章节构成。

三大板块中,“万象人间”通过古代建筑家具、服饰妆容、乐舞图案等,感受古人在世间百态中体认万千气象。“妙音乐舞”单元便在此板块,展出故宫与敦煌收藏的音乐文化遗存。敦煌石窟中有三百七十多个洞窟绘有乐舞图像。壁画中的乐器涵盖了吹奏、拉弦、弹拨、打击等乐器类型,约50种七千多件。此次特展在故宫午门西马道下临时展厅还同时展出敦煌莫高窟第285窟、第220窟和第320窟三个复制洞窟。其中,莫高窟第220窟(初唐)乐舞图,是莫高窟唐代壁画中最具代表性的乐舞图之一。画面中乐队共28人,分为两组,演奏来自中原和西域的各种打击、吹奏、弹拨乐器;两对舞伎在小圆毯上旋转腾踏,巾帛飞扬,是表现盛大乐舞场面,也是现实乐舞情景的写照。

“敦煌与故宫两处世界文化遗产中的音乐文化遗存有着很强的互补性。”刘国梁介绍,故宫博物院藏有大量的乐器类文物,档案记载相对丰富,制作工艺水平较高,流传脉络大多清楚,是了解中国古代礼乐文明的重要实物资料。按照保管库房的不同,乐器类文物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明清宫廷乐器与古琴,这类乐器的数量较多,有两千三百余件;一类是青铜礼乐式文物,约有460件套。从时代上看,敦煌壁画多是十六国至元代绘制,而故宫文物,尤其是音乐类文物,则以明清文物为主;从地域上看,敦煌壁画上的乐器是我国西北部各民族东西交融的产物,而故宫音乐类文物有很多我国南北文化、中央与地方文化交流的痕迹;从类型上看,敦煌壁画中的乐器以壁画为主,故宫音乐类文物以实物为主。

 

韩滉制忽雷终藏于故宫

“为了配合敦煌壁画丰富多彩的乐器,(此次展览)我们把看家的家底都拿出来了,特别要介绍的是忽雷。”故宫博物院宫廷历史部研究馆员罗文华在“故宫云看展”中说。忽雷是我国古代弹弦乐器。《文献通考》把它列入琵琶类,称作“忽雷琵琶”。学者庄壮认为莫高窟第369窟中就有晚唐忽雷琴的图像:“忽雷琴二弦、二轴,左、右各一轴,琴体呈锥形,属琵琶类……敦煌壁画上仅见一件忽雷琴出现在自鸣乐中。”

 

111

大忽雷

 

此次展出的大忽雷、小忽雷均为国家一级文物。据记载,大、小忽雷由唐代政治家、画家韩滉创制而成,小忽雷琴颈背面刻“臣滉手制恭献建中辛酉春”楷书款。大、小忽雷曾经在唐代宫廷音乐中出现,在历史中一度销声匿迹。大忽雷自唐武宗后流落民间,直到元代末年,为文学家、书法家杨维桢收藏。

 

112

小忽雷

 

据史料记载,关于小忽雷的流转,可谓一波三折。直至1910年,清末藏书家、文学家刘世珩于北京卓家购得此琴,与此同时,心中还牵挂着流落于世的大忽雷。同年11月,他于北京大兴琴师张瑞山处访得大忽雷。大、小忽雷终于再度重逢。刘世珩之后,大、小忽雷又几经辗转为浙江湖州收藏家刘晦之所有。1955年,国家文物局从刘氏手中将其收购并拨交故宫博物院收藏。

乐器名“忽雷”,可能是形容琵琶声音的词语。唐代段安节的《乐府杂录》中载:“康昆仑尝见一女郎弹琵琶,发声如雷。”苏轼的《虞美人•琵琶》中也有“试教弹作辊雷声。应有开元遗老、泪纵横”之句。“‘辊雷’形容它弹奏出的声音非常震撼、有力量。这件珍贵的文物现在不能演奏了,谁也不知道忽雷弹奏出来什么声音。我们期待有一天能够复制、演奏出来,听到它的声音。”罗文华说。

 

与壁画中乐器交相辉映

敦煌壁画中出现最多的乐器是琵琶。敦煌乐舞研究专家郑汝中在《敦煌壁画乐器分类考略》一文中说:“琵琶的图形仅在莫高窟中就绘有七百余只,画有音乐形象处必有琵琶,具有极强的音乐象征意义,从建窟之始从未间断。”

“妙音乐舞”单元中的14件乐器文物,与敦煌壁画中的乐器交相辉映。其中,琵琶类文物也最多,共4件,大、小忽雷之外,还有唐代的阮咸琵琶残件、清代的黑漆描金山水人物纹琵琶两件。

 

113
阮咸琵琶残件

 

其中,阮咸琵琶残件为木质,1980年出土于武氏墓,推测是墓主人“则天大圣皇后侄孙女”生前喜爱之物。这也是迄今为止国内发现的惟一一件阮咸琵琶。发现时,音箱便已残损,残件为琴柄。琴柄通体镶嵌骨制花纹,花朵错落有致,做工精巧。琴柄顶端有螺旋式弦轴四个,用以拴弦。

黑漆描金山水人物纹琵琶整体呈梨形,琴头髹黑漆,下端凿空以绾弦,琴轴髹黑漆,饰金漆卷草纹。琴颈之相、琴身之品、琴轴之弦均已缺失。琴背上绘高山、古树、楼阁、流水、帆船,画面立体,层次丰富,有着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妙音乐舞”单元展出这件清代琵琶以示传承。

琵琶类乐器之外,“妙音乐舞”单元还展出了敦煌壁画中出现的方响、古琴、胡琴、排箫、笙等乐器。其中,古琴是传世最完好的唐代古琴“大圣遗音”,铜方响则最难得一见。

 

114

唐代古琴

 

据故宫博物院记载,大圣遗音琴是中唐之始制作的第一批宫琴,是区别唐琴时代特点的标准器,具有极重要的文物和学术价值。同时制作的琴尚有两张传世,国内海外各一。此琴为清宫旧藏,逊清帝出宫前久藏于养心殿南库,因屋漏,琴面满积一层坚厚的泥渍,如漆皮脱落状,岳山亦伤残,故清室善后委员会以“破琴一张”载入《点查报告》。

 

115

铜方响

 

方响有铁板琴之称,是我国的传统乐器。在敦煌唐代之后的壁画中常有方响出现。罗文华介绍,如果没有敦煌壁画,人们还以为它是中国人自己发明的。其实,方响是舶来品,自西方传入以后,在唐代时已经进入宫廷。《旧唐书》明确记载着方响有16块钢片,“西凉清乐方响,一架十六枚”。有传宋代以后,方响就不再使用。其实,它自古以来都有传承,只是不见于文字记载。此次展出的是清代铜方响。据悉,特展同时在故宫博物院、敦煌研究院的小程序“数字故宫”“云游敦煌”以及官方网站、微博等平台云展出。(文/摄 卢旸)

 

 

文章标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