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环球音像|黄若愚全新专辑《俄派钢琴艺术》出版发行

02 06 2022  中央音乐学院   人物 - 人物动态  103 次阅读  0 评论

黄若愚全新专辑《俄派钢琴艺术》出版发行

 

近日,我校钢琴系主科教师黄若愚的CD专辑《俄派钢琴艺术》由北京环球音像出版有限公司出版发行。

 

10

 

俄罗斯钢琴学派作为20世纪世界音乐艺术领域具有举足轻重地位和影响的钢琴学派,涌现出许多世界级的钢琴家和教育家。这些成就得益于他们在钢琴教学中坚持严格的手指基础训练、强调手指的音乐表现力和重视教材的母语化等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做法,深入研究和学习俄罗斯钢琴学派的演奏、教学经验,对于发展、繁荣我国的钢琴艺术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本张专辑收录了钢琴家黄若愚演奏的3首俄罗斯学派大型钢琴奏鸣曲,展示了其非凡的钢琴演奏才华和对俄派钢琴表演艺术精深的研究。

北京环球音像出版有限公司创立于1993年,隶属中央音乐学院,前身为北京环球音像出版社,现任负责人为著名作曲家、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张帅教授。公司承央音优秀教师成果出版之重任,成功地打造了众多代表中国音乐界最高学术成就的音像作品。

自2022年始,北京环球音像开辟了版权代理、全球数字发行、艺术家经纪与多品牌运营等新的战略领域。

青年钢琴演奏家黄若愚与北京环球音像经充分酝酿和协商,双方决定在围绕音乐艺术作品产出的多领域深度沟通,建立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其《俄派钢琴艺术》作为北京环球音像转型后推出的首张专辑,备受瞩目!目前这张专辑已独家首发“腾讯音乐”平台,近日将上线全球各大音乐平台,敬请期待!

黄若愚,现为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主科教师。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学士,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硕士、演奏博士。曾师从郑大昕、殷承宗、利普金、卡普林斯基、麦克唐纳等多位名家。在旅美最后4年,跟随当代最著名的钢琴大师之一的谢尔盖•巴巴扬学习了传统俄罗斯学派演绎风格,其中包含对著名的涅高兹学派的主要研究。2021年12月出版的个人专辑《俄派钢琴艺术——黄若愚演绎俄罗斯经典奏鸣曲》,也是俄派钢琴音乐作品专题在国内首次集中出版。

黄若愚曾在国内外众多知名音乐厅演出,包括:国家大剧院、中山音乐堂,纽约林肯中心Alice Tully音乐厅、波士顿乔丹音乐厅、俄罗斯马林斯基剧院等。也曾多次与国内外著名交响乐团合作,包括:俄罗斯马林斯基交响乐团、美国德克萨斯州交响乐团、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上海爱乐乐团、宁波交响乐团、厦门爱乐乐团、四川音乐学院交响乐团、成都爱乐乐团、深圳交响乐团等。合作过的指挥家包括:俞峰、Arie Vardi、Zaurbek Gugkaev、郑小瑛、吕嘉、胡咏言、杨洋、朱其元、林涛、张振山、肖鸣、范焘、吴怀世等。

2018年受文化和旅游部与中演公司邀请,随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著名作曲家叶小纲老师出访哈萨克斯坦、拉脱维亚、俄罗斯,参加“一带一路”第三十七期《中华文化大讲堂》巡演,传播中国文化,成为“一带一路”音乐使者。同年被克里夫兰音乐学院聘为其夏季学院客座教授。并在中央音乐学院钢琴艺术节、中央音乐学院延安大剧院系列音乐会、中央音乐学院室内乐音乐节等演奏。与此同时,随中央音乐学院韦丹文教授及其他老师,为上海教育出版社编写钢琴教材,并录制了全套巴赫初级钢琴曲集及车尔尼练习曲849、740等。

同时,黄若愚还从事创作,主要作品有《c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跨界艺术套曲《四季》。其部分作品在中央电视台、学习强国、中国唱片集团有限公司等演出与收录。

在专辑发行后,北京环球音像特派员陈芷茵拨通了钢琴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主科教师黄若愚先生的电话,与他聊起了他发表的全新个人专辑——《俄派钢琴艺术》。

“支声(Heterophony)”是北京环球音像旗下艺术品牌,包括音乐家专访、讲座、直播、短视频等多个板块。

“支声”音乐家专访系列,力图从丰富活跃的基点出发与音乐家进行深度对话,用灵动的、有温度的文字记录思想的火花,通过心与心的交流,探寻音乐家的艺术理念,发掘和记录音乐背后的故事。

 

11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钢琴家黄若愚专访”

Interview with Ruoyu Huang

黄若愚:HRY

北京环球音像:BJHQYX

 

 

BJHQYX:请问黄老师为什么要选择这个主题来出专辑呢?

HRY:这张专辑是我回国后的第一张专辑,也是我计划中的第一步,俄派是我脑海中占比最大的一个板块。

这跟我的钢琴学习经历有关。我出国前跟随的郑大昕老师、殷承宗老师都是俄罗斯学派的,他们给予了我在俄派钢琴艺术上的启发。后来在出国求学的最后4年里,我跟随的谢尔盖•巴巴扬老师也是俄罗斯学派,是他非常系统地帮我梳理了俄派钢琴艺术的逻辑。

所以作为我回国后的第一张专辑,我选择和我最合拍的“俄派钢琴艺术”进行呈现。

 

BJHQYX:请问您有想要听众在这张专辑里听到的表达吗?可以是个人想法或音乐细节。

HRY:在这一张专辑里,我主要想让观众感受到俄派钢琴艺术的特点,其中比较重要的是“歌唱性”,这种“歌唱性”体现在每一个音符的“语气”,还有音与音之间的关系。另外还有俄罗斯学派技术上的手段,当然这很难用文字来体现,还请感兴趣的听众去聆听专辑,去看我之后推出的一系列视频资料。

 

BJHQYX:我看到您在之前的采访里曾说过要坚持维护老派方式的演奏,这个“老派”可以怎样去理解?这次的专辑是这个“坚持”的体现吗?

HRY:诶!这个问题问到了剧透!老派方式的演奏是我下一张专辑要去呈现的,而这次这张专辑就和老派完全不相关了,我在乐曲的录制上也刻意地去避免老派这个事情,我的艺术理念是“演奏家”更多是“演员”,他能演好人也能演坏人,能演穷人也能演富人,是需要演奏家根据不同风格的需求进行投入的扮演,那么这次我扮演的就是纯粹的俄罗斯学派演奏家,不管是技术还是音乐表达,都是这个风格独有的。

 

BJHQYX:您提到您把自己当成“演员”,我就突然想问,就像影视演员拍戏前会去过角色相应的生活,体验角色的职业等,在进入这张专辑的角色之前,您都做了哪些“入戏”的准备呢?

HRY: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好!我也会跟我的学生去说这个事情,“演员”只是个比喻,不需要因为演什么而特别去经历什么,因为这些经历都是积累下来的。当时我在柯蒂斯上学时,老师让我每周都泡在图书馆,甚至给我列好清单,要求我看哪些音乐家的讯息,听哪些曲子,有的都不是钢琴曲,所以我形成了习惯,比如在这个专辑里弹了普罗科菲耶夫,我不可能临时去研究他和他的作品,而是我的知识储备里本来就有他相关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也刚好能给琴童们建议,要从小多听音乐,除了自己在弹的内容,也要涉猎更广的其它音乐,人物传记也可以多看,持之以恒地让自己建立一个强大的知识体系和结构框架,在你需要当“演员”的时候,你就能快速入戏。

 

BJHQYX:那演绎俄派钢琴艺术的时候,您觉得有什么样的瓶颈或者难点呢?

HRY:的确有一些难点,克服这些难点经历了一大段故事。

我从小研究音乐形象和音乐处理特别多,不仅是老师教,我还来回听别人弹和自己练,试图找到某种方法让自己能够“举一反三”。但是在纯粹的技术层面,我是通过音乐带动身体机能,依靠本能做的。

在遇到巴巴扬老师后,觉得我们非常合拍,不仅是因为我们两个人在音乐上很有共鸣,另外还是因为自己希望能当导师这样的角色,将艺术氛围传递给别人,所以希望不仅是音乐表达上能有自己的风格,也想在手指机能上成就一套“公式”支撑自己去表达。所以第一次和巴巴扬老师上课的时候,我就说自己对技术不够自信,而看过巴巴扬老师的视频,觉得他的技术在舞台上无所不能,所以希望老师能够把我当成小孩子,带我进行身体机能的开发。当时老师讲了半个小时,就让我受益匪浅,老师一直在和我强调演奏时手指和个人的状态。在他的点拨与反复练习下,大概在两个月后,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机能获得了从未有过的“觉醒”,这是技术突破的第一阶段。

接下来是第二阶段。之前的我喜欢弹浪漫主义,偏抒情性,或者色彩感强、细腻的乐曲,在已经28岁的时候,巴巴扬老师看到了我的潜力,他觉得我的身体已经能够完全打开,所以开始布置需要“爆炸式演奏”的乐曲给我进行练习,其中就有这次专辑中收录的普罗科菲耶夫《降B大调第八钢琴奏鸣曲》,这些演奏曲目和我非常合拍,这便是我技术突破的第二阶段,这些突破使我能够克服演奏俄派钢琴艺术的困难和瓶颈。

 

BJHQYX:这一次的专辑制作,您认为北京环球(音像出版有限公司)担任什么样的角色?是否有可以分享的合作记忆?

HRY:首先,我觉得张帅教授(北京环球音像出版有限公司负责人、作曲系教授)的个人魅力太大了,我之前就弹过张老师的作品,他的作品真的很棒,所以这次的合作也是基于对张老师的喜爱与尊敬开始的。

其次,在这张专辑的制作过程中,我感受到了北京环球作为一个音像出版公司的专业度。我作为一个钢琴演奏家,可能会更多关注在我的音乐内容上,其余的事情无暇顾及,北京环球音像不仅为我的这一张专辑打造了专属的工作团队,也量身定制了符合专辑艺术氛围也很高级的包装设计,另外还贴心地根据专辑内容做了宣传上的设计与跟进,能给予我一些我想不到的想法,比如我们的这一篇专访就是向大家分享专辑故事的一个很好的途径。

专辑的顺利落地都是基于我与北京环球音像之间的信任与合拍!所以我的下一张专辑《传承与创新》也还是选择继续和北京环球音像合作,敬请期待!

 

BJHQYX:接下来的问题从您个人出发。我看到您的求学经历非常丰富,先后在四川音乐学院附中、柯蒂斯音乐学院和茱莉亚音乐学院就读,曾师从郑大昕、殷承宗、西摩尔•利普金、罗伯特•麦克唐纳、约赫维德•卡普林斯基、谢尔盖•巴巴扬等多位大师。请问不同学校和老师的教学方式有没有让您在不同时期留下独特的影响呢?

HRY:先从老师讲起吧!不同的老师的确给了我不同的影响。首先在最初开始学习钢琴的时候,是郑大昕老师教会我如何通过悟性进行学习,对我来说是启迪性的作用,也是他激发了我对钢琴艺术的求知欲望;跟殷承宗老师学习是我人生经历中进步非常大的阶段,是他把我的才能通过特殊的手段完全展现出来。而利普金是我出国学习的第一位老师,他有别于前两位俄派老师,是一位典型的德奥派钢琴老师,是他带领我认识到了音乐所有的可能性,打开了我的视野;接下来是麦克唐纳老师,他比较注重钢琴艺术的社会性和实用性,指引我做了很多改变。而卡普林斯基是一位非常有人格魅力的老师,他的智慧超越了钢琴艺术的维度,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次上课,我谱子不熟,开始弹时也紧张,她看我这样没有教育我,而是陪我说了一节课的话,在她的调整后我再弹就弹好了,所以他真的是有大智慧的人。最后是谢尔盖•巴巴扬老师,他也是最懂我的老师,俗话说知音难求,更难求的是这个知音是当代最著名的钢琴家之一,但最难求的是这个知音是自己敬爱并且对自己信任与关怀的恩师。其实跟他学到了太多东西,不是一两句话能讲清楚的,但最显著的是我从身体机能上就有了“变身与进化”。有点类似动漫里那种阶段性变身。(笑)

接下来是学校的部分,就讲我在国外读书的学校吧。柯蒂斯音乐学院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学院的氛围以及身边的同学。这所学院不大,人也很少,所以我们在学院学习的时候,感觉大家就是一家人,没有竞争关系,大家的生活里只有音乐,也很热爱音乐,我们能够随性和纯粹地玩音乐;而茱莉亚是一所学校规模与综合实力都很强大的音乐学院,它延续了柯蒂斯教学的氛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在考艺术家文凭(Artist Diploma)的时候,学校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演出机会,让我们在实战经验上积累了不少,也充实了我们的生活。还有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因为柯蒂斯没有硕士,所以我当时的同学也基本考去了茱莉亚,身边依旧是老同学们,玩音乐非常的开心!也延续了我们的友谊!

 

BJHQYX:您现在是中央音乐学院的钢琴系主科老师,有哪些瞬间让您觉得和学生身份不太一样了呢?

HRY:有挺多的不一样。

首先是觉得现在更加忙碌了,除了要花大量的时间进行钢琴练习,还多了很多别的事情要去做。

接下来,思维方式也和我在上学时完全不同了。我作为音乐家和老师的双重身份,除了考虑自己的演奏,为自己的未来做计划外,还必须要为我的学生考虑,要考虑的方面也变得复杂起来,不仅要在钢琴艺术上教导我的学生,也要像教导我的那些大师一样,教给他们做人以及面对生活的态度和方法,在精神层面给学生留下影响。这里引用我们学院俞峰院长在新教师入职大会上说的一句话:“当老师前我们可以说自己是艺术家,但现在我们的第一职业是教师。”这是一种油然而生的责任感和奉献精神,我的下一张专辑《传承与创新》也跟这个思想的转变有关。

 

BJHQYX:有了解到您是一位喜爱即兴创作的演奏家,为什么您要创作音乐呢?

HRY:最早的时候家里还没有钢琴,所以最开始做的是编曲。我小时候有一个理想的职业,说出来可能会让大家觉得惊讶!我希望当漫画家!所以我是个喜欢创造的人,当家里有了钢琴以后,我总在上面弹偏现代感的东西,这一段是老虎,那一段是老鹰,随意地发挥着想象力。之后在学习钢琴艺术演奏,慢慢走上演奏家的道路后,每一年我都还保持着创作,写一些钢琴作品。首先,我觉得创作和演奏是互通互助的,要站在作曲家的角度去思考演奏,所以在国外上音乐学院的时候,我也专门找老师学习了一下作曲;其次,我在接触到不同类型的艺术比如绘画后,思考艺术的创作需要与时俱进,所以自己也积累创作了挺多,带有流行元素的古典作品,或者带有古典风格的流行作品,希望未来能慢慢把这些作品做出来,最终能达到自己心目中那种比较全面的音乐家高度。

 

BJHQYX:对您来说,钢琴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有没有除了做钢琴演奏家之外想做的事情?

HRY:我的梦想是退休之前能成为一个好老师,能发表掉我存积的这些创作作品,而最终希望是完成我从小的一个梦想,能做到在艺术上精湛但不局限于个别领域,让学音乐和不学音乐的人都能感受到音乐的美。

 

BJHQYX:看您在社交平台上有进行个人的经营,其实感觉生活中的您与在舞台演奏时有挺大的反差,能想象到您是一个有意思的人,那您是如何看待在舞台与在生活中的自己呢?

HRY:我身边的朋友常疑惑地问我这个问题,到底哪个才是我。这里就涉及到我自己的一个小认知,不论是生活中的我,还是舞台上的我,都是我。我因为练琴而开始的一切,它的核心就是“演员”,必须要百分之百地投入和真实才是好的扮演,在舞台上演奏的內容有別于生活中分享的音乐,我在做的就是投入地做好我要做的每一件事情,负责任地做好每一个我在做的角色。

 

BJHQYX:最近与您交流,得知您已经在练习新的作品,请问是否有能给大家透露的下一步个人计划呢?

HRY:下一步计划就是我的下一张个人专辑。基于这一次的愉快合作,我希望和北京环球音像出版有限公司合作,再做一张专辑。而这张专辑的音乐,来源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黄金一代”的钢琴演奏风格。如果说,“俄派钢琴艺术”是我脑海中占比最大的板块,那么这个“浪漫主义黄金时代”就是最内核的板块。请大家静静等待吧!

 

 

专访整理完成于2022年4月25日(星期一)

采访/撰稿/排版:陈芷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