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中国音协主席叶小钢:唱响时代先声 奏响时代强音

04 02 2021  中国文化报   人物 - 热点访谈  70 次阅读  0 评论

专访中国音协第九届主席叶小钢

唱响时代先声

奏响时代强音

——专访中国音协第九届主席叶小钢

 

胸有万千沟壑,心系大爱苍生。刚刚过去的2020年叶小钢作曲的三首艺术歌曲《大爱苍生》《樱花满天红》和《天安门》都引起了很高的关注度。2020年3月推出的《大爱苍生》是在中国抗疫依然十分紧张的时期创作的,这首歌颂人间大爱的作品对人们普遍紧张和焦虑的情绪来说是一种精神上的抚慰和关怀,受到普遍好评。文化自觉、责任担当和家国情怀是作为音乐家的叶小钢特别强调的,音乐是全人类、全世界共同的语言,在叶小钢看来,中国音乐人心怀祖国人民、响应时代召唤、追求艺术理想、反映社会现实的责任与担当,在任何一个重要历史时刻和关键节点,音乐都没有缺席。广大音乐工作者倾心倾情、热情讴歌,恢弘奏响时代之声、爱国之声、人民之声。

2月2日,在中国音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之际,中国艺术报记者专访了新当选的中国音协第九届主席叶小钢。

 

记者:祝贺您当选中国音协第九届主席。中国音协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的五年,是我国文艺事业取得崭新成就的五年,从整体面貌来讲,中国音乐界的发展和变化也是较大的,您对此的感受是?

叶小钢:五年来,广大音乐家和音乐工作者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系列重要论述精神,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积极投身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火热实践,热情讴歌全国各族人民追梦圆梦的顽强奋斗,唱响了时代先声,奏响了时代强音。我切身的感受是不少高水平音乐作品涌现出来,我们一直是歌曲大国,出了很多旋律非常动听的歌曲,近些年的明显变化在于编配要比以前更为丰富,艺术成绩上去了,艺术感染力较强,能够真正拨动人的心弦。音乐艺术和其他艺术门类一样,是巩固人民和党的感情的纽带,体现来自人民的创作灵感,我想我们的音乐正是在这样做的。

 

记者:中国音协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后不久,在您的积极倡导下中国音协召开了全国音乐创作座谈会,为新时代中国音乐创作事业谋篇布局,对于音乐创作的研讨为何如此迫切?

叶小钢:在经历了1980年代新潮音乐崛起、1990年代稳健发展,以及进入21世纪后的深度全球化、细分化的几个阶段后,中国音乐创作面临一些新的亟待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学术音乐创作曲高和寡,社会音乐创作趋于庸俗浮躁等现象。我们需要直面这些问题,并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来讨论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我提出了一些建议。首先,创作应扎根人民、扎根生活、讴歌时代,艺术家要有人文理想和文化情怀,要反应和表达人民的共同心声。其次,艺术歌曲和交响乐等类型的音乐创作应贴近人民、贴近生活,以人民熟悉的生活内容为对象,创造出有独特个性的艺术精品,让中国音乐文化走出去,让中国时代精神在世界文化环境中产生影响。再次,发展民族器乐音乐是中国作曲家不容推却的社会责任,要和中华传统民族文化结合,加强体现中国风格韵味、中华审美趣味、中华文化精神、中华审美追求的优秀音乐作品的生产。

 

记者:作为作曲家,您一直耕耘在创作路上,这五年,您个人创作的最大变化在哪里?为什么?

叶小钢:我想是创作题材和创作风格变得更为丰富和多样,用多种语言来进行音乐讲述,视野也更为开阔。2012年我创作了《悲欣之歌》,歌词选自李叔同的诗,有着内省、悲悯等情感,属于比较典型的文人音乐。但近年来,如2016年创作的第四交响曲《草原之歌》、2017年创作的第五交响曲《鲁迅》、2018年创作的第七交响曲《英雄》、2019年创作的《井冈回忆》等作品,从“眼前大千皆泪海,为谁惆怅为谁颦”这样的悲悯和自怜,到《草原之歌》的“天下没有山铺满黄金,唯有高高的兴安岭”这样宽广豪放,充溢着浓郁草原气息的表达,显示出创作审美的变化,情感表达更为宏阔,格局也更大了。我希望能够在未来的五年,写第九交响曲的时候,是写人类的大情怀,写人类命运共同体,也是更大的诗意吧。我最近也在写新作品,将写一部像《布兰诗歌》那样的为建党百年而作的大型交响合唱。

 

记者:近些年您在推动中国音乐创作的发展,特别是对青年作曲家的培养和扶持方面也是不遗余力,尤其是对交响乐这种被称为音乐“国之重器”的音乐类型的推动,还是力度很大的。

叶小钢:确实如此。近年来我们联合几方面的力量推出了“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中国交响乐作品回顾展演暨第六届中国交响音乐季”。这一系列活动在七个城市举办,九个交响乐团参与举办了10场音乐会,举办了一场论坛和多场回顾展览。这场历时3个月的活动主要关注的是中国当代中青年作曲家的作品。2019年,我们倡议并组织了“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中国交响乐作品展演”。这次展演共上演了自新中国成立以来68位老中青作曲家的76部作品,是对新中国交响乐发展的一次完整回顾和检阅,是对几代音乐创作者的致敬,更是对当代中国作曲家的激励。

 

记者:对新一届的中国音协工作,您有什么样的想法和规划?

叶小钢:我想创作永远是第一位的,音乐史就是创作史。历史给了我很大的机遇,我只能抖擞精神,做得更好。我们要攀登新的艺术高峰,追求鲜明的艺术特质,这不仅仅是个人想这么做,我想带领一群人一起这么做,把个人艺术成就与时代的需求结合起来,展现这个时代的风貌。真正不负使命,不负中国音协主席这个身份赋予我的责任,这个位置压力还是挺大的,这是真心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