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诗不等于好歌词,好歌必定源于生活

28 03 2022  音乐周报   人物 - 热点访谈  137 次阅读  0 评论

与作曲家修骏、词作家李昌明的会面,约在中国音乐文学学会李昌明的办公室。修骏与李昌明相识近二十载,合作的歌曲也近二十首。

 

与作曲家修骏、词作家李昌明的会面,约在中国音乐文学学会李昌明的办公室。记者到达时,李昌明已提前沏好茶,敞开门等待着客人。“昌明,我来啦。”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几分钟后,修骏在门外呼唤着老友的名字,神采奕奕地到来。修骏与李昌明相识近二十载,合作的歌曲也近二十首。为孩子们创作的《绚丽童年梦》,弘扬传统文化的《礼为上》,赞颂人民军队的《人民军队》,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创作的《共和国从这里走来》等都是他们的代表作。采访中大部分时候都是修骏回答问题,李昌明只在一旁做补充。修骏提到某部作品时,李昌明总能快速在手机里找到音视频,随时播放,显示出两个人多年合作的默契。对于如何写出一首好歌,他们都认为,“要多从生活中学习。”

 

一眼望见了歌名

在修骏、李昌明合作的近二十首歌曲中,传唱度最高的歌曲是《共和国从这里走来》。去年,这首歌还入选“心中的歌”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百人百首红歌推介曲目。这首歌的创作灵感,来源于两个人采风时的一次散步。

2016年5月,北京市文联组织“重走长征路”首都文艺创作采风实践活动,采风团从北京抵达甘肃兰州,经过会宁、六盘山,最后到达延安。出发前,李昌明颇感压力,“长征题材的作品很多,好作品也有很多。《长征组歌》肖华的词写得非常大气,家喻户晓。大家熟悉的《八月桂花遍地开》也是长征主题的歌曲。在这种情况下怎样出新?”到达会宁的第一晚,晚饭后,修骏和李昌明在宾馆附近散步。走到会师纪念馆前,他们抬头望去,眼前有一行大字:共和国从这里走来。李昌明非常兴奋,“这就是歌名呀!”直到歌曲《共和国从这里走来》获得众多荣誉之后,会宁当地的文联、音协负责人都感慨,“我们每天都能看到这句话,从没想到可以从这里入手进行创作。”

李昌明总结了自己的创作心得,首先是把“功课”做在前面。在接到采风通知后,他就开始着手查阅资料,为其后的采风与创作做准备。第二,把主题提炼精深。歌曲《共和国从这里走来》将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相结合,歌词用“雄关漫道真如铁,信念如磐志不移,山高路远踏脚下,冷眼看风霜雪雨”,礼赞红军战士革命理想高于天的高尚情怀,以及万水千山只等闲的英雄主义气概;用“越走越长的队伍”与“红星照耀光明路”,昭示红军战士的坚定信念与党的坚强领导。歌词上下段,分别用两个排比句“就这样走出了长夜,就这样走出了传奇”“就这样挽起了臂膀,就这样把力量凝聚”来赞颂长征的艰苦、辉煌与历史意义,从而强化了《共和国从这里走来》的宏大主题。第三,把创新当成责任。李昌明认为,一定要规避口号化、概念化的写法,要写出自己的艺术性格。在《共和国从这里走来》中,他运用了借代、排比、比喻等修辞手法。如两段歌词分别用“好一片红色的土地”与“好一片黄色的土地”切入,借代红军的出发地与会师地。试想,如果歌词改为“你从瑞金出发,你在会宁会师”,就没有了意境和想象的空间。

修骏、李昌明一致认为,“歌词不是诗歌。歌曲是时间艺术,一句旋律就把歌词唱过去了,没有时间让人如读诗一般慢慢品。但又不能写得过于直白,没有了意境。一首好的歌词,必定是一首好的诗歌,但好诗不等于好歌词。”

在拿到歌词后,修骏就有预感,这首歌肯定能行。“这首歌词特别好,能激发音乐创作欲望。前面呈示,中间展开,最后再现,结构非常清晰。”A段徐徐展开,中间运用进行曲的形式,C段吸收了A段的旋律,又进行了发展。间奏部分融合了《东方红》的旋律,升华了主题。整首歌曲大气磅礴、感人肺腑,具有很强的可塑性。歌曲原为男声独唱版,后来有了合唱版,更成为每年各种合唱比赛中出现频率极高的一首作品,会宁当地举行音乐会又将其改编为交响乐版。前不久,有女歌手找到修骏,还想再出一版女声独唱版。

 

从民歌、戏曲、方言中寻找音乐灵感

创作《共和国从这里走来》的旋律,修骏用了两三天时间。“我在陕西生活了三十多年,对西北地区的音乐太熟悉了。”如果为其他地区进行创作,修骏认为,一定要去采风,“有些人会觉得,没必要采风。确实有没经过采风就写出来的好作品。有时候作者虽然没去当地采风,但有相关素材的长期积累。我觉得,有些地方即便以前去过,但现在国内发展变化很快,应该去看一看现在当地是什么样子,现在生活在那里的人是什么状态,这些对创作都有很大的帮助。”

另一方面,修骏认为创作者平时一定要多积累、多学习。“很多写旋律的人都愿意用一些当地的音乐元素,但如果只是片面了解是远远不够的——你只认识到毛皮,很难了解到筋骨,更不要说灵魂。音乐的精髓需要长久、深刻的浸染,不仅要听,更要学唱,只有会唱才能更好地感受其中的韵味。”修骏强调,除了要了解当地民歌,更要去了解戏曲文化,“地方戏曲文化是中华艺术瑰宝,现在我们对它们的传承、挖掘、发展还远远不够。”

“音乐与当地方言之间都有很强的联系。”修骏举例,他创作的歌曲《陕西老家》就在音乐中融入了陕西方言的语调,甚至是语速。因此,陕西人听这首歌,一听便可知是陕西人作曲的,“写陕西,一定要注意倒字问题。很多歌词一加上旋律,‘陕西’听起来就成了‘山西’。”

 

从泥土里“长”出来的创作者

上世纪70年代,修骏在工厂里的文工团工作。在工厂车间的黑板报上,他创作出自己的第一首工业歌曲《火红的车间》。从文工团进入咸阳市歌舞团,再到咸阳市工人文化宫,修骏一直负责与工人阶级息息相关的文艺创作、组织演出等工作。1983年,他考入天津音乐学院干部专科班作曲专业学习两年。2001年,修骏调入北京工人文化宫,负责文艺工作。早在1950年北京工人文化宫成立时,就曾有一支工人文艺创作组,但因为种种原因逐渐解散,直至修骏到来重新组建起了一支职工音乐创作组。此前,修骏就经常在刊物上看到李昌明的名字,一直期待能够与李昌明合作。2006年,他与李昌明合作了一首合唱作品《我们是光荣的劳动者》。

李昌明曾经是一名铁道兵,1984年转业后到了北京,在中国铁建股份公司党委负责宣传工作。1993年,李昌明以一首《你把你的手伸给我》参加中国音协等单位举办的“莲花杯”全国青年歌词大奖赛,他的作品从五千余件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一等奖。此后,他先后在《歌曲》《词刊》等杂志上发表音乐作品300余首。由他作词的《月光下的兵妹妹》《收获春天》《中国只有一个》《中国工人》等作品,屡屡在国内的各项创作比赛中获奖。

两个人都历经了几十年的积淀,才写出有生命力、能够打动人心的作品。(文 | 纪晨)

 

相关文章

李吉提 │ “弱鸟先飞”与“滴水穿石”——歌剧《鸾峰桥》音乐创作谈 文章来源: 《音乐创作》2022年第2期
发布于 27 05 2022
乐讲谈 | 和声分析中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
发布于 27 05 2022
为什么没人写贝多芬那样的音乐了?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5 04 2022
汪毓和 | 吴祖强的音乐创作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杂志
发布于 15 03 2022
中央音乐学院作曲家与校友助力“冬奥”开闭幕式音乐创作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
发布于 21 02 2022
“旋律之问”如何解?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1 01 2022
《中国音乐》编辑部成功召开“旋律之问”学术研讨会 文章来源: 中国音乐
发布于 20 12 2021
口述央音 | 杜鸣心:植民族之根 谱心灵之曲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档案馆校史馆
发布于 20 12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