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乐团惟一华人小号首席教你如何“考团”

11 05 2022  音乐周报   人物 - 热点访谈  75 次阅读  0 评论

欧美乐团惟一华人小号首席郭翔教你如何“考团”

 

管弦乐团的演奏是大多数管乐学习者的“必经之路”和“目的地”,因此,乐团考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4月25日,小号演奏家郭翔赢得新职位,担任芬兰坦佩雷爱乐乐团的首席小号,成为目前惟一在欧美乐团任职小号首席的演奏家。新的一轮毕业季即将到来,各大乐团将迎来一波招聘潮,笔者第一时间采访了郭翔,并请他分享了他考团的方法与经验。

 

按部就班,但绝不是循规蹈矩

郭翔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附中、西贝柳斯音乐学院与慕尼黑音乐学院,师从常东升、朱光、Pasi Pirinen、Hannes Läubin诸教授。他2018年获得第29届意大利波尔恰“Città di Porcia”国际小号大赛的第三名,并成为芬兰国家歌剧院管弦乐团的终身小号,2015年考入芬兰歌剧院交响乐团。

郭翔认为,针对考团的演奏,既要按部就班地准备,又不能一味循规蹈矩。

首先,练习的过程一定是按部就班,如同高考一样,考团考试需要反复模拟与确认,让自己熟悉作品、提前进入状态。郭翔说:“我会在考试前很早进入状态,进行有规律的训练,尽量按照考试的时间作息,合理分配练习各项的时间。而在真正考试的前一周开始,我会让这个练习的量递减,从而让嘴唇在考试时能保持最佳的状态。另外,千万不要在考团前反复练习曲目中的高音,很多选手会由于心理的不自信反复确认自己的高音,而最后在真正的演奏中因为积累的疲劳和紧张导致失误。”

第二,在练习过程中要明确目标,了解演奏的每部作品中,乐团需要听到你的哪方面特质。谈到这次的考试,郭翔介绍:“考试一共三轮,第一轮是奥涅格的《前奏曲》,这是独奏曲中的经典曲目。第一轮大概有八九个人受邀参加考试,主要注重完整性与准确度。第二轮考试的是马勒《第三交响曲》中的邮号(Posthorn)独奏以及拉威尔《G大调钢琴协奏曲》中的困难片段。‘马三’考验演奏者对乐曲音乐性以及演奏歌唱性的把握,拉威尔《钢琴协奏曲》考验吐音与节奏的准确性。这一轮有五个人,三个人进入第三轮。第三轮的考试曲目是西贝柳斯《第一交响曲》与肖斯塔科维奇《第九交响曲》。‘西贝’甚至可以说是北欧乐团的必考曲目,这次从这部作品中挑选了大量的片段演奏,此时乐团想听到的自然是你的声音把握能力以及对西贝柳斯作品音乐风格的把握。‘肖九’考了三、五乐章,这些片段考验换气技术以及速度变化的能力。在考团,尤其是最后一轮的考试中,一定不要什么都吹得中规中矩,要在音乐上表现出不一样的色彩,这会让指挥以及考官更加注意你的音乐;而且,只有有个性与强大控制力的演奏家才能胜任小号首席这一‘独当一面’的职位。”

 

关注自身之外的因素

人们总称考团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诚然,许多客观因素与变化因素的确会使这场考试充满不确定性。心理负担造成的压力、“人生地不熟”与异地奔波的疲劳都会大大影响考试中演奏的呈现。甚至即使应聘者都很好,但可能在某方面不是乐团想要的,这次招聘可能无人胜出,许多乐团都有某声部首席多年空缺的情况。

心理因素至关重要。一个职位的考试短时间可能只有一次,因此抱着“试错”的心态绝不可取。郭翔说:“考团心态上,我个人的经验是不要带着‘尝试一下’这种心态去考试,我凡是有这样想法的考试都很不成功。只有抱着把这个工作拿下来的必胜决心时,你的意志力以及前期准备所付出的东西才能完全发挥出来。考团和比赛不同,基本曲目相对固定,一旦在一次考团中某处的失误给自己留下了很大的阴影,之后需要很长时间克服与修复。另外,我不主张过多聆听其他选手演奏,这容易让我们生出很多杂念,我在考试过程中很少和别人交流或听其他选手演奏,这样才能做到一心一意、心无旁骛。”

其次,考团要做好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准备。不像比赛会分成几天,每天只比一轮,考团的时间一般很集中,一整天从早上一直到下午甚至晚上都会在同一个地方完成考试,中间甚至有可能没时间和心情吃饭。“我会尽量给自己创造最佳的食宿条件。这次考试前我特意订了乐团附近酒店的早餐,尽管我不住店,但美美地吃上一餐对于考试绝对是很有必要的!另外,带点吃的在身上,比如两根香蕉或是一些巧克力之类的零食,既能及时补充能量,又可以适当缓解紧张情绪。”考团的战线有时拖得很长,让人在漫长的焦虑中等待,有时几轮又设置到一起,又让人疲于奔命,郭翔谈到一个趣闻,“一次考团,第一天第一轮考到下午三四点,按照邮件的通知当天考试应该结束了。等成绩时两个小号面试者喝起了啤酒,就在这时,考官宣布马上准备进入第二轮考试,最后考完,两个喝了酒的都进了。”可见考团中可能出现的心理上、程序上、结果上的不确定性确实非常多,需要应聘者作好充分准备。

郭翔认为,场地与钢琴伴奏的情况也应该考虑到。一般的考团考试都是在大排练厅或音乐厅进行,那么平时的练习最好也在较大的琴房追求尽量相似的声场环境。不是所有钢琴伴奏者都是有经验的,有时遇上钢琴伴奏并不一定有余力做出很细腻的音量幅度变化,但此时我们应该保持自我而不要被带跑,表达你想表达的音乐。评委真正聆听的是你音乐上的想法。

在管弦乐学习者的学习经历中,遇到的最大挑战与机遇便是考团和比赛。在一些比赛中,我们可以收获在舞台上演奏的快乐,而在考团中其实面临的压力更大,考团没有一二三名,即使进入最后一轮,没被录取也意味着“零”,而太多不成功的经历甚至会使人蒙上心理阴影。考团唯有痛苦,办法只有坚持。

 

了解不同乐团的考试风格

每支乐团都有自己的风格,这些在乐团的招聘考试上都会体现出来,在报考一支乐团前最好作一些相应的了解。

首先是在乐器的制式选择上,不同国家、乐团会有调性、制式甚至型号的要求,“大多数德国乐团的小号考团曲目比较固定,例如海顿《降E大调小号协奏曲》使用降B调小号等等。德国的考团必须全程使用扁键小号演奏,其他国家更加灵活,我考法国广播管弦乐团时要求很多作品必须使用活塞(Piston)小号演奏。而在北欧没有那么多的要求,许多乐团对乐器的调性与形制没有特别的偏好。”

有时乐团会有室内乐考试,请考试者和乐团中的成员一起演奏室内乐作品,考察应试者的风格是否与乐团统一,他的随机应变能力是否足够。大多数乐团都会有半年左右的乐手试用期,柏林爱乐乐团的小号、圆号首席皆有过没有通过试用期的情况,这其中有因为与乐团其他成员不融洽的,有因为演奏风格与乐团格格不入的,即使他们的技巧与考试时的表现都很优秀。郭翔表示:“试用期中,既要和乐团的其他演奏家保持融洽的关系,保持与乐团统一的风格,又要在演奏中表现自己的个性与‘控场’能力,首席要有更多的个性与气场。”

另外,不同类型的演出机构对考试者的要求不同。郭翔此前工作的芬兰国家歌剧院的考试片段很多都是对学习者来说较为生僻的歌剧乐队片段;同样,芭蕾乐团会考更多芭蕾舞音乐的片段,这些都需要应试者充分准备。

这些考团经验的积累绝非一蹴而就,在此前《音乐周报》对郭翔的专访报道中曾谈到他的考团经历:“2015年,郭翔在芬兰西贝柳斯音乐学院读大二,恰逢芬兰国家歌剧院管弦乐团招聘小号首席,此前他只在央音附中参加过少年交响乐团,并没有任何职业乐团的演奏经验。因此,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招聘考试,没想到被录取了。‘当我得知要去上班时,感觉很不真实——要知道,乐团的同事们都是学院的老师,我真的没有想到能顶替老师的职位担任声部首席。’郭翔说,乐团没有论资排辈,而是看重音乐家的能力,愿意给基础好、有潜力的年轻音乐家机会。乐团的前辈同事们也以友好、平等的态度来对待郭翔,他迅速融入到崭新的职业环境中,逐渐积累了许多古典音乐、歌剧和芭蕾舞剧作品的演奏经验。”

在形式上,随着疫情的到来,许多乐团的初选会选择通过发送视频的形式进行,在视频的音响质量上考试者应该更加注意。目前水平较高的乐团,一般都会采取邀请制选择考试者,这意味着平时的演奏情况以及个人在业界的活跃度、知名度也十分重要。此前郭翔的二十余次考团经历中,他曾获得过柏林爱乐乐团、 巴伐利亚广播管弦乐团、西德广播管弦乐团等名团发来的邀请,并曾进入法国广播爱乐乐团、芬兰广播交响乐团的考试决选。8月他将正式出任坦佩雷爱乐乐团的首席小号,刚刚上任的曲目便是以小号部分困难而著称的马勒《第五交响曲》。 (文 | 张听雨)

 

相关文章

郭翔:中国天才小号手闯进欧洲传统领地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8 10 2021
爱乐乐团、交响乐团、管弦乐团,都有啥区别?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每晚古典音乐会
发布于 01 11 2017
评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北美巡演 文章来源: 中国文化报
发布于 27 11 2014
廉价乐手怎么活 文章来源: 外滩画报
发布于 03 12 2012
音乐中的“大同”境界 文章来源: 《文汇报》
发布于 22 02 2012
韩小明出任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总经理 文章来源: 国家大剧院
发布于 06 12 2009
杨松斯取消部分演出 文章来源: 奥地利音乐频道
发布于 12 09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