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西贝柳斯国际小提琴比赛评委与选手 | 选手应体现独有的音乐理念与品味

13 06 2022  音乐周报   人物 - 热点访谈  68 次阅读  0 评论

访西贝柳斯国际小提琴比赛评委与选手

 

5月29日,第十二届西贝柳斯国际小提琴比赛于芬兰赫尔辛基落下帷幕。经过激烈角逐,来自韩国、美国、乌克兰、亚美尼亚的6位选手进入决赛,韩国选手梁仁模、美国选手内森•梅尔策和乌克兰选手德米特罗•乌多维琴科分别获得比赛的金、银、铜奖。赛后,部分评委、获奖选手接受音乐周报专访,分享了对本届比赛的体悟与感受。

 

梁仁模“压倒性”胜出

大赛组委会主席、芬兰西贝柳斯协会主席劳里•拉蒂亚表示:“这是一场高水准、激动人心的比赛,给观众带来接踵而至的丰沛音乐体验。”

“本届比赛或许可称之为疫情缓解后第一场最高规格的国际小提琴比赛,参赛者的整体水平极高,入围者已足够令人惊艳,是毫无疑问的国际水准。第一名获得者梁仁模从第一轮比赛开始就展现出不凡的实力,成熟大气的音乐表现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对于他的夺冠,我由衷感到高兴,祝他今后在国际古典乐坛大放异彩。”大赛后,评委、执教于曼哈顿音乐学院及曼尼思音乐学院的小提琴家露西•罗贝尔表示,每一位评委都非常认真,提出改进的建议,帮助选手们客观看待自己的演奏,并更好地理解音乐。“比赛正是这样一个契机,可以鞭策选手们从精神、技术、音乐等多方面成长,接近一个真正伟大音乐家所应具备的素质。”

本届比赛竞争激烈,14个国家的39位选手进入初赛,18人进入半决赛,最扣人心弦的决赛为期三天。最终,梁仁模获得金奖及西贝柳斯家族颁发的最佳比赛委托作品表演奖,以肯定他对格努斯•林德伯格应约所作新作品《Caprice》的诠释。评委会主席萨卡瑞•欧拉莫认为,梁仁模的胜出为“压倒性的”,他的音乐与技巧均极为杰出,换弦干净自然,无任何冗赘,因此极具歌唱性且自如。作为自2006年金奖空缺以来再次获得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比赛金奖的选手(2015年),梁仁模无疑有着超出一般演奏者的丰富舞台经验。此前的2014年,他曾获得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举办的梅纽因国际小提琴比赛青年组亚军。通过 J & A Beare 及 Beare国际小提琴协会,梁仁模还将获赠使用一把1772年乔瓦尼•巴蒂斯塔•瓜达尼尼名古董小提琴,使用期为一年,可酌情延期。

 

本届赛制有变化

西贝柳斯国际小提琴比赛由西贝柳斯协会启动,自1965年起每5年举办一次,已成为当今古典音乐界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小提琴大赛之一。第十二届比赛由西贝柳斯协会、赫尔辛基艺术大学西贝柳斯学院联合举办,赞助人为芬兰共和国总统绍利•尼尼斯托。本届比赛最终评委均为欧洲知名弦乐演奏家、教育家,评委会主席为BBC交响乐团和斯德哥尔摩皇家爱乐乐团首席指挥萨卡瑞•欧拉莫。

今年的比赛赛制与以往有所不同:评委们根据申请者资料及提交的录音评选出入围选手,初赛抽签及开幕式地点为西贝柳斯学院音乐厅。所有参赛者需亲自到场或由代理人代表抽签,一旦顺序确定,初赛、第二轮及决赛中将保持不变。所有选手的演奏过程均向大众公开。除半决赛中的大赛新创作品及可能的室内乐作品演奏外,其他所有参赛曲目均需背奏。第一、二轮比赛中,选手可自行决定曲目的演奏顺序,由评委控制每首曲目演奏长度以限制选手舞台演奏总时长,按赛制为每人不超过35分钟。

从预选申请视频到决赛,本届比赛的每一个环节都包含西贝柳斯的作品。例如,预选申请提交视频的三首曲目中就有西贝柳斯《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第一乐章;第一轮(即初赛)曲目包括2至3首西贝柳斯钢琴小提琴作品;第二轮(即半决赛)规定演奏曲目包括西贝柳斯两首幽默曲,任选自Op. 87 和 Op. 89;第三轮(即决赛)规定演奏曲目包括西贝柳斯《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Op. 47)。

除了各时期的经典小提琴作品之外,第二轮比赛要求选手演奏纽约爱乐乐团、伦敦爱乐乐团驻团芬兰作曲家马格努斯•林德伯格专为大赛所作无伴奏作品(时长约7至9分钟)。进入决赛的6名选手每人演奏两首协奏曲,由迪玛•斯洛博德尼乌克指挥芬兰广播交响乐团及苏珊娜•马尔基指挥赫尔辛基爱乐乐团与决赛选手同台演奏。

比赛一至三名获奖者的奖金分别为3万、2万、1.5万欧元。其余三名决赛入围选手每人获得3千欧元奖金。此外,西贝柳斯家族还为每一位半决赛入围者颁发特别奖和1千欧元奖金。赛事结束后,获得冠军的选手将与奥斯莫•万斯卡指挥的赫尔辛基爱乐乐团合作,于今年12月8日演出,并在之后的10日、11日举办两场小型音乐会(含私人音乐会)。芬兰广播交响乐团将与决赛选手合作,由萨卡瑞•欧拉莫执棒今年9月14日、15日的演出。其他乐团也将挑选决赛选手作为合作演出者。

 

助选手多角度审视自己

本届比赛铜奖获得者德米特罗•乌多维琴科出生于乌克兰的音乐世家,父母均为中提琴家,从哈尔科夫专业音乐学校毕业后于富克旺根艺术大学跟随鲍里斯•加利茨基教授学习。由于战争影响,乌多维琴科觉得自己并没有做足充分准备,但已在现有条件下尽力做到最好。他在曲目上选择了自己最喜欢的作品,并且得以在半决赛中未曾被评委打断地全部演奏完毕。“比规定时间超出了7分钟。”他说,“在这样级别的大赛中演奏,对选手来说是颇具压力的,因此我在此之前就为自己安排了诸多小的演奏挑战,比如在朋友们面前演奏第一、二轮曲目。而这样的比赛也会为选手带来前所未有、难以忘怀的体验,比如遇见冉冉升起的新秀们,与优秀的乐团合作演出,当然,还有探寻赫尔辛基的美。”

乌多维琴科认为,人生中的每一次大赛体验都无与伦比、助人进步。“如果选手能在个人感受和比赛的现实之间寻找平衡,将会发现更多乐趣,即使比赛有时是残酷的。这种巨大的挑战与紧张感将帮助我们从不同的角度审视自己,给予自己从中学习的机会,不仅仅作为音乐家,而是成长为更好、更强的人。”

本届比赛的两位中国选手殷欧卡琳、翁卿翥目前分别就读于德国莱比锡音乐学院和德国汉诺威大学。其中殷欧卡琳进入了初赛,翁卿翥进入了半决赛。

“我现在的专业老师和我的母校恩师——上音附中的周铭恩老师都给予我非常多的帮助和支持,花了很多时间与我一起钻研曲子。”殷欧卡琳说,她在备赛期间花费了大量时间和心血来研究每一首作品,这次比赛的曲目极具挑战。她选择了自己非常喜欢的、轻快温馨风格的作品:西贝柳斯的玛祖卡和华尔兹,并且为后续的曲目准备了两首法国作品。

“备赛期间我基本上不会让自己太紧张,因为我们的肌肉也需要休息,练到自己满意即可。面对舞台表演,选手们克服紧张的方式各不相同。其实上台时,很少有人能够做到毫不紧张,每一位演奏者甚至大师上台都会有这样的情绪。与其克服,不如去享受那种紧张感,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殷欧卡琳表示,选手们在现场的气氛非常友好,当一位选手演奏完毕走下场时,会鼓励后面即将上场的选手。这句“祝你好运”对殷欧卡琳来说是一件非常温暖贴心的事,也大大缓解了面对比赛的紧张心情。殷欧卡琳希望,未来可以把自己的经验带给更多人,希望可以回家演出,也希望这些愿望快些成真。

 

万无一失不是最终目的

“很多人往往会认为,比赛是一个被评判的过程,演奏好每一个音符至关重要,不能出错。我们当然不想听到错误,但这不是关键。在高超的技巧之上,最终,演奏者表达的是自己的想法。”评委露西•罗贝尔认为,选手应在音乐表达中注入自己独特的贡献,即个人的音乐理念与品味。换句话说,要在技巧与音乐表现中找到平衡,全面塑造音乐,从演奏的那一刻起,怀抱坚定的音乐信念,这是每一位演奏者独有的东西,流淌自心底。“比赛是一场演出,评委们要做的即是挑选出值得观众票价的演奏家们。万无一失当然很好,但这不是演奏的最终目的,只是它的起步。遗憾的是,它足以困住足够多的学生。让我们这样思考:如果一位演奏者没有足够强大的、独特的音乐解读,观众为什么要来买票听他演奏呢?”

此外,露西•罗贝尔认为,通过参加不同比赛,选手和评委们还可以领略当地的风土人情、音乐风格、文化历史乃至美食,使自己更具国际视野。本届评委中的雅克•伊利维斯来自西贝柳斯家族,是作曲家的第四代后人。比赛期间,评委们应邀前往西贝柳斯的故居参观。“当身处作曲家最喜爱的书房中,仿佛可以触摸到传述中的历史。”露西•罗贝尔说。(文 | 高洁)

 

相关文章

专访 | 访谈近百位音乐家,一位钢琴教育者对艺术的传承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7 06 2022
万叶谈 | 守护中的追寻:专访郁钧剑(上)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出版社
发布于 06 12 2021
素手烹出清茶一盏:专访叶小纲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出版社
发布于 02 07 2021
专访 | 歌剧演员?顶流歌唱家?廖昌永:现在的主业是“院长” 文章来源: 上海音乐学院官微
发布于 13 04 2021
专访 | 中国音协主席叶小钢:唱响时代先声 奏响时代强音 文章来源: 中国文化报
发布于 04 02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