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望华 | 华夏情怀——回顾我的音乐创作

12 08 2021  人民音乐   人物 - 人物故事  346 次阅读  0 评论

本文是我的音乐创作道路和创作思想(主要针对钢琴作品)的自我概述和介绍。适逢今年八十岁,权当做一个总结。在此,对于半个多世纪以来,所有帮助过我的师长和同行,以及钢琴家和广大听众们的厚爱,表示最衷心的感谢!现将自己从事音乐的心路历程,与大家分享,并求学界同仁指正。

 

创作历程

我的音乐创作起始于20世纪50年代中期,迄今为止已经走过了65年的历程。从1956年的二胡独奏《村歌》到1961年出版了两首钢琴作品《江南情景组曲》和《变奏曲》,再到新世纪问世的钢琴独奏《茉莉花幻想曲》(2003)、《中音萨克斯管协奏曲》(2013)、《巴扬自由低音手风琴协奏曲“生命之歌”》(2016)、《钢琴协奏曲“我的祖国”》(2019)等作品,走过了一条曲折坎坷而又美景尽收的人生路程。

我经历了30年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和本科学习及留校任教的专业化、学术化、社会化的艺术实践,走上了一条“学兼中西”之路。作曲与钢琴(教学、演奏)双栖六十年如一日,努力理解、把握和实践着借鉴、继承和发展的关系;由一个莘莘学子,经历“反右”和“文革”前后种种政治环境的磨难;参与艺术实践(包括做为主要执笔者之一的《黄河》钢琴协奏曲的创作)。在钢琴领域,既能演奏,也能创作;既能教学,也能即兴。在作曲领域,先后和郭志鸿、殷承宗、刘庄、刘诗昆、陈培勋、朱工一、傅庚辰等人合作,学到了在课堂和书本上学不到的宝贵经验以及他们敬业的精神。20世纪80年代初期,又师从江定仙进修作曲。1982年,到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深造现代作曲,创作领域扩展到大型交响乐、室内乐、声乐及其他器乐等方面,并获得硕士学位。1987年,我荣获了澳大利亚埃尔伯特.迈基作曲比赛大奖,并成为澳大利亚音乐中心常任代表。

作曲家吴祖强教授对我的钢琴作品赞誉有加,他说:“储望华和上海的钢琴家、作曲家王建中堪称为当时支撑我国钢琴音乐创作的北、南两员大将。”①

 

chuwanghua 2

2005年,在首届“卡丹萨”杯中国钢琴作品演奏比赛 期间,与同为评委的王建中合影

 

酷爱中国音乐文化

我比较注重和认真学习中国民间音乐,这在从事钢琴专业的人中是不多见的。对于我来说,学习和聆听传统古曲、民间音乐、说唱音乐可以让耳朵和心境转换频道,或可找到一片谧静幽深的净土,散发出心中郁结的幽古怀旧、依民恋乡的情怀。

我开始注重民间音乐大约是在学习钢琴的两三年之后。我的“处女作”是二胡独奏曲《村歌》,1956年在第一届全国音乐周上由同班同学王国潼公演,当时《人民日报》报导了我是“带着红领巾的作曲者”,对我是极大的鼓舞。

1957年夏天,我们附中几个理论作曲专业的同学在何振京老师带领下,赴江苏省江阴地区采集民歌。这一方的水土人文和我的血脉气质有着天然的相承相吸的感应。我爱上了这些民歌,并用其素材创作了我的第一首钢琴作品《江南情景组曲》,1961年被选入《全国高等音乐院校教材》,并由音乐出版社(人民音乐出版社的前身)出版。

我喜欢听单弦、梆子、大鼓等北方曲艺说唱。一到假期,父亲便带着我去前门外茶社,听“名角儿”演唱(后来这些名角组成了中央广播说唱团)。多年的耳濡目染,也“熏”出了一点点民间的东西,使我日后在钢琴上创作时都可取其精华、随手拈来。

我与民间音乐一直有着一种心灵上的沟通和情感上的交融。在附中时,曾向来自青海的著名歌手朱仲禄学唱“花儿”;到大学时,又向唢呐专家赵春峰请教民间曲牌和锣鼓经;更有在陕北绥德“三十里铺”村借宿的难忘之夜。在陕北靖边窑洞旁搜集民歌;在广东惠州、汕尾、珠海等地听渔妇唱渔歌,与渔民出海捕鱼,并在船舷旁与他们共酌佳酿;在广西百色地区听壮歌;在延安地区听、碗碗腔;在西安“易俗社”听秦腔;在洞庭湖畔听湖南花鼓戏;在台湾观赏当地原住民的歌舞;在黄河的渡船上,和船工一起执浆划船,听他们唱船夫号子,目睹他们“以性命与惊涛骇浪做生死搏斗”……这一切都是非常宝贵的生活阅历,是活生生的原材料及营养素,是它们哺育和滋养了我的音乐艺术躯体的成长和成熟,是形成我的音乐创作思想、风格、语言、手法的源泉。

 

家庭境遇的影响不可磨灭

我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早年留学英国,因抗日战争爆发,1938年中断学业归国。1941年9月,我诞生于湖南省安化县蓝田镇,几年后又随父碾转逃难到重庆。抗日战争胜利后,举家迁至上海。父亲因主办《观察》杂志,有力地揭露抨击国民党政府的腐败,被蒋介石通缉逃到北平,我也于1949年9月随父移居北京。

家庭环境和教育,给我带来了良好的人文教养以及勤奋好学的天性,形成了柔韧温和的个性。1952年我以3%的比例名额,考取了中央音乐学院少年班(1956年改名为“附中”),主修钢琴,后转为理论作曲专业。父亲鞭策我努力学习民族音乐,鼓励我要以傅聪、刘诗昆为楷模。1958年夏天,我以长笛独奏、钢琴独奏和木管五重奏等习作,报考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并被录取,但几天后却又被撤销了录取通知书。原因是有人贴出大字报,质问:难道以后人们还要演奏大右派儿子的作品吗?我看了大字报后,心中非常激愤!学院领导从爱惜和培养人才的角度出发,提出我可以进钢琴系学习,由附中的两位校长方堃和俞慧耕找我谈话。我冷静下来,接受了这个方案。

对于一位尚未涉世的少年来说,这个打击是巨大的,是无法弥补的伤痛。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有意识地磨砺自己的意志,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蜕变。二十多年来,我背负着沉重的包袱,谨言慎行,低调作人,唯一不变的,是愈发执着的作曲的抱负,踏上了更加自立奋发之途。

进入钢琴系后,在系主任易开基教授门下,我的钢琴演奏更加扎实。同时,一头扎进图书馆、唱片室,潜心自修作曲,去阅读、聆听有关作曲方面的资源。我深知,因为无法学到作曲系的课程,使我在作曲专业上先天不足,只有靠自己执着的理想与信念以及勤奋好学、善学善行的实践去探索追求。

 

chuwanghua 3

2017年6月,与夫人一起访问莫斯科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

 

早期创作 初露锋芒

我自学作曲的方式主要是向钢琴文献学习,我的老师就是贝多芬和肖邦!面对浩如烟海的经典文献,我更多地留意作品的创作手法、和声语言、结构织体等。这些优秀的钢琴文献,便成为了我这个“有心人”的祖师爷。同时我注重全面修养,广泛浏览各类书报杂志,聆听古今中外音乐。我喜爱绘画、书法、篆刻,还演话剧、说相声并主编壁报、黑板报。这些课余爱好大大开阔了思维,丰富了想象力,开拓了创造力,对于我的演奏和创作大有助益。

1961年,我创作了钢琴曲《筝箫吟》,这是一首独具中国风格、东方人文韵律气息的钢琴作品,彰显了我早期音乐创作的风貌和品味。同年,我又以京韵大鼓《风雨归舟》的素材,创作了《左手练习曲》以及具有浓郁民族风格的《八度练习曲:舞曲》等。

当时,我的创作即有不少的被编印成了教材,在全国各地音乐院校钢琴系(科)的教学中被广泛使用。“学习、尝试、探索”六个字成为我创作的座右铭。我向民间音乐寻求音调素材,向欧洲经典借鉴和声织体手段。从短小结构的乐曲入手,“组曲”“变奏曲”“前奏曲”“练习曲”等这一类短小体裁的原创作品,成为我60年代初期钢琴创作的主要形式。通过这些作品,形成并凸显了我在钢琴音乐创作中,对中国风格探索追求的雏型。

对于钢琴的大众化,我始终怀着一颗热忱的心。还是钢琴系的学生时,我就率先组织同学们把钢琴搬到电影院,在观众入场时,举行小型普及钢琴音乐会。大学毕业后,我更多地注重“舞台效果”和“听众喜好”,少了一些清高的君子气,去掉一些闭门造车的理想主义高调。我揣摩听众的所思所想,奏些他们熟悉的歌,弹些他们喜欢的调,同时把那些欧洲古典、浪漫、印象、现代的钢琴技巧,尽可能地吸收融汇到一首首“中国作品”中来,让这“洋”乐器也说说咱们的“中国话”。

 

时代动荡 变革演进

大环境在不断变化,文艺创作的“革命化、群众化、民族化”成了音乐界的旗帜和目标。吴祖强在《储望华钢琴作品选》的《序言》中说:“也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望华那些年不少钢琴曲的写作其实都是在背负着巨大家庭政治压力下完成的,这太艰苦了。我想,让多些人了解这一点,也许有助于增进对他的音乐的理解。”②

1963年秋天,我从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毕业并留校工作。1963年和1964年连续改编了两首钢琴独奏曲《解放区的天》和《翻身的日子》。这两首乐曲是响应 “三化”之作,是时代的产物,五十多年久演不衰。

1969年,我参与了《黄河》钢琴协奏曲的改编,并做为主要执笔人之一,对钢琴独奏部分做出了贡献。之后,我又改编了《二泉映月》,创作了《南海渔童》等作品。改革开放后,创作了《新疆随想曲》,并在江定仙教授的指导下完成了《第一钢琴奏鸣曲》等作品。

80年代初,我深感自己所学所知浅薄浮窄,专业学术根底差,思变求学的愿望强烈,遂于1981年底,报考了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音乐系音乐硕士并获得奖学金。我在攻读硕士期间所写的大部分都是非钢琴作品,创作领域扩展到交响乐、室内乐及其他器乐和声乐作品,并且大都有机会由一流的音乐家公演,大大地增强了我音乐创作的经验。

1986年,澳大利亚音乐中心接收我为常任代表(Full Representation Member of The Australian Music Centre),1987年荣获了澳大利亚迈基作曲比赛大奖(Albert H.Maggs Compisition Awards),给我音乐硕士学位的学习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说来真巧,我获奖这一消息还是时任中央音乐学院院长赵沨当面告诉我的,他当时正在墨尔本大学访问。赵院长是我的恩师,当年我能进钢琴系,大学毕业能留校工作,个人作品音乐会后为我在《人民音乐》撰文,出国留学时为我写推荐信……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关键时刻,赵院长都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将永远铭记!

 

chuwanghua 4
2017年6月,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公演《黄河》钢琴协 奏曲,担任钢琴独奏

 

传承吸收 不断追求

钢琴艺术中,和声永远是第一位的。钢琴的魅力,除了它宏伟的“铿锵之声”和绚丽多姿的色彩以外,“多声”便是它有别并胜于其他一切乐器的先天优势。每当我聆听肖邦、拉威尔的钢琴曲时,特别痴迷于它们的和声语汇,即便是听贝多芬的奏鸣曲,在恢弘的结构张力下,正是一个又一个的和声连接造成了旋律有所依托、有所支撑,节奏与动力通过和声的平台展现给听众。

我是钢琴专业出身,写钢琴作品,一向非常重视“钢琴化”,充分发挥这件乐器的特色,把多声及和声的思维做为钢琴音乐创作的第一要务。即便是在即兴演奏时,也先在脑子想到“预设和声”,通过手指在琴键上瞬间迸发出来。实践中我深谙,从贝多芬到肖邦,这些作曲大师们本身都是杰出的钢琴家,是他们创作的丰富的和声及织体吸引着听众们聆听,吸引着演奏家去演奏。在钢琴作品中,和声犹如骨骼,织体就象是美丽的肌肤。“可弹性”,绝对是一首钢琴作品能够生存和成功的首要条件。织体的选用、触键标记及踏板标示,都显示了一位作曲家对钢琴乐器性能的充分了解和发挥。弹奏欧洲钢琴经典作品,于我恰恰是深入学习和研究这些作曲家如何把钢琴表现力不断发展、提升和扩充的过程。看看那些三百年以来一本又一本的钢琴乐谱,其织体的演进真是层出不穷、变化多端、扑朔迷离,向人们传送出丰富、优美、多姿多彩甚至光怪陆离的声音。这些都必须在我们自己的长年实践中,与中国风格、语境和社会听众对接,才能不断发扬光大,创造出我们中国所特有的织体手法。

在海外进修期间,我最大的感受是,知道了20世纪“新音乐”的多元化,“现代派”作曲技术也是多元的。我开拓了原先有限的钢琴创作思维,创作了多种不同形式体裁的作品,掌握和应用了大型交响乐队的配器法。即使是钢琴曲的写法,也打开了新的思路,如1982年创作的钢琴组曲《灵隐之声》。再如2014年我应委约创作的《小星星变奏曲》,比起1974年写的《闪闪红星放光彩》,同样是写星星,两首钢琴曲的语境手法已是大相径庭!但如果深入分析两首钢琴曲诞生的不同时代、创作风格的演进及作曲技法,就不难发现是出自同一作曲家的手笔。

我不尚空谈,努力追求从键盘和谱纸上把我的所思所想表达出来,力图在每一首新创作钢琴曲的旋律、和声、织体、节奏、结构之中,哪怕只有一点点新意和创新,便是有所收获、有所前进。写萨克斯管协奏曲,写手风琴协奏曲,就是志在自我挑战,以本人的自身经历、自身特点、自身弱势和自身强项,去找到定位、追求和奋斗的目标。

 

chuwanghua 5

2010年10月,在厦门大学艺术学院与鲍蕙荞合作《18 首钢琴四手联弹》世界首演Terms

 

探索与尝试

下面介绍和分析我在钢琴创作探索中比较有特色的一些尝试,这涉及到我钢琴作品的个人独特风格。

首先探讨二度的魅力。在音程中,每一种音程都具其本身所特有的功能、音响、色彩。为什么我在许多钢琴作品中那么频繁地使用二度呢?笔者仅就和声语汇中的“二度”研究,做一些分析和观察,继而找出一些带有普遍性的特征。

使用二度比较极致的例子是我在2003年创作的《茉莉花幻想曲》,全曲出现了180个各种不同类型的二度音程。主旋律在左手出现之前,右手的前奏,二度音程频频飘忽在高音区,以五连音的节奏背景,营造出一种“茉莉香溢四方,花瓣残落各下”的氛围,衬托着左手浓郁的旋律,把江南民歌的清幽、秀丽、委婉都尽含其中。各种二度以五连音的节奏形成一种伴奏织体,巧妙地发挥了钢琴的色彩和技巧,听上去别有一番东方之美,也隐含了花瓣残洒之趣,或许增添了几许曲调中的忧郁伤感的情愫。

1964年改编的独奏曲《翻身的日子》,在主旋律中加了一连串二度,在钢琴键盘上模仿板胡的滑音,富有浓郁的民族风格。这是我在五十七年前初步尝试和探索钢琴民族风格所跨出的重要的一步。从《翻身的日子》到《茉莉花幻想曲》,同样的“二度”在不断地演变和发展。经历了四十年的历史跨度,从“搞三化”到“文革”,从改革开放到我留学澳洲,学了“现代派”,写了交响乐,又回到“改编”。此一“改编”不同于彼一“改编”,思路、手法、语汇都有了新意。但二度还是二度,中国风情还是中国风情,一听还是很明显的储望华风格。

1972年,我改编《二泉映月》时,反复吟唱原曲如泣如诉的旋律,打开思维及想象的空间,把阿炳的旋律尝试在钢琴上再现。这不可能仅仅是在钢琴键盘上简单地重复二胡的音调,也不能仅局限在模仿二胡的音色上,因为二胡独奏和钢琴独奏太不同了,它必须“钢琴化”,要在键盘上深入地去尝试探索寻觅,从表现“泉水”“月色”入手,让原曲的思想感情在钢琴独奏中发扬光大。通过钢琴表演,熔单音、双音、八度、琶音、复调、和声、装饰音、左右手、高低音于一炉,充分发挥钢琴乐器色彩性和多声性的特长,在和声、织体这两个要素手法上狠下工夫。这首钢琴曲的和声语汇中,“二度”随处可见,流动于旋律和织体之中,成为了一种不可或缺的和声语汇。

凡在钢琴单音旋律中加缀二度的,此类统归为“韵味”而作;另一类,则是作为和声语言,大量运用二度,旨在化解、舒缓或打破西洋传统和声中以三度为基础、组成三和弦的功能性作用,转化为汉族风格调式和声。所以二度已不是一个简单的音程,它可能是单音旋律的一部分,可能是多音和声的一部分,也可能是繁复织体的一部分,更可能是强调或突出某种节奏重音或韵律的一部分。它或似一种“万能胶”“万能钥匙”“万能扳子”,有着机动灵活、轻巧灵便的多重功能。大家可以在我六十多年的很多钢琴作品中,听到有冲击、刺激、紧张的二度;有诙谐、俏皮、逗趣的二度;有恬静、淡然、亮丽的二度;有浓郁、凝重、深沉的二度。同样的二度,在不同的音乐感情氛围中,在不同的音区音域里,在旋律或伴奏中,匿迹于和声中,沉浮于织体里,千变万化,层出不穷,其魅力尽显无遗。

此外,大量地使用装饰音也是我钢琴探索尝试的语言技法之一。装饰音对塑造曲调的音乐形象、增加乐句的生动感、亲切感,都有着“画龙点睛”的功效。装饰音成为我的钢琴音乐特征和内涵的一部分,成为形成我个人独特风格的一部分,成为我旋律、曲调和乐句走向中民族情结的展现点,也成为我建立及展现和声、节奏等平台的钢琴织体中的重要环节。

当然,除了大量地使用二度或装饰音手法之外,我在钢琴作品中运用的和声语汇、节奏特征及人文气质等方面,也都具有鲜明的个性而迥然不同于其他中国作曲家。在半个多世纪的尝试和探索中,我紧紧地牵着“和声及韵味”这个“牛鼻子”,把传统及现代的西洋和声与中国本土声韵腔调做有机协调的糅合。西洋三和弦、七和弦以及七声音阶听起来有点“洋”,汉族调式五声音阶很纯、很“土”。二者虽不至于水火不容,但要把它们妥帖地摆放在一起,也得动些脑筋,要找到适合的共存点,要发现和制造互动、互融、互补、互结的时机,要创造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平台和环境,双方均应以多元、宽容、妥协、开放的心态去接纳对方。而这一切只都荟萃在一首并不很大的中国钢琴作品中,作曲者应是对“学兼中西”有过感受和经历,而且应有一定雅量和远见,能把握中西文化的人文共性、审美同趣、哲理同思。多元化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渗透到了一切领域,甚至潜移默化地钻到了钢琴黑白键盘的缝隙里,而我正是这样的践行者。

 

从钢琴走向乐队,从中国走向世界

1982年是我人生和事业重要的年份。这一年我走出国门,人生翻开了新的一页。也正是从这一时刻起,我的心中埋下了“华夏情怀”的种子在新的环境和土壤中萌发出新的枝芽,使我有了进一步深入探索中国风格的新起点,让我找到了中国听众和国际听众相契合的共同点。

自1983年以来,我创作的交响诗、交响乐、钢琴协奏曲、萨克斯管协奏曲、手风琴协奏曲及室内乐、声乐、打击乐等作品,分别在墨尔本、香港、台北、厦门、深圳、北京、上海等地公演,受到广泛的欢迎。

我想特别介绍我于1990年创作的交响乐《丝绸之路》。这个题材对于作曲家来说,具有很大的地域时间的想象空间。我用大型交响乐队编制,音乐风格既浪漫又现代,音乐语汇中西共融,无调性及有调性并存。我想通过色彩绚丽的交响配器手法,用音乐语言来描述历史画卷。三乐章的交响乐中融汇了不同地域的音乐舞蹈,人文情怀和自然景观,沙漠岩壁,风沙雨雪,在荒无人烟充满荆棘的道路上,前赴后继。表达了我对生命的热爱,对于执着奋进精神的赞美。

2019年2月14日,我完成了钢琴协奏曲《我的祖国》。当天我在家里举行了一个小范围的新作品试奏会,很荣幸请到了谭盾。在二十多分钟的时间里,我在钢琴上弹着总谱,谭盾一直为我翻谱。他说:“储老师的这部作品非常感动我,是他的一部呕心沥血之作。”同年11月14日作品世界首演时,刘诗昆发来贺信说:“为中国又多了一首出色钢琴协奏曲高兴。”

 

chuwanghua 6

chuwanghua 7

2019年2月,谭盾作为第一位听众试听钢琴协奏曲 《我的祖国》

 

21世纪以来,我多次在中国各大城市举行“华夏情怀——储望华钢琴作品音乐会”巡回演出。委约我创作的信函从世界各地纷至沓来。我的音乐作品在世界各地被广泛研究,仅中文世界便已有五百多篇研究我作品的文章发表。在美国有人专门研究我钢琴作品而获得博士学位,在澳洲有人专门指挥我的乐队作品研读博士学位。2019年,上海音乐出版社出版了我六十年来的全部钢琴独奏作品《储望华钢琴作品集》(分上下两册套装),我还荣幸地成为上海音乐出版社的签约艺术家。从2016年开始,中国香港地区举办的“肖邦(李斯特)纪念奖”国际钢琴公开赛中,增设了“储望华荣誉奖”和“储望华作品最佳演奏奖”;之后在上海举办的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中,也设置了“储望华作品最佳演奏奖”;2019年8月在广东省东莞市,由香港国际音乐家协会举办了“储望华钢琴艺术节”。上述项目的设置不仅是对我的鼓励和鞭策,更是对中国钢琴作品教学演奏的推动。

 

chuwanghua 8

2013年12月,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举行“储望华交响乐. 钢琴作品音乐会” (指挥-邵恩)谢幕,刘诗昆上台致贺辞

 

chuwanghua 9

2019年11月,被上海音乐出版社聘为签约艺术家

 

chuwanghua 10

2019年8月,广东省东莞市举行“储望华钢琴艺术节”

 

我对于中国钢琴作品走向世界舞台充满了愿景。期望着有一天,有更多外国人在世界各地演奏中国钢琴作品。人们听到的中国钢琴音乐,一定是清新的音调、旋律、和声、织体、节奏、色彩,充满了“中国风情韵律”,饱含风土历史人文沉淀,具有含蓄、苍劲、深沉、挺拔的内涵。它有别于欧美风情,有别于古典、浪漫、印象、现代主义的音乐,同时又从上述历史流派中借鉴汲取了大量有益的技术手法,不断创造发展中国钢琴艺术的新作品,让中国人认可并为之骄傲,让外国人认同并为之欣赏!

这正是我持之以恒的“华夏情怀”创作理想,正是我的“中国梦”!

 


注释:①②《储望华钢琴作品选集》“序言”,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2001年版,第8页。

 


储望华 旅澳华人作曲家、钢琴家,《黄河》钢琴协奏曲主要执笔人之一

 


附录

储望华音乐创作总目录

一、钢琴独奏

1.《江南情景组曲》(1959)

2.《第一变奏曲》(1960)

3.《儿童小曲两首》(1960)

4.《筝箫吟》等前奏曲六首(1961—1975)

5.《八度练习曲:舞曲》(1961)

6.《练习曲“风雨归舟”》(1961)

7.《解放区的天》(1963)

8.《翻身的日子》(1964)

9.《豫乡情》(1965)

10.《第一叙事曲》(1966)

11.《二泉映月》(1972)

12.《红星闪闪放光彩》(1974)

13.《第二叙事曲》(1974)

14.《织鱼网》(1974)

15.《南海渔童》(1975)

16.《小松树变奏曲》(1975)

17.《新疆随想曲》(1978)

18.《中国民歌七首》(1978—1998)

19.《春江舟影》(1980)

20.《随想曲第一号》(1980)

21.《第二变奏曲》(1980)

22.《第一奏鸣曲》(1981)

23.《随想组曲—灵隐之声》(1982)

24.《中国民歌简易钢琴曲19首》(1985)

25.《随想曲第二号》(1990)

26.《小奏鸣曲》(1999)

27.《即兴曲》(2000)

28.《前奏曲与托卡塔》(2000)

29.《一条大河》(2001)

30.《左手前奏曲“满江红”》(2002)

31.《茉莉花幻想曲》(2003)

32.《第二奏鸣曲》(2005)

33.《小星星变奏曲》(2014)

34.《随想变奏曲》(2014)

35.《星云颂》(2016)

36.《托卡塔》(2019)

(以上作品为上海音乐出版社于2019年出版《储望华钢琴作品集》(上下册))

 

二、钢琴四手联弹

1.《城市舞曲》(2007)

2.《翻身的日子》(2009)

3.《中外通俗名曲钢琴四手联弹18首》(2010)

(以上作品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2010年)

 

三、钢琴协奏曲

1.《第一钢琴协奏曲“竹”》(1985)

2.《第二钢琴协奏曲》(1987)

3.《第三钢琴协奏曲“城市少年”》(2004)

4、《第四钢琴协奏曲“我的祖国”》(2019)

 

四、交响曲

1.交响诗《灰烬星期三》(1984)

2.交响诗《秋之泣》(1986)

3.交响乐《丝绸之路》(1990)

 

五、室内乐、声乐及乐队作品

1.《渔岛之歌》钢琴、小提琴、大提琴三重奏(1978)

2.《第一弦乐四重奏》(1983)

3.《关山月》(李白诗,为女高音和八重奏)(1983)

4.《月下独酌》(李白诗,为女高音和小乐队》(1985)

5.为多种打击乐《十面埋伏》(1988)

6.合唱《华夏情怀》(无词歌)(1998)

7.《中音萨克斯管协奏曲》(2013)

8.《巴扬自由低音手风琴协奏曲“生命之歌”》(2016)

9.无伴奏合唱《清明时节雨纷纷》(2018)

 

六、与他人合作的的钢琴作品

1.《蝶恋花》钢琴与合唱及乐队协奏曲(1962)(与郭志鸿等人)

2.双钢琴《农村新歌》(与殷承宗)(1965)

3.《黄河》钢琴协奏曲(1970)(与殷承宗等人)

4.《“国际歌”颂》钢琴协奏曲(1972) (与陈培勋)

5.钢琴独奏《十面埋伏》(1973)(与殷承宗等人)

6.《南海儿女》钢琴协奏曲(1974)(与朱工一)

7.钢琴独奏《迎来春色换人间》(1974)(与刘诗昆等)

8.《飞行》钢琴协奏曲(电影音乐)(1981)(与傅庚辰)

 

七、主要音乐著述、评论、学术研究文章:

1.《演奏〈黄河〉,超越〈黄河〉》,《储望华音乐艺术文集》“代序”,安徽文艺出版社,2013年。

2.《〈黄河〉钢琴协奏曲是怎样诞生的》,原载澳大利亚《华声报》,1993年8月,《人民音乐》1995年第4期全文转载。

3.《“集体创作”的年代》,《钢琴艺术》,1999年第4期。

4.《我和民间音乐》,《当代音乐》,2015年8月号。

5.《“身份”和中国音乐》,《当代音乐》,2015年9月。

6.《读〈“新世纪中华乐派”四人谈〉杂感》,《人民音乐》,2004年第2期。

7.《对“高雅音乐,为什么是‘高’”的质疑》,《人民音乐》2006年第4期。

8.《目标“多元化”——关于交响音乐创作问题的另一种思考》,《人民音乐》,1989年第1期。

9.《思考与期待》,《人民音乐》,2007年第3期。

10.《建立中国钢琴学派》,《人民音乐》,2011年第2期。

11.《安洁拉. 休伊特的巴赫 充满了人性化的巴赫》,《钢琴艺术》,2009年第4期。

12.《我为什么喜欢贝多芬》,《钢琴艺术》,2004年第1期。

13.《华夏琴声 中国气质》,《钢琴艺术》,2005年第12期。

14.《杜鸣心与〈水草舞〉》,《钢琴艺术》,2008年第3期。

15.《漫谈钢琴独奏曲〈二泉映月〉》,《钢琴艺术》,1999年第1期。

16.《漫谈钢琴独奏曲〈新疆随想曲〉》,《钢琴艺术》1999年第2期。

17.《漫谈〈翻身的日子〉〈解放区的天〉两首钢琴曲的改编》,《钢琴艺术》,1999年第3期。

18.《谈钢琴独奏曲〈茉莉花幻想曲〉的改编》,《钢琴艺术》,2005年第10期。

19.《你是否留意——储望华钢琴作品中的二度、装饰音和七和弦》,《钢琴艺术》,2008年第10、11、12期。

20.《提高钢琴初学者的视谱能力》,《钢琴艺术》,2007年第5期。

21.《浅论钢琴教学中的“音量平衡”》,《钢琴艺术》2000年第6期。

22.《钢琴教学的曲目选择》,《钢琴艺术》,2001年第11期。

23.《“全方位”钢琴教学》,《钢琴艺术》,1999年第5期。

24.《漫谈即兴》,《钢琴艺术》,2007年第5期。

25.《实践与训练——你能够即兴演奏》,《钢琴艺术》2008年第1至12期。

26.《我的老师——作曲家江定仙》,《人民音乐》1983年第7期。

27.《回忆我音乐硕士的学业历程》,《钢琴艺术》,2010年第9、10期。

28.《时间的艺术——时间与现代文明》,《储望华忆父谈艺录》,安徽文艺出版社2013年版。

29.《父亲储安平之死》,《三联生活周刊》,2008年第37期。

30.《储望华音乐艺术文集》《储望华忆父谈艺录》,安徽文艺出版社2013年版。

 

 

*原文载《人民音乐》2021年第6期

 

特约责编 张弦 (排版 盛汉)

 

相关文章

唐荣丨论杨立青的音乐创作 文章来源: 《音乐艺术》,2021年第1期
发布于 11 07 2022
杨燕迪|音乐评论家的“内功”修炼——论八项追求 文章来源: 《中国音乐》2022|作曲理论与作品分析 第三期
发布于 30 06 2022
甘绍成、王正亭 │现代歌剧《成都茶馆》的创作与舞台呈现 文章来源: 《音乐探索》2022年第2期
发布于 28 06 2022
李吉提 │ “弱鸟先飞”与“滴水穿石”——歌剧《鸾峰桥》音乐创作谈 文章来源: 《音乐创作》2022年第2期
发布于 27 05 2022
乐讲谈 | 和声分析中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
发布于 27 05 2022
为什么没人写贝多芬那样的音乐了?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5 04 2022
好诗不等于好歌词,好歌必定源于生活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8 03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