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笑男│从“孤勇者”到站上最高领奖台

18 05 2022  音乐周报   人物 - 人物故事  103 次阅读  0 评论

手风琴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青年教师、青年作曲者,许笑男身兼三重身份。许多事情“当下做的时候没觉得辛苦,但回头看,也惊讶自己怎么能同时完成这么多事情呢”。在他心底,他知道,中国的手风琴事业,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有人去做。

 

520,由于谐音“我爱你”,使得5月20日逐渐成为一个爱人之间彼此表达爱意的日子。今年的5月20日,手风琴演奏家许笑男将与妻子、中央音乐学院管弦系钢琴艺术指导教师许歌卉,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一场名为“你在我身边•琴键上的Tango”的音乐会。两人是夫妻,也是一个重奏组合。近期,由于北京疫情原因,许多演出取消或延期,但夫妻俩还是认真地准备着音乐会上的曲目。

手风琴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青年教师、青年作曲者,他身兼三重身份。许多事情“当下做的时候没觉得辛苦,但回头看,也惊讶自己怎么能同时完成这么多事情呢”。在许笑男心底,他知道,中国的手风琴事业,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有人去做。

 

兴趣班里的“孤勇者”

1990年出生的许笑男,给人一种沉稳、内敛的感觉。不仅是现在,从小他就是一个稳稳当当的小男孩。6岁时,父母送他去上兴趣班,跟随冯健老师学习传统低音手风琴。“最初我和二三十个小朋友一起上集体课,主要练的就是中央音乐学院考级的曲子,正是那些曲子点燃了我对手风琴最初的兴趣。”学着学着,当初一起学琴的同学陆陆续续放弃了,三年多后,只有许笑男还在继续学琴,“这时就变成了我和老师上一对一的课。”

一到周末,小区里的小朋友都在外面玩。而许笑男一家,爸爸背着手风琴,妈妈拎着乐谱包,一家人“浩浩荡荡”学琴去了。

从9岁开始,许笑男连续5年参加北京国际手风琴比赛,每次都能获得一个奖项。“可能每年暑假能去北京参加比赛,顺便在北京旅游,这是我小时候觉得最有吸引力的事情吧。”每次参加比赛,都能带回来一个奖杯。这对小时候的许笑男来说,给他平日的练琴带来更大的动力。

通过比赛,许笑男知道原来手风琴不只一种。比赛期间,会有国外手风琴演奏家的音乐会等一系列活动,他在活动中了解并喜欢上了自由低音手风琴的声音,于是从2001年9月开始,改学自由低音手风琴。每周从秦皇岛赶到天津,跟随天津音乐学院教授孟辉学习。2003年3月,许笑男改学键钮式自由低音手风琴(即自由低音巴扬)。

2004年是许笑男学琴路上的重要转折点。这一年,我国手风琴演奏家、教育家曹晓青从德国回国,在中央音乐学院建立了手风琴专业。同一时期,许笑男开始跟随曹晓青学习手风琴。跟随曹老师学习不到一年,曹老师便带许笑男参加了第29届意大利卡斯特费达多国际手风琴比赛。这次国际比赛,曹老师只带了两名学生参赛,一个是当时中央音乐学院大一学生戴钰,另一个就是15岁的许笑男。这是许笑男第一次坐飞机,也是他第一次出国,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他兴奋得几乎没睡觉。同行的还有许笑男的父亲。父亲是一名记者,从小就培养许笑男把自己的经历、当下的感受,通过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经过两轮比赛,许笑男获得了少年组的第一名。他在此行的随笔中写道:“(获奖后)人们不停地与我握手、拥抱,祝贺我和我的老师,祝贺中国选手的成功。‘CHINA’‘CHINA’的叫声,在我们走过的地方不停地响起。一种为祖国争光的荣誉感油然而生。”而另一位选手戴钰也获得青年组第一名,他们分别成为该比赛少年组、青年组中,首位获第一名的中国人。在曹晓青的培养下,中国的手风琴青少年,开始在世界舞台崭露头角。

回国后,许笑男没来得及倒时差就赶紧去学校上课了。他还记得重新回到班级,一进教室,好多同学围过来问他比赛成绩怎么样,当得知他拿了一等奖,同学们都很惊讶,也很羡慕。在其他同学还不清楚自己未来做什么的时候,许笑男已经取得令人羡慕的成绩。由于当时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没有手风琴专业,许笑男也从没想过自己会去上音乐学院附中。直到2004年秋季,许笑男得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将开设手风琴专业。是去读附中,还是升入普通高中,成了摆在他面前一个两难的选择。但回想起自己站在国际舞台上演奏时,那种沉醉于音乐的状态,还有得奖时的兴奋,许笑男决定去考音乐学院附中。“至今回头看,当年这个决定是对的。因为选择了音乐,让我的人生变得格外精彩。”

凭借优异的专业课、文化课,许笑男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手风琴专业,成为第一届手风琴学生。

 

站上最高领奖台的中国人

2005年9月,许笑男正式进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学习。报到当天,办完一系列入学手续之后,他就扎进琴房练琴。“可以在白天精神头最足的时间尽情地练琴,实在是太幸福了。”附中期间,他始终在琴房楼的913琴房练琴。四年间,他总是坐在靠窗户的地方,后来地面上被椅子磨出了四个小坑。

在附中阶段,许笑男给自己定的目标是:要获得世界手风琴青年组比赛的第一名。经过两年的努力,2007年,在第44届德国克林根塔尔国际手风琴比赛中,许笑男如愿获得了青年组第一名。此时,正在读高一的他,又给自己定下了下一个目标:世界比赛成人组第一名。

2009年,许笑男以高考文化课582分、专业保送的优异成绩,进入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手风琴专业,继续跟随曹晓青学习。大二那年,他参加了2010年在莫斯科格涅辛音乐学院举行的第五届莫斯科国际手风琴比赛。手风琴是俄罗斯的“民族乐器”,参赛者的演奏水平极高。加之这个比赛5年举办一次,堪称世界上最重要的手风琴赛事之一。这是许笑男首次参加成人组的比赛,比赛分为三轮,最后一轮是与弦乐队合作,演奏一首协奏曲。此前,许笑男从没有和乐团、指挥合作过。“当天的指挥对我很友善,通过眼神给了我鼓舞,我们的配合也很默契。”他非常喜欢这种合作的感觉,“平时,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练习、表演,很少甚至没有机会和很多人共同完成一个作品。那种共同营造的氛围,就像是把很多线拧成了一股绳,身处其中,被音浪环绕,是非常享受的。”能在比赛中做到享受舞台,这样的状态十分难得。最终,许笑男获得了该比赛古典独奏家组的二等奖。

一年后,第61届手风琴世界锦标赛在意大利举行。再次来到意大利,带队的还是曹老师。许笑男不由回想起,能够让他下定决心选择音乐这条路的,正是当年那次意大利的比赛,只不过这次,许笑男参加的是古典独奏家组别的竞争。古典独奏家组是面向全世界的成人演奏家而设立的,是比赛中难度最高的组别之一。颁奖前,组委会通知许笑男,比赛结果公布后,他要在台上演奏一曲。“我一听,心里就兴奋了,说明我应该是有名次的,但第几名,当时还不敢去想。”所有进入决赛的选手们集体登台,组委会主席现场宣布获奖名单。从第三名到第二名,许笑男的名字没有出现。最后公布:第一名,许笑男。这一刻,许笑男觉得自己仿佛就像站在奥运会赛场上的运动员,为国家争了光。甚至在他心里,已经升起了一面五星红旗。这是该赛事自1951年创办以来,中国人第一次获得古典独奏家组第一名,这也是他首次获得世界比赛成人组的第一名。

比赛结束后,组委会主席兴奋地和许笑男,以及他的老师曹晓青说,“你们为手风琴世界锦标赛书写了新的历史。”同年,他入选首届中央音乐学院拔尖创新人才计划。

2012年,许笑男继续在一系列国际顶尖比赛中夺冠:第49届德国克林格塔尔国际手风琴比赛艺术家组第一名,意大利第65届世界杯手风琴锦标赛世界杯组第一名,第37届意大利卡斯特费达多国际手风琴演奏家组第一名。

2015年第十届中国音乐金钟奖设立了手风琴比赛,这也是金钟奖自设立至今,惟一一次手风琴比赛。正在读研究生三年级的许笑男历经三轮比赛,获得了金奖。至此,许笑男获得了国内外各种高水准比赛的大满贯。在2019年以及2021年的金钟奖比赛期间,设置了“金钟之星”音乐会,邀请曾经的获奖者来到比赛城市,进行展演。作为金钟奖历史上惟一一位手风琴获奖者,许笑男很重视金钟奖舞台的表演。两次他选择的都是中国作曲家的作品,同时也是具有一定演奏难度的作品。“我很希望在这个舞台上,展示出手风琴的表现力。”

 

成为“大厦”的一块“砖”

在附中读高二时,许笑男就参加了学校为演奏专业开设的作曲班。“当时我们的老师是陈长风,他特别认真,我们写下的每一个小节,他都会点评,带着我们修改。”在附中期间,许笑男创作的手风琴作品《春天的歌声》,后来获得了全国“金杯”手风琴新作品征集比赛儿童作品一等奖。之后,这首作品还被“哈尔滨之夏”国际手风琴比赛列为少年自由低音组比赛的规定曲目。进入大学之后,许笑男辅修了作曲专业,先后跟随作曲家秦文琛、郝维亚学习作曲。他越来越多的作品,成为了国内手风琴比赛的规定曲目。工作后这几年,许笑男坚持为手风琴创作作品,服务于教学和社会。许笑男的妻子许歌卉说,他是一个很轴的人,“他作曲时,经常一整天待在房间里不出来。想和他一起逛街、出门吃饭,他都不去。就在房间里写写写。”

除了演奏经典作品和自己创作的作品,许笑男还积极与作曲家们合作,首演了储望华《生命之歌》、徐昌俊《凤点头》、李博禅《目送》、白超《天之音云之响》、Hermosa Gorka《正在》、Petri Makkonen《我的祖国》等作品,这些作品在中国当代手风琴文献中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2016年,许笑男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从小在中央音乐学院里学习,当他自己成为老师时,他感到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以前,我只要想自己怎样才能更好。当了老师以后,怎样把学生教好成了我最重要的任务。”工作后,他时常回忆当年曹老师是怎样教他的,“曹老师把我们带到了世界舞台上,如今我也成为了音乐学院的老师,我得让我的学生们能在各个方面超越我,展现当代中国手风琴青少年的风采,实现俞峰院长所说的‘为国争光,为国所用’。我得做好他们的‘垫脚石’。”

去年6月,许笑男拿到了中央音乐学院表演博士学位。同年,他成为学校键盘教研室副主任,担负起学科建设的工作。现在,他还在为中央音乐学院的手风琴考级编写教材。从事教学后,他发现国内缺少手风琴方面的教材、书籍,就压缩自己的休息时间,历时三年翻译了一本用德语、英语双语写成的手风琴乐器法教材。

今年4月,他在北京一家博物馆里举行了一场“多彩的手风琴”音乐普及讲座。“自由低音手风琴的声音有其独特性,我希望多一些机会,让大家可以近距离地听到它的声音。”讲座结束后,很多家长围上来询问手风琴的价格、演奏难度等细节。“可见还是要多做一些手风琴的普及工作。”许笑男说,今年,吴氏策划将为他们夫妻俩在北京、广州、武汉、苏州等地举行重奏音乐会。许歌卉说,“在国内,有那么多的钢琴琴童,手风琴也有很好的群众基础。但这两件乐器的重奏在国内并不常见,希望我们的演奏能为大家带来新的体验和思路。”

许笑男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源于本心,并真心希望能做好,“手风琴本身是一个从19世纪才开始渐渐发展起来的年轻乐器,而自由低音手风琴又是其中的‘小辈儿’,目前还处于多种形制并行、交互发展的阶段。中国的手风琴事业,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去做。”正因为早年间手风琴在国内的风靡,才涌现了曹晓青等一批演奏家、教育家。又在曹老师一代教育者的培养下,有了今天80后、90后的一批自由低音手风琴演奏者。“我相信,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未来会声声不息,有更优秀的手风琴人才出现,不断探索中国手风琴艺术。”(文 | 纪晨)

 

文章标签(2)

相关文章

手风琴演奏家、教育家利普斯教授讲座圆满举办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
发布于 01 07 2022
陈伟亮和他的手风琴乐团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2 03 2021
为疫情而作的室内乐《飒》获国际认可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9 06 2020
让手风琴重回大众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5 12 2019
任士荣:社会需要就是幸福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3 02 2016
任士荣 义务教盲人学习手风琴的音乐泰斗 文章来源: 北京青年报
发布于 02 02 2016
音乐教育家杨帆:让“小作品”也能有“大气魄” 文章来源: 四川日报
发布于 09 01 2015
手风琴:感受斯拉夫的孤独与热情 文章来源: 环球时报
发布于 09 02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