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上音交流会一瞥

11 04 2005  中国音乐学网   演出 - 上海  443 次阅读  0 评论

今天上午(4月11日9:00)贺绿汀音乐厅里人满为患,大家讨论已久的青年钢琴家郎朗来到上音进行音乐交流。杨立青院长和钢琴系杨韵琳副主任分别做了简短的介绍,在热烈的掌声中,郎朗从观众席中健步上台,果然是潇洒倜傥,直率的致谢词宣布了“交流会”的正式开始。(杨立青院长讲话)郎朗无疑是一位钢琴表演艺术的年轻天才,他在讲解过程中以夸张的表情和动作做出的对层次的要求,对设计好的感情表达的控制,一下子拉近了音乐...

今天上午(4月11日9:00)贺绿汀音乐厅里人满为患,大家讨论已久的青年钢琴家郎朗来到上音进行音乐交流。杨立青院长和钢琴系杨韵琳副主任分别做了简短的介绍,在热烈的掌声中,郎朗从观众席中健步上台,果然是潇洒倜傥,直率的致谢词宣布了“交流会”的正式开始。

(杨立青院长讲话)

郎朗无疑是一位钢琴表演艺术的年轻天才,他在讲解过程中以夸张的表情和动作做出的对层次的要求,对设计好的感情表达的控制,一下子拉近了音乐与大家的距离,以及他与大家的距离。

(台上的郎朗)

两位同学弹的分别是萧邦的夜曲OP.55之2(降E大)和拉威尔的帕凡舞曲,都有很不错的音乐表现。

现场引起狂热的是讲解结束后在大家的欢呼声中强烈要求下,郎朗爽快地开始了他的演奏,第一首是李斯特的PETRARCA十四行诗作品104,第二首是狂想曲第二,最后是一首比较安静的舒曼F大调幻想曲。尤其是匈牙利狂想曲,他弹的是HOROWITZ改编后“巨刺激”(郎朗语)的版本,哪里是在弹琴,简直是在玩杂技。炫技,绝对的炫技!技巧夸张方面相比HOROWITZ有过之而无不及———更粗犷沉重的低音、过分自由热烈的舞蹈节奏、巨大的强弱音响幅度对比,当然还有超级快速的音流!飞跑的八度琶音、癫狂的音阶、还有他配合音乐一会前仰后俯一会装作严肃文静的表情……统统让每个人如怀揣电光石火般大气都不敢出一直“坚持”到演奏结束。最后在他和他的音乐一起到达癫狂的那个和弦上时,随着他身体剧烈的后仰、琴凳的移位,场内终于如喷发的火山般呼喊成一片——如同“刑满释放”了!眼睁睁看着他和李斯特与HOROWITZ的决斗取得现场的“胜利”,那心情只能用过瘾来形容了。看着被祭上神坛已久的魔鬼作曲家和演奏家被自己人的一柄长剑刺杀的盔甲不留,我猜想,说不定大家当时还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快感在里头呢!

    郎朗当然是很成功的,作为我们二十岁刚出头的年轻钢琴家的代表,他的技术,他对音乐的个人化理解,他的表演才能,他随和的互动沟通,无法不令人倍感欣慰。不过,如果象他自我要求的那样,能够在演奏中对表演激情有所克制,在较大曲目的整体结构中也象他的细部结构那样明晰传神,在讲授表达中能让更多人明白他真正的想法——这些尽管有过分苛刻的嫌疑,但是,如果我们真心希望他成为成熟的一代钢琴艺术大师,那这些苛求就不应被看作是苛求,而是一种发自肺腑的热切期待!

说了这么多,我们还是看精彩的现场视频吧!

  

相关文章

考取职业乐团需做哪些准备?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31 03 2022
三音乐院校入选教育部首批虚拟教研室建设名单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4 03 2022
上海音乐学院举办盛一奇纪念音乐会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4 12 2021
中国爱乐乐团发布2021-2022音乐季 文章来源: 新芭网
发布于 28 09 2021
收获活态的文化传统,上音研究生赴龙岩采风调研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3 08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