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恒璐:理论研究并非音乐学术的终点

20 07 2020  音乐周报   出版物 - 图书资讯  361 次阅读  0 评论

作曲家姚恒璐用现代作曲手法体现出中国文化传统中的音乐语言风貌,创作出一系列现代音乐作品。其中,第一交响曲《升华》、为大型管弦乐而作的《虹》以及民族器乐合奏《一枝花》《落盘珠》《跋涉——无穷动风》等5首创作于上世纪90年代,作品总谱于近日出版,成为山东友谊出版社“中国音乐总谱大典”系列的重要出版物。

 

WeChat 圖片 20200720220851

1993年,姚恒璐(右1)与导师Philip Wilby(中)在Dewsbury音乐厅观看英国北方交响乐团演奏《升华》。

 

“在理论研究的基础上,发展音乐创作,音乐作品才能做到‘言之有理’。当我们找到古今中西的交汇点,达到文化、历史、美学、技术等各方面认知上的成熟,写出的作品才能有深度,才能实现中西融合、雅俗共赏,真正做到音乐品味中的‘言之有物’。从这点来看,理论研究并非是音乐学术的终点。”作曲家姚恒璐用现代作曲手法体现出中国文化传统中的音乐语言风貌,创作出一系列现代音乐作品。其中,第一交响曲《升华》、为大型管弦乐而作的《虹》以及民族器乐合奏《一枝花》《落盘珠》《跋涉——无穷动风》等5首创作于上世纪90年代,作品总谱于近日出版,成为山东友谊出版社“中国音乐总谱大典”系列的重要出版物。

 

WeChat 圖片 20200720220934

 

传统音乐的现代演示

 山东友谊出版社出版的两首交响乐与3首民族管弦乐作品,呈现出姚恒璐的作曲理念和音乐创作的阶段性成果。“每部作品的创作背后都有理论的支撑。吸收的创作观念多了,处理的手法就多样化,慢慢形成独特的个性,因而‘个性成就风格’。”姚恒璐创作的音乐作品,追求现代风格与中国音乐语言旋法的融合。

5首作品风格不同,在作曲技法、观念上各有所侧重,但主线条都是东方的、中国的,是传统音乐的现代演示。第一交响曲《升华》是一部集理性创作思维与人生哲理表达的作品,将音乐的戏剧性力量与抒情、抗争的表现手法融为一体。管弦乐《虹》融合新浪漫手法与民族地域风格,于1999年11月为厦门跨海大桥落成而作,以“虹”的色彩与姿态,比喻、讴歌跨海大桥所体现出来的人类智慧。两首作品的音频已于2009年由中央音乐学院环球出版社出版,总谱的出版弥补了作品“只有音响而无从对照总谱”的遗憾。

另外3首为民族器乐“特色合奏”的作品。其中,《一枝花》为弹拨乐队而作,主题取材于20世纪30年代由刘天华编辑出版的《梅兰芳京剧歌曲谱》(五线谱本);《落盘珠》为阮族乐器合奏而作,标题取自白居易所描写“阮”的一首诗词《和令狐仆射小饮听阮咸》,借用“简约”的展开观念,将一个核心主题以渐变式的发展、对比式的对置,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具有回旋与变奏相结合的结构特征;《跋涉——无穷动风》为民族弦乐队而作,音乐在快速“无穷动”的律动中,不断改变律动的节拍组合,并且一步步走向全曲的高潮,展示了人类在与外部世界抗争中表现出的机警果敢的精神风貌。

 

国际视野中的换位思考

 第一交响曲《升华》创作于1992年,是时年41岁的姚恒璐留学英国攻读作曲博士学位的第二年所作。作品以无调性的音程构思为基础素材,以偶然音乐无节拍(宏节奏)与各种变换节拍(微节奏)的律动相结合的总谱写作方式,构思了富有人生哲理意义的7个乐章的整体结构,创造性地设计了独具特色的音色结构。其中,中国大锣指出每次高潮出现时的结构点;独奏圆号先在舞台外演奏片段主题,随后逐渐靠近乐队,并在全曲的高潮之前加入到乐队中,演奏出完整的主题,寓意个体融入社会、协力同心发展的精神理念。

1993年9月,《升华》在英国中部城市Dewsbury音乐厅举办的“全英首届作曲博士研究生管弦乐获奖作品音乐会”上由英国北方交响乐团演奏了第七乐章,指挥为Paul Daniel。“作品非常中国化!(It’s very Chinese!)”英国利兹大学音乐学院教授、作曲家飞利浦·威尔毕(Philip Wilby)在《升华》中敏锐地捕捉到中国音乐的调式旋法走向。

“从西方视角诠释,反而对中国音乐元素更加敏感。‘偶然音乐无节拍’听起来是个外来词,实际上根源于中国古代音乐。中国音乐调式不能只在中国圈子里商榷,要有国际视野,学会换位思考。”创作《升华》期间,姚恒璐深受当代偶然音乐作曲技法的代表性人物鲁托斯拉夫斯基、潘德列茨基等人影响,为此曾专门出版专著《鲁托斯拉夫斯基的偶然音乐作曲技法研究》。

“理论多、作品少,是中国音乐发展史上的最大缺憾。音乐理论、技法研究,最终都要落实在作品上,只有音乐作品的印证才能使理论阐述得更加合理透彻。音乐理论家要有创作意识,作曲家则要有充分的理论根基。”姚恒璐表示,目前,演奏新音乐作品的音乐会仍然匮乏,出版总谱成为作曲家与听众交流的另一种“舞台”,在更广阔的时空中寻觅知音。

 

乐谱主导的音乐出版

“5首作品总谱版面干净,纸张考究,设计淡雅,出版工作是下了功夫的。”姚恒璐亲自校对总谱、调整版式,确保了乐谱的严谨。这5首作品的总谱也是山东友谊出版社“中国音乐总谱大典”系列的重要出版物。该系列由山东友谊出版社前总编张继红策划,目前已出版30部作品的总谱,包括作曲家王世光、刘文金、臧东升、赵季平、景建树、姚恒璐等人的代表性作品。

“在世界音乐出版历史上,乐谱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打造‘中国音乐总谱大典’系列图书的初衷是,为我国抢救和保护优秀作曲家总谱的版权,反映出新时期中国音乐创作的成就与发展水平,促进打造民族原创音乐品牌,推动优秀的国产原创音乐作品的创作和出版。”山东友谊出版社出版管理部副主任杨筱雅介绍,该系列入选“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和“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增补项目,四次获得国家出版基金资助,第一辑10卷获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丝路粤韵》(7卷)入选“国家音乐产业优秀项目奖励计划”。该系列今年还将推出《“黄河风情”组曲》《大漠戍边图》《永远的绿洲——河西走廊》3套民族交响乐作品的总谱。

 

 

文 | 卢旸

音乐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