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塬、张千一:从生活中来,一切都是情歌

06 01 2022  音乐周报   出版物 - 音乐视听  105 次阅读  0 评论

经过近一年的打磨,词作家屈塬和作曲家张千一的新专辑《一个都不能少——屈塬、张千一作品精选》于近日出版面世。

 

经过近一年的打磨,词作家屈塬和作曲家张千一的新专辑《一个都不能少——屈塬、张千一作品精选》于近日出版面世。本张专辑收录了两人合作的15首经典歌曲,从屈塬和张千一二十余年合作创作的六十余首作品中精选而来,包括《一个都不能少》《传说》《盟》《因为祖国》《雅鲁藏布》《梦中的骑手》等,由杨洪基、腾格尔、韩红、王宏伟、降央卓玛、汤子星、阿鲁阿卓、呼斯楞、黄训国、完玛三智、陈阳11位不同民族的歌唱家担任演唱。

日前,屈塬、张千一来到清华大学,带领现场观众一起聆听并详述了作品的音乐创作构思以及背后的故事和经历。

 

77

 

找到心动的感觉

二十多年来,屈塬、张千一共同创作了大量反映边疆生活的音乐作品。屈塬表示,现在获取信息的方式非常多,但无论看多少文字、图片、视频,都不如到现场去感受,“纸上得来终觉浅”换成今日就是“网上得来终觉浅”。在他与张千一合作的六十多首作品中,两个人一起去采风的经历就有几十次,采风与后期制作的过程都加深了两个人之间的默契,“合作久了,互相会非常了解,也会有非常靠近的认知。”屈塬说,“甚至我把歌词给千一老师后,不需要再用语言交流,他就懂我要表达的是什么。同样,他的谱子就是我心里想的那种感觉,每次又能超越我的想象。”

屈塬认为,所有歌曲都是情歌,“凡是音乐,都是写情的。凡是艺术,都是传情的。有广义的情,也有狭义的情,有显性的情,也有隐性的情。任何一首歌曲,大到国际歌、国歌,小到一首儿女情长的歌曲,都是表达心中的情感。”屈塬说,每次去采风的时候,他都在寻找让自己为之心动的瞬间,在写词时也要让自己先动情再动笔。“只要心动了,作品就不会差。”《三沙谣》和《林芝谣》就是两首典型,两个人将对祖国边疆的赞美写成了情歌。

在三沙采风期间,最让张千一触动的是广阔无垠的大海,“只有到了三沙,才知道祖国的海疆有多辽阔。看到礁石上,退伍的老兵刻上去的‘祖国万岁’,心里特别感动。”而在歌曲创作上,两个人却没有写一首“大歌”,反而用歌谣一样的曲调描绘出一幅幅宁静、安宁的画面。聆听《三沙谣》,如同夜晚坐在柔软的沙滩上仰望星空,海浪如母亲的手拍打着孩子入眠。歌曲从小切口入手写大情怀,表达保家卫国这一宏大的主题。

林芝,有雪域江南之称。屈塬介绍,“西藏,是我们去过最多的地区之一,各种地貌特征我们都见过。去林芝采风是在春天,河谷里数十公里的桃花绵延不绝,真的如同走进了世外桃源。我们开车向山里行驶了1个半小时,路两旁都是绽放的桃花,后来是担心油不够才返程的。”《林芝谣》依然是典型的情歌写法,真挚地诉说着心中的情感。

 

确定主题和音乐方向

2019年,在中国文联和中国音协共同主办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奋进新时代》大型原创交响合唱音乐会上,歌曲《一个都不能少》完成首演。面对这样的大型音乐会,如何完成好主旋律作品的创作呢?

在接到创作任务后,张千一和屈塬选择了脱贫致富的主题。张千一想,音乐创作要有落脚点,要借助某一个地域的音乐,他选择了陕北的音乐素材,“首先,陕北是一个出思想的地方。毛主席带领中国共产党在陕北地区生活了13年,《为人民服务》这样的名篇都是在陕北写出来的。习近平主席当年也是在延安插队,现在习总书记提出脱贫攻坚的伟大战略,总结起来就是一个都不能少,他也多次在少数民族地区慰问时强调了一个都不能少。因此,几代国家领导人都和陕北有着密切的关系。其次,陕北出民歌。陕北的民歌在中国是最具有影响力的,如《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兰花花》《绣金匾》等。陕北民歌不仅是北方地域的音乐符号,也是全中国的音乐符号。”

在歌曲《一个都不能少》中,张千一使用了《黄河船夫曲》作为音乐素材。在演唱形式上,选择了独唱与合唱结合的形式,由王宏伟和合唱团共同演唱。在作品的结构上,也有很多创作上的思考。

作品由合唱开始,以男声弱唱的形式唱出歌词“一个都不能少”,第二句是很强的混声合唱“一个都不能少”,两句由远及近、由少到多,声音如同从边疆逐渐传来。中间部分,第一段歌词是“在祖国温暖的怀抱里”,第二段词是“在自强不息的征途上”,两句在相同的部分、旋律是一样的,但情绪不同,因此乐队配器也不同。这首《一个都不能少》,两个人都很喜欢,因此也成为新专辑的名称及主打歌。

 

一字一音都至关重要

歌曲《传说》是专辑中收录的创作年代最久远的一首歌,发表于1999年。1998年,张千一找到屈塬,想与他合作为电视剧《成吉思汗》写主题歌。这时正是屈塬从写诗到写歌词的转型期,歌词写得信马由缰,有点自由诗的味道。身在兰州的张千一收到歌词后很兴奋,立刻谱曲,再通过电话清唱给屈塬听。当时屈塬和十几位作曲家们在一起,“张老师开着免提唱,我们在北京开着免提听。”屈塬还记得,作曲家印青也在场,听完张千一的演唱说:“听得出来,这首歌千一老师是花了大心思了。”

《传说》歌词的最后一句是:“每一座毡房的梦里,都有你打马走过。”歌曲进棚录音当天,多首电视剧《成吉思汗》中的插曲同时在棚内录制,十几位蒙古族民间歌手很反对歌词中这个“打”字,他们坚持“马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是从来不打马的”,也提出是否可以换成“策”字。但无论是屈塬,还是张千一,都坚持一定要用“打”字。他们为大家解释,“打”字在汉语中还有其他意思。打,有一种气势、豪情在里面。另外,“打”字是开口音,“策”是闭口音,演唱和听起来都没有“打”字好。在词曲创作者一遍遍的解释下,歌手们最终同意演唱。现在,《传说》已成为内蒙古家喻户晓的歌曲。如今回头再看,两个人都认为这个“打”字用得非常准确,它体现了蒙古族甚至是整个中华民族骨子里那种坚韧的气质。

《梦中的骑手》创作于2018年。在过去的十年中,草原风歌曲盛行,很多音乐人都在创作与草原文化相关的作品,甚至草原风的作品已经形成固有的作曲、编曲形式,导致同质化的歌曲越来越多。而《梦中的骑手》打破了固有风格,成为一首一听就是草原歌曲,却又和惯常听到的蒙古族作品非常不同的歌。歌曲融入了蒙古族民歌好来宝中的说唱形式,又带有跳跃感,音乐响起就让人忍不住跟着音乐起舞。

专辑《一个都不能少——屈塬、张千一作品精选》的发行,是对屈塬、张千一过去二十余年合作的一个总结。屈塬说:“之前我只是一个用业余时间创作的词作者,是在正式退休后才全身心投入到创作中来,希望自己还能再写十年。”张千一表示:“这些作品是不同年纪下不同的感悟。”以往两个人也经常到全国各地开设讲座,但同时在一场讲座中介绍创作感悟还是第一次,他们也很喜欢这种方式,“希望以后有更多机会一起分享经验。”(文 | 纪晨)

 

相关文章

从《西部放歌》到《天路》,屈塬将歌词写成了诗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4 03 2022
词作家屈塬眼中的张千一,一朵音乐艺术高峰上的旗云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8 01 2022
雷佳 | 用心唱,唱一辈子的歌——由《请放心吧!祖国》想到的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2021年第7期
发布于 02 08 2021
杨燕迪:以乐声回应时代——评张千一的大型交响套曲《我的祖国》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2020年第7期
发布于 24 09 2020
张千一《大河之北》的构思、技术与审美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2020年第7期
发布于 22 09 2020
李吉提:游走在现实与梦想之间——“龙声华韵•张千一作品专场音乐会”述评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2020年第1期
发布于 21 04 2020
对经典歌曲改编不妨多一分包容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7 11 2019
火红的年代,记忆中的歌声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古典音乐频道
发布于 01 07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