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首陈蝶衣歌曲再现原汁原味老上海

21 03 2022  音乐周报   出版物 - 音乐视听  103 次阅读  0 评论

陈蝶衣之子、指挥家陈燮阳整理了陈蝶衣在上海时期创作的作品,精选28首歌曲由中国唱片(上海)有限公司于近日出版发行专辑《凤凰于飞——陈蝶衣上海时期经典歌曲选》。

 

上世纪40年代,歌舞电影在上海受观众追捧,票房长虹。很多影片歌曲中的歌词都出自陈蝶衣之手,如电影《凤凰于飞》中的《凤凰于飞》等11首歌曲、电影《莺飞人间》的《香格里拉》等5首歌曲……这些曾响彻上海的流行歌曲,在周璇、胡蝶、徐小凤、李香兰、邓丽君、蔡琴、费玉清、方琼等一代代歌者的传唱中成为经典。“这些作品不仅歌词典雅优美,而且作为一段文化历史保留了下来,是艺术百花园中的一朵花。”陈蝶衣之子、指挥家陈燮阳整理了陈蝶衣在上海时期创作的作品,精选28首歌曲由中国唱片(上海)有限公司于近日出版发行专辑《凤凰于飞——陈蝶衣上海时期经典歌曲选》。

 

97

 

抗战时期不能“倾国倾城”

陈蝶衣曾是上海报界的风云人物。1933年,他创办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份有影响的娱乐报刊《明星日报》,仿效美国报纸主办好莱坞影星评选,举办“电影皇后选举大会”活动,选出了中国第一位电影皇后——胡蝶。1941年,陈蝶衣筹办《万象》杂志,并出任首任主编,这本杂志在上海抗战时期的通俗文艺中占有重要地位。

1943年的一天,歌舞片导演方沛霖慕名来到《万象》编辑室,向陈蝶衣直接示以《倾国倾城》剧本,希望他撰写全部歌词。陈蝶衣允诺尝试,但觉得片名不行,“现在是抗战时期,不能国亦倾、城亦倾呀!”闻此,方沛霖连声说道:“对!对!对!”并接受了陈蝶衣的提议,将片名改为《凤凰于飞》。词作“新人”陈蝶衣,一出手就和陈歌辛、梁乐音、黎锦光、姚敏、李厚襄等作曲家合作,包揽影片12首歌曲的11首歌词。

1945年3月18日,电影《凤凰于飞》上映,片中歌曲《凤凰于飞》《合家欢》等火遍了上海滩。而陈蝶衣作词、陈歌辛作曲、周璇演唱的“铁三角”也由此确立。作家白先勇在《上海童年》中写道:“那时上海滩上到处都在播放周璇的歌,家家《月圆花好》,户户《凤凰于飞》。”此后,陈蝶衣离开《万象》杂志,几乎靠写词为生。随着火遍大江南北的《歌女之歌》《香格里拉》等歌曲相继问世,陈蝶衣也成为了横跨报歌两界的风云人物。

1952年,陈蝶衣移居香港,和姚莉、姚敏组成新搭档,创作了《情人的眼泪》《春风吻上我的脸》《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等经典歌曲。除了歌词创作外,他还撰写了《小凤仙》《秋瑾》《小凤仙续集》等剧本,1961年编写了黄梅调电影《红楼梦》剧本,红极一时。1987年,香港第十届“十大中文金曲”评委会为他颁发了象征最高荣誉的“金针奖”。

 

“我的父亲确实是个大才子,我十分佩服”

移居香港后,陈蝶衣与内地断了音信。“我和父亲分开了26年,没有联系。这期间,我在上海,他在香港,我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是否还活着。”陈燮阳出生于1939年,是陈蝶衣的长子,初二时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从此走上音乐人生路。1984年,陈燮阳出任上海交响乐团团长,1986年被任命为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成为中国文化发展史上第一位文艺院团的总监。“父亲没有管过我,我是国家培养的。”谈起父亲对自己的影响,陈燮阳只说,“他不是搞音乐的,他是搞文字的。”

上世纪70年代末,陈燮阳往香港寄了一封家书。古稀之年的陈蝶衣收到家书感慨万分。1982年,陈燮阳从美国演出回来,经过香港,父子俩在分离30年后才第一次见面。多年后,陈燮阳才知道,父亲其实一直挂念着他。在陈蝶衣写的诗词里面有一段《燮儿无音讯》说的就是没有陈燮阳的消息,他写的一首歌《我有一段情》也表达了思念子女、思念故乡的心境。

“我的父亲可能不是个很够格的父亲,但他确实是个大才子,国学功底相当深厚,我十分佩服。”2001年10月,作为指挥家的陈燮阳在第十五届澳门国际音乐节上策划了父亲的作品专场音乐会“海上寻梦——陈蝶衣作品音乐会”。音乐会非常轰动,门票很快售罄,很多人从香港专程赶往澳门听音乐会。2002年的第十六届澳门国际音乐节,陈燮阳执棒上海交响乐团为观众带来了“海上续梦——蔷薇玫瑰夜来香”音乐会,陈蝶衣在人们热烈的掌声中走上了舞台,与儿子深情地拥抱。那一年,陈蝶衣94岁,陈燮阳63岁。5年后,陈蝶衣在睡梦中平静离去。

 

不仅有风花雪月,更有家国情怀

陈蝶衣一生创作的歌词不下三千首,许多都成为经典传唱至今。“这些歌曲的旋律也很棒,音乐创作用了很多民歌、戏曲,民族风格很强,能让听众记住,并且流传下来。”陈燮阳将陈蝶衣20世纪30年代至50年代创作的作品整理出来,由中国唱片发行专辑《凤凰于飞》。专辑收录了《凤凰于飞》《香格里拉》《歌女之歌》《爱神的箭》《知音何处寻》《陌上花》等28首歌曲,由周璇、欧阳飞莺、张露等人演唱。“当时的录音条件不如现在,中国唱片对声音进行了修复,保留原音原唱,原汁原味。”陈燮阳亲自策划并全程监制。

歌词不仅有风花雪月,更有家国情怀。抗战时期,在“孤岛”上海不能明目张胆地表达爱国思想。陈蝶衣在歌词中描写家人团聚、赞美祖国风光、向往美好未来,以比较隐晦的方式表达对国家的热爱。比如,《前程万里》呼吁青年男女荆棘中也要振作起精神,奔向万里前程,共赴国难;歌曲《人面桃花》以崔护《题都城南庄》“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表达烽火中对于家园故土的思念。“他用文字宣扬风雅颂,作品玲珑剔透、高雅优美,其诗句‘累见宣扬风雅颂,还看倾倒老中青’正是他一生的写照。”上海大学音乐学院院长王勇为专辑撰写文案。

陈蝶衣在香港时期创作的《南屏晚钟》《情人的眼泪》《我有一段情》《春风吻上我的脸》《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等歌曲也非常精彩。遗憾的是,录制这些作品的唱片公司很少像中国唱片集团那样保留完整的录音档案。“我还在努力寻找父亲在香港时期的作品,希望以后也能出版。”陈燮阳说。(文 | 卢旸)

 

文章标签(2)

相关文章

苏州交响乐团将成立 陈燮阳任艺术总监 文章来源: 扬子晚报
发布于 08 04 2016
燮理阴阳,地久天长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7 11 2015
陈燮阳:弹指一“挥”五十年 文章来源: 新闻晨报
发布于 02 11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