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石城先生纪念篇 | 章红艳:我认识的林石城先生

19 05 2022  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   评论 - 人物  89 次阅读  0 评论

纪念林石城先生诞辰90周年

 

2022年是我国著名琵琶演奏家、民族音乐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教授林石城(1922—2005)先生诞辰100周年。为表达对林先生的纪念,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将陆续推出3篇选自《追忆集——纪念林石城先生诞辰90周年》(章红艳主编)一书中的代表性文章。本文是琵琶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章红艳教授为《追忆集》写作的“序”。

 

林先生的关怀

1978年我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临到附中毕业才知道有个“林先生”。而我开始深入接触、熟知并师从林先生是在1990年。当时我被免试保送攻读本院硕士研究生,我的导师正是林石城教授。那时我就强烈地感受到,林先生不仅是一位大师和传人,而且他本人就仿佛是一部琵琶音乐史,就是一份“活资料”。

研究生毕业后,我留校从事教学工作。而对林先生的“问学”似乎比学生时代更加频繁。无论遇到什么问题,我总是习惯性地想到林先生。因为他总在校园里,见面、通话,总是近在咫尺。先后在15年的时间里,我受到林先生的关怀,这是弥足珍贵的。

 

林先生的夙愿

2012年11月25日,一场名为为“四弦千遍语”的纪念音乐会在台北市中山堂隆重举行。本场音乐会由林谷芳先生主持,距林先生逝世已经7年!音乐会的曲目分为“流派传承”“乐种移植”“自家风光”三个板块,而出演的琵琶演奏家除了我以外,还有来自中国大陆及台湾地区,以及美国的演奏家,包括吴蛮、曲文军、郝贻凡、李彤、赖秀绸、连珮如。林先生生前一直想开一场“浦东派”作品音乐会,这一次不仅实现了他的愿望,而且是一次难得的呈现。假如真有所谓在天之灵,林先生当感宽慰!

 

林先生的理念

“海青”是元代作品,是现存年代最古老的琵琶曲目,也是浦东派的“绝活”。我还记得,正是在林先生在讲解“海青”的过程中提出了“武曲文弹”的美学概念。所谓“武曲文弹”不是指所有武曲都要以文曲方式演奏,而是面对“海青”这样虽有大的叙事框架,但在时空和内容上相当悠远,相当虚拟的作品,演奏上不宜太噪,不宜太实,在其音色、响法(林先生语),应当借鉴文曲演奏中的细腻,讲究层次而富有变化。

“武曲文弹”之论,可以说是林先生的独到之见。它在所谓武曲、文曲的不同范畴之外,又勾画出一种新的、既非此亦非彼、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艺术境界!

 

林先生的贡献

2012年11月22日,纪念林石城先生诞辰90周年的学术研讨在中央音乐学院举行,我从心里感谢这次研讨会的四位主旨演讲人。王次炤院长的讲话首先表达了所有老师们共同的感受。林先生走了,但是他对琵琶音乐教学的贡献仍在我们的教学工作中有着深远的影响。袁静芳教授从琵琶专业教学、浦东派琵琶的传承和中国民族音乐新文化的继承和发展等不同视角,为我们勾画出林石城先生音乐生涯的全貌。林谷芳先生从浦东派传承入手,深入分析琵琶各流派的美学意蕴,别开生面,给了我们新的启发。乔建中先生以《鞠士林》和《养正轩》这两本琵琶谱为根本,让我们了解到林石城先生从1949年到1983年长期开展的文献编译工作,也了解到林石城先生作为浦东派最后一位大师所具有的艺术地位。

感谢各位发言人,是他们的真知灼见与真情实感,让我更加认识到林石城先生的意义。

 

林先生的传承

而今,“传统”二字也许是重复率最高的词语之一。曾经有人问我,传统在哪里?我极力主张传统音乐的重要地位,并且认为传统音乐是一切不同类型的音乐的出处和原动力。琵琶流派作为一种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无疑包含、体现着琵琶音乐最重要而宝贵的传统!我相信,一代又一代琵琶传人,他们都将活在代代相袭的传承中。“一灯传百灯,灯灯相传,其明不灭,是谓无尽灯”。林先生承前启后,当然是一盏明亮的,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的灯!

 

文章标签(2)

相关文章

琵琶人的难忘之夜!这场盛典聚集了五十多位演奏家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6 07 2022
林石城先生纪念篇 | 张伯瑜:骨干谱——琵琶流派的基础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
发布于 02 06 2022
王先艳 岳喆丨承工匠精神 传民乐之魂——满瑞兴制琴技艺70周年系列活动述评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2022年第3期
发布于 06 05 2022
刘德海:终一生奋力“爬坡”的老顽童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出版社
发布于 11 04 2022
承前启后 一代宗师——纪念林石城教授诞辰100周年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
发布于 11 04 2022
修海林:腔韵之学,琵琶艺术守正创新的永久座标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中国民乐
发布于 07 12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