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观疫情下,以教琴为生的老师变得如此狼狈

21 03 2022  音乐周报   评论 - 时评  103 次阅读  0 评论

艺术是高雅的教育,艺术老师亦是传道授业解惑之师,但如今在多重打击之下却变得如此狼狈不堪。

 

3月4日,全国两会上政协常委吴为山提出,建议取消中小学生各种艺术考级。目的在于推动美育课堂,鼓励发展民族特色艺术。消息一出,一时间登上热搜第一,评论区褒贬不一。先不说这一提案能否在不久的将来有效实施,这种声音的出现无疑是对疫情下经营惨淡的艺术培训的进一步打击。

这还得从2021年7月24日国家出台“双减”政策说起。“双减”要求文化培训机构不得在周末开展教学,实施以来文化类培训机构纷纷转型或已经宣布破产清算。虽然表面上看似与艺术类培训无关,实际产生的连锁反应已经渐渐体现。

从笔者个人感受来说,“双减”政策的实施导致孩子们无法在周末进行文化课补习,只能把补习挤在周一至周五晚上。为了给补习腾时间,钢琴课只能挤在周末两天。就算是周一至周五的钢琴课也需要迁就学校的课后延迟班,调整到延迟班结束后才能进行。如此一来可利用的时间大大减少。

2020年新年伊始,新冠肺炎在全国爆发。笔者作为钢琴老师,到3月中旬后才勉强恢复线下一对一钢琴课。疫情期间为了不让学生们落下课程,又为了机构能运营下去,不得已采用视频的方式进行教学。

然而,首先钢琴本身体积较大占空间,价格较昂贵,并不是每个琴童家里都有能力配备钢琴,而视频课要求师生双方必须各自有钢琴。

其次,由面授课改为视频课,效果相较面授大打折扣,家长们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同时心理上又担心孩子长时间盯着屏幕,用眼过度。这些都为与家长的沟通增加了难度。

再次,面授课上老师能真切地感受到孩子的状态,及时调整掌控上课秩序,视频课做不到。为解决这个问题,45分钟一节的课程便延长到60分钟甚至90分钟,用时间上的延长弥补无法见面的缺失。但课时延长带来的精神消耗、网络视频不稳定导致的声带疲惫等问题只能由老师来消化。

疫情后为防止大规模聚集,现场演奏考试改为录制视频的方式。对学生和老师而言,线上考级的方式无疑加大了演奏难度和时间成本。原本现场考试无论弹得好不好都是一次过,而录制视频因为有重来的机会,考生潜意识里便会追求完美。笔者帮学生录过最长的一次考试用了四个星期才录到满意的效果,学生录到最后已经是条件反射的机械性敲键。

乐理考试也逃不过改革的命运,由原本的笔试模式改为选择判断题型为主的电脑考。乐理是音乐理论知识的简称,学习这门科目并不用演奏乐器,但又与演奏息息相关。如果器乐演奏是一艘船,那乐理便是海,海可以没有船,但船不能失去海,只有在海上,船才能扬帆起航。

疫情之前,笔试模式的乐理考试除了答题之外也会考核音符及音乐术语的书写。有句老话叫,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如果演奏者平时只是用眼睛去看乐谱,从没动笔去写一写,长此以往音符的位置、节奏型的分辨、表情术语的含义等都是学不牢固的。

笔者曾经带过一个10岁的学生,上课之前就听闻学生已经考过英国皇家音乐学院钢琴等级考试的五级,再加上10岁已不是幼儿,笔者便先入为主地认为学生的基础应当不错。结果,一次课堂上遇到一个节奏型问题,这位学生竟连八分音符是什么都不清楚,更不用说知道八分音符是几拍了。

这种现象并不少见,许多琴童为了练而练,为了考而考,再加上广大家长对音乐理论重要性的认知不到位,很少让孩子在钢琴课之余再花时间和金钱去学习一门枯燥的乐理。

为了最大程度避免琴童们成为“音乐文盲”,近几年国内的音乐考级也渐渐加入了乐理考试,并规定考某个演奏级别前必须先完成乐理考试,合格了才有资格报考钢琴。虽说这样是把乐理硬性设置为钢琴考级前的一道门槛,但在实操中却大大加强了琴童对音乐理论的认知和储备,是一种“扫盲”的好手段。

疫情后,笔试模式的乐理考试改为线上居家模式,只能靠电脑或手机来操作,传统的书写已然无法实现,大量需要书写的题型都改为选择和判断题,以适应屏幕的要求。这也意味着琴童们在某种意义上又回归到只用眼睛看、少用手书写的学习方式。所幸,在考试前的学习阶段,笔者还是会让学生动笔做题,即使考试不要求也要学会怎么写,这样在正式考试时才能避免因紧张等不确定因素导致知识点遗忘。

因近来疫情严峻,直至笔者写稿之时中小学开学日期尚未确定,培训机构仍被迫歇业中。笔者目之所及,音乐微信群每天都有许多机构转让、乐器便宜处理的信息;大部分机构已经停业长达3个月之久;有多家机构因违规营业而被整顿;稽查人员上门突击检查,老师和孩子被赶出琴房,甚至被迫藏在钢琴底下躲避。

艺术是高雅的教育,艺术老师亦是传道授业解惑之师,但如今在多重打击之下却变得如此狼狈不堪。这不禁引人深思,惹人发问:在准备与疫情长线作战的今天,非“生存必要”的艺术教育该如何自处?以教琴谋生的老师们未来该何去何从?艺术还能回到最初的纯粹吗?(文 | 南东)

 

相关文章

切莫让孩子在“艺培”上赶场 文章来源: 《中国教育报》2022年03月18日第2版
发布于 18 03 2022
为了“双减”,老师们很辛苦,代表委员呼吁“为教师减负”!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中国教育报
发布于 04 03 2022
2021年的剧场座位,比以往都要宽一些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2 09 2021
走在特需之前,而不是跟着特需奔命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2 08 2021
暑期夏令营市场火爆,家长更看重综合教育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9 07 2021
百老汇距离重启还有多远?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7 04 2021
疫情下民营乐团的生存之道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6 03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