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拾起岭南文化的音乐记忆,恐怕非西关莫属

08 06 2021  音乐周报   评论 - 随感  48 次阅读  0 评论

现在广州的文化地标已经东移至珠江新城和二沙岛,星海音乐厅、广州大剧院、广州图书馆、广州博物馆成为新的文化殿堂,可是要拾起岭南文化的记忆,恐怕非西关莫属。

 

西关,是岭南文化的一个重要表征。如果要体会广府文化的原汁原味,首选一定是西关,即如今广州的荔湾区恩宁路、多宝路、逢源路和珠江边、沙面一带。这里不仅有珠江边的一座座古建筑和一条条商街,可以勾起人们对于广州历史的尘封记忆,走在青麻石板的街巷中,还有一阵阵茶点飘香,一首首民谣和一曲曲粤乐(剧)仍然不失广府文化的鲜活。现在广州的文化地标已经东移至珠江新城和二沙岛,星海音乐厅、广州大剧院、广州图书馆、广州博物馆成为新的文化殿堂,可是要拾起岭南文化的记忆,恐怕非西关莫属。

 

落雨大

广州城建在珠江边,在古人的传说中,广州的街道是连接南海的,是名副其实的水城,18世纪外国人就称之为Floating city。低洼的西关就是水浸街的地方,有资料显示某些地段甚至低于海平面。不过西关人水性好,以水为邻、视水为财,不啻为一种智慧。有童谣唱道:“落雨大,水浸街。阿哥担柴上街卖,阿嫂出街着花鞋……”就是旧广州的生活写照。

2010年第十六届亚运会在广州举办,开幕式文艺表演别出心裁地在海心沙的水上进行。创作者便是以水为主题,寻找广州的声音,最终在序曲中展示的就是这首西关童谣,代表了岭南的文化声音传遍世界。那些热闹一时的亚运歌曲早就散去,《落雨大》的故事不管怎么改编,都会永远流传。西关的童谣很多,如今仍然挂在人们嘴边的也有数十首。有的常常作为岭南风格音乐创作的素材,如《月光光》《谈谈转》《排排坐》《黐塘尾》《点虫虫》《卖懒》等。这些童谣的流行,不仅在粤方言地区广为流传,在世界华人社区也时常响起这些单纯美妙的歌声。在我的音乐经验中,《月光光》是广府童谣中最具音乐素质和审美价值的极品,它不一定是出自西关,但与西关文化紧密相关是无疑的。

 

粤剧博物馆

被周恩来总理誉为“南国红豆”的粤剧,不仅是广府文化的活化石,也是最具生命力和共情力的传统文化。曾几何时,甚至可谓世界华人的第二情感语言。粤剧起源有多种说法,目前可以找到的实证性源头便是西关。在恩宁路、荔枝湾涌一带,坐落着八和会馆、銮舆会、荔枝湾大戏台、平安大戏院等,显然是粤剧人的圣地。

鉴于粤剧的文化力量,近年政府在永庆坊(据说是十三行旧址)附近建起了颇为壮观的粤剧博物馆。博物馆内,有粤剧历史文化展览厅、广福戏台,还有园林山水、亭台楼阁和茶楼饮食。连同十三行博物馆、荔枝湾、詹天佑故居、西关大屋等,成为西关最醒目的文化旅游和体验的打卡地。

回顾历史,即使是在物质相对匮乏的20世纪初,西关的市民消费也已经具备国际水平。那时百货公司盛行,像真光公司,里面不仅能欣赏到世界上最潮流的百货,还能听到著名的“师娘”(瞽师)自弹自唱的精湛表演。粤剧名家往往也是出自这些百货公司的娱乐场。这类似现在的商业广场,包罗各种消费,文艺表演不可或缺。

著名的八和会馆就在闹市区,创始人是对“中兴粤剧”贡献巨大的邝新华。据说,他曾经带动粤剧名伶录制最早的粤剧唱片,改变了粤剧只在戏楼看的习惯,让粤剧走进了留声机中。更妙的是他改变了旧艺人对留声机的敬畏和敌意,当时的很多粤剧名家都认为留声机会吞噬人的嗓音,导致失声。多么可爱而又迂腐的艺人啊。

广东音乐起源于番禺沙湾是史家比较统一的认识,但是与西关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据历史记载,清代的颜氏“磊园”、潘氏的“海山仙馆”、叶氏的“小田园”等,都是富人闲来奏乐唱曲的地方,“荔湾渔唱”更是羊城一景。20世纪上半叶的众多粤乐名家几乎都是西关的常客,因为这里有著名的乐社:如民镜、庆云、素社等。何氏“三杰”何柳堂、何与年和何少霞就常住在六二三路和长寿路。那里有他们何氏的家产,西关就成了他们学习和玩乐的地方。至于粤乐大师梁以忠、易剑泉那就更是生长于斯的西关大少了。默片时代,广州的电影院集中在西关的“通灵台”和“镜花台”(城隍庙),为电影现场配乐便是这些粤乐玩家的拿手好戏,音乐茶座的兴起当然更是拜他们的努力而成。包括粤乐“四大天王”吕文成、尹自重、何大傻和何浪萍,以及陈文达、刘天一等,都在这里留下深深的足迹。

 

西关小姐

西关文化,近代以来常常作为广府人的正宗基因。饶有兴味的是,广府文化中,西关小姐是极具特点的人文符号,并成为广府人的自豪,所谓“日暮西关何处去,荔枝湾上有佳人”。为什么偏偏是西关小姐呢?

清末民初,西关富商巨贾云聚,也汇聚了广州四成以上的人口。富裕人家注重孩子的教育,他们有着开阔的世界视野,对女孩子也给予现代教育。各式学校、私塾林立,还有医院、慈善机构等,都有着西关小姐的身影,和她们所表现出来的新女性的面貌:不仅知书识礼,更有对自由的追求和向往。从服饰、言语、举止、思想都透着新的风尚,这个在民国时期不输上海滩的名媛。近些年,关于西关小姐的题材常常被电影、电视、歌曲、舞蹈所青睐。2014年,广州歌舞剧院制作了一出很有影响力的音乐剧,就叫《西关小姐》。题材即取自西关小姐慈爱为怀、为国为民的动人故事。舞台和舞蹈唯美地展示了西关的众多文化符号(旗袍、花伞、木屐),音乐也相当有质量,西关特点鲜明,颇受欢迎。

 

沙面风情

广州最接近西方的地方无疑是沙面。那是一座面积只有0.3平方公里的小岛,在珠江江面最宽处白鹅潭的北岸,由河沙冲积而成。这里虽与热闹市井仅隔一条沙基涌,却是另一番天地。漫步沙面大街,高大的古树(一百多棵)遮掩着琳琅的欧陆建筑。所谓的沙面风情,指的是现在依然气息浓烈的、包罗各种风格的建筑群。这里既有历史的记忆,更可以听见教堂的声音。

西关地区现存有多座教堂,其中沙面的露德天主教堂是较为有名的一座,是法国传教士于1890年建成的,如今仍然是圣事如常的宗教场所。另一座圣公会沙面堂则位于小岛西侧,是英国人于1865年建成的圣公会基督教堂,相对冷落,却也都是能听到神秘钟声和圣歌的地方。

沙面具有异国风情,是各国使领馆集中所在地,也是商行、邮电、银行、海关、俱乐部等一应俱全的小世界。广州对这里的保护从环境到人文都非常好,即使是改革开放符号之一的白天鹅宾馆入驻,也被这里所“吸收”和熏养,没有违和感。

一直以来,外国人在沙面的文化生活较少有描述,但他们的音乐生活一定是不可或缺的。参照后来的上海滩,沙面租界内存在丰富的音乐活动是合理的想象,可惜目前罕见这方面的研究。

倒是现在花园格局的中心大街上几组雕塑充满生活情趣,如幼儿教师拉着小提琴带孩子们过街的雕塑《粤韵悠扬》,何其生动,表达了人们对异域风情的沙面音乐生活的强烈渴望。近几年,这里常常举行草地音乐节,广州恐怕很难找到比这里更理想的室外音乐会举办地了。

 

历史烟尘

广州辉煌的商业历史中,最耀眼的便是十三行。清代诗人鲍珍有竹枝词:“海珠寺前江水奔,诸洋估舶如云屯,十三行里居奇货,刺绣何如倚市门。”十三行虽然已经是历史的记忆,至今的遗址都难以考证,但是并不妨碍广州对商业文化和开放精神的继承。从300年前的世贸中心,到改革开放的第一条商业步行街——上下九,谁能忽略得了呢?“食在广州,味在西关”,对于岭南文化、港澳文化何尝不是商业文化的体现。

西关,无疑是广州最具人文积淀的地区,历史的烟尘盖不住这里曾经的繁华和如今的勃勃生机。所谓地灵则人杰,仅近代以来数不清的历史面容依然清晰:康有为、何香凝、詹天佑、蒋光鼎、千里驹、马师曾、李小龙……他们或生于此长于此,或曾经在这里留下动人的故事。习近平总书记2018年视察永庆坊,掀起了一股西关文化风潮。今番游西关,沿着荔枝湾河涌两岸可以看到“钟书阁”“民谣吧”等许多装修别致的门店,各种文创旅游产品不断涌现,这或许是新一轮西关文化复兴的开始。 (文 | 麦琼)

 

相关文章

新生力量层出不穷,艺术的未来在青少年 文章来源: 广州日报
发布于 01 09 2017
遍地是乡音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7 01 2015
欧洲钢琴四百年前已入粤 文章来源: 广州日报
发布于 13 01 2014
外国人眼中的明代广州:留长指甲弹奏乐器 文章来源: 中新网
发布于 02 06 2013
三台新年音乐会率先向羊城观众招手 文章来源: 金羊网-新快报
发布于 22 10 2012
“美丽星期天”七月港澳台音乐家分享思乡情 文章来源: 深圳商报
发布于 01 07 2011
世界十大交响乐团之一圣彼得堡爱乐乐团来广州 文章来源: 广州日报
发布于 04 11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