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评 | 四大乐团彰显四时之气

23 03 2021  音乐周报   评论 - 演出  83 次阅读  0 评论

3月11日至14日,北京四支乐团接连上演乐季音乐会,现场聆听四场演出,不同乐团各具特色。

 

疫情后的中国演出市场呈现国内艺术家“内循环”的特殊局面,相同曲目、相邻日期的演出安排常有发生,而如此现象为讨论乐团特色特性提供了对比聆听的机会。3月11日至14日,北京四支乐团接连上演乐季音乐会,笔者现场聆听了四场演出,不同乐团各具特色。《古画品录》中著名的“谢赫六法”中有“气韵生动”,而抱着尝试的态度谈谈四支乐团的不同特点亦是一桩趣事。四场演出的指挥家笔者在之前发表的乐评中都有专门谈到,本文将以更多的篇幅探讨乐团的特色。

 

中气十足——

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

用“中气十足”来形容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演奏的声音特色再合适不过,这支交响乐团在音乐总监杨洋的带领下继续不断拓展曲目。3月11日,乐团在国家大剧院演出一场交响合唱音乐会。其中,田丰的《为毛主席诗词谱曲五首》这部作品对乐队来说并不简单,许多戏曲化板式的间奏部分频繁变速,而乐团能顺利地完成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其中国歌剧的演奏经验。乐团的声音稳定紧实,典型之处如《红旗颂》中小号首席郭志成坚实的高音、几部作品推动高潮处定音鼓首席毕国祥的汹涌滚奏、弦乐的快速跑句……清晰洪亮可作为这支乐团的特色。“诗词”与《黄河大合唱》的最后一个和弦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两个和弦都演奏出了鲜明的力度对比,而力度转换之迅疾与弱奏力度的保持更是乐团实力的体现。

 

朝气蓬勃——

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

3月12日在国家大剧院聆听的另一支“歌剧、交响乐两栖乐团”是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这支成立13年的乐团可以用“朝气蓬勃”形容。演出的作品是乐团首次国内巡演的曲目,细致的排练工作与演奏家为巡演与考评做出的充分练习,令这次音乐会的呈现达到了极高水准。

音乐会演出的英国作曲家霍华德的作品《融合》即可呈现乐团声音的最大特点,演奏中各声部的音色交融,整体铜管组能做到强烈动态对比而保持稳定性,大号首席王海宇精准有力的大跳在音量与音乐性格上尤为抢眼。在马勒《旅人之歌》中,乐团表现出音色的细腻与极高的音乐修养,在马勒多变的和声中,乐团的音色相应做出改变,而在平衡上能达到最大程度的气氛渲染,同时音量上不至遮蔽声乐。

下半场勃拉姆斯《第三交响曲》对于指挥与乐团都是十分具有挑战性的作品,此次的演绎充分展现了乐团的特性:室内乐化的音色与演奏意识,充分保持的歌唱性。音色的歌唱性对职业乐团而言并非难事,而能在任何技术性片段与任何力度下都保持着充分而不滥情的歌唱性,则是乐团的水平与修养所在。这版“勃三”有太多可圈可点之处,勃拉姆斯内声部细密,许多版本都演得浑浊,而此次演出最可贵之处在于声部线条明晰。开篇交替色彩和声上的F-A-E主题充盈丰沛,中低音弦乐在首席庄然、梁肖的带领下交相歌唱,富有层次,“剧院乐团”发音略为滞后的特点亦使乐团音色浓厚深沉。吕嘉在演出前特意提点三乐章的圆号独奏,尽管动态范围与高音的稳定度仍可更佳,但首席刘晓昕演奏这段困难片段已尽职尽责。

 

大气磅礴——

中国交响乐团

如果说前面两支“歌剧乐团”的特点是细腻柔和,接下来提到的两支乐团则以大气舒展见长。我们听到的每场交响乐音乐会背后都有乐团传统的影响。中国交响乐团应是此番系列聆听中历史最为悠久的乐团,3月13日在北京音乐厅上演的“春之彩舞”音乐会上,指挥家陈琳执棒中国交响乐团,展现出坚实悠久的音声传统。

上半场的维瓦尔第《四季》体现出了国交深厚的室内乐传统。乐团的前身中央乐团建团以来大量演奏室内乐。《四季》中乐团与独奏家谢楠的音乐均是强调戏剧化与歌唱性的精彩演绎,弦乐首席赵坤宇、付威、沈和群与张学杰在速度与音色递接的过程中表现出极高的默契。

下半场《彼得鲁什卡》“难指难演”,陈琳的指挥引领乐团成功呈现了作品的层次与色彩性。这部作品从配器的角度来看也可视作一部“乐队协奏曲”,国交在弦乐声部表现出雄劲有力的特点,在全奏处则表现出磅礴的气势。木管刘颖茜、庞湃与刘洋的几处独奏皆惟妙惟肖。国交的铜管素来以威武雄壮之声著称,圆号声部的坚实音色使乐团的声音更为立体。小号、大号首席尹晓晖、李亚迪的几段独奏都在稳定中表达了丰富的音色变化,其中小号几处经典独奏尤为精彩。谢幕之时,首席赵坤宇将鲜花献给一提琴演奏家范维汉,这位当年被斯特恩选中的小提琴家曾任职欧美乐团,今年即将退休。此处的“花絮”可侧面反映出国交是一支有人情味的乐团。

 

霸气外露——

中国爱乐乐团

从演奏风格特点来说,我认为中国爱乐乐团在声音上较接近纽约爱乐乐团——具有美式大乐团的雄风。3月14日中国爱乐乐团在张洁敏执棒下登台中山公园音乐堂演出西贝柳斯《第五交响曲》,尽展风采。

中国爱乐乐团饮誉于世的一点便是其出色的弦乐声部,乐团“霸气”的一面很大程度上体现于此。弦乐的各声部首席都是久经沙场的大将,如简蓓、张安祥、赵云鹏、张小笛都在首席的位置工作多年。弦乐优点首先在于技术过硬:“西五”第三乐章中许多弦乐里外档交错的细密音符演奏起来十分困难,而爱乐弦乐声部每位演奏家合作都精准恰切。配合融洽在于一乐章特殊的全弓演奏短音符音准、音色与时值都十分统一。结尾处抒情的长旋律则是弦乐如银似雪般纯净音色的绝佳体现。

乐团的另外特点是“整体的主动”与“见多识广”。中国爱乐乐团的优势在于演奏家们都在同一制式中主动演奏,从而能达到极大的动态范围。乐团中资深演奏家颇多,接触的指挥家与曲目皆广泛,可使乐团从容面对许多大作品。

毋庸讳言,四支乐团的特色与各自的乐队首席关系密切。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首席杜玄的声音本身就是紧致有度的,其音色特点也影响了乐团。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首席李喆有着丰富的剧院乐团首席经历,他的敬业精神也使弦乐声部一直保持着水准。中国交响乐团首席赵坤宇是资深的乐团演奏家,对国交的整体传统了解至深,《彼得鲁什卡》中的独奏音乐掌控十分老辣。曾诚作为少壮之首席很好地平衡了乐团的激越与冷静。加之中国爱乐乐团弦乐各首席的出色表现,皆证实了首席与乐团演奏风格的密切关联。

 

相关文章

乐评 | 一场音乐夜话制造新机遇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1 03 2022
乐评 | 俞峰棒下的醇厚与纯真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2 12 2021
乐评 | 力量无穷的生命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5 10 2021
乐评 | 在这场音乐会里,重新认识郭文景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3 10 2021
中国爱乐乐团发布2021-2022音乐季 文章来源: 新芭网
发布于 28 0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