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管键琴的“现代性”巴赫

10 08 2015  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 - 作品  1773 次阅读  0 评论

今人所谓“只听巴赫”,大抵指的是听他的键盘作品,再确切点讲,是听加拿大有“怪杰”之称的格伦?古尔德弹的巴赫。他的具有特殊意义的巴赫是什么?是所谓的“元巴赫”,还是被古尔德氏早已归于内心的“另类巴赫”?对于迷恋古尔德的“巴赫迷”来说,巴赫时代的羽管键琴是应该早被遗忘的东西,但偏偏我从古尔德的琴声中听到了羽管键琴的复调、句法和声音肌理,听到了不苟言笑的萧瑟古意,听到了唤醒沉睡的“高贵声音”。

今人所谓“只听巴赫”,大抵指的是听他的键盘作品,再确切点讲,是听加拿大有“怪杰”之称的格伦•古尔德弹的巴赫。他的具有特殊意义的巴赫是什么?是所谓的“元巴赫”,还是被古尔德氏早已归于内心的“另类巴赫”?对于迷恋古尔德的“巴赫迷”来说,巴赫时代的羽管键琴是应该早被遗忘的东西,但偏偏我从古尔德的琴声中听到了羽管键琴的复调、句法和声音肌理,听到了不苟言笑的萧瑟古意,听到了唤醒沉睡的“高贵声音”。
 
对巴赫键盘音乐作品的演奏,向来有羽管键琴版和现代钢琴版之分,不独诠释者阵营分明,欣赏者也多各执一端,决不妥协。尽管从上个世纪后半叶开始,现代钢琴演奏巴赫已基本占据半壁江山,在此我们当然不可漠视前辈钢琴家埃德温•菲舍尔所作的努力,中间扛鼎者肯普夫、罗莎琳•图蕾克、古尔达、古尔德、里赫特亦居功至伟。但必须承认的是,继我们时代最伟大的羽管键琴巴赫演奏家旺达•兰朵夫斯卡之后,羽管键琴大师依然辈出,演奏“本真”巴赫的名版不断推陈出新。这种存在的合理性还表现在,当一位真正为巴赫的羽管键琴之声着迷的人从此放弃古尔德、古尔达以及近年声名鹊起的新一代巴赫演奏家席夫、加弗利洛夫、佩拉亚甚至施塔德菲尔德的钢琴巴赫之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和爱好者就巴赫乐谱的结构与羽管键琴及现代钢琴之间的音程对置关系产生研究的兴趣,巴赫的音乐到底通过什么样的纵向脉络和声部织体才能完整并完美地表现出它应有的形状。
 
 
 
羽管键琴
 
令人欣慰的是,年轻一代的羽管键琴演奏家不仅在技艺上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态势,在治学态度上也在保留严谨传统的基调上更具开放性思维。这方面的代表人物是法国的克利斯托夫•罗赛特和意大利的奥塔维奥•丹托尼,他们不仅是羽管键琴演奏家,而且都有自己的“古乐团”,前者是“歌剧天才”(Les Talens Lyriques)合奏团,后者是“拜占庭学院”(Accademia Bizantina)合奏团。虽然刚刚签约DECCA丹托尼因一张巴赫羽管键琴协奏曲专辑而炙手可热,但在我看来,迄今为止年轻一代在羽管键琴演奏方面取得优异成就者还应当是罗赛特,尽管他的巴赫录音大多完成于十几年前,而他新近的兴趣已经转向法国和英国巴洛克时期被淹没作品的发掘,他的演奏水平显然与前辈大师基尔克帕特里克、吉尔伯特、莱翁哈特、库普曼等相比毫不逊色,可能比享有盛名的霍格伍德、平诺克或克利斯蒂犹有胜出。
 
当然,时下罗赛特的发展空间相当广阔,他即将演奏重心转移至发掘整理法国早期巴洛克歌剧,演出并出版的多种录音录像制品成绩斐然,当世无匹。作为一位优秀的古乐学者和指挥家,他创办并领导的“歌剧天才”合奏团以演奏吕利、拉莫、蒙东维尔、库普林等人的作品最为权威,是近年崛起的在巴洛克音乐领域最有竞争力的古乐团。
 
 
 
DECCA公司出品的克利斯托夫•罗赛特演奏巴赫作品集
 
要想充分领略罗赛特用羽管键琴解读巴赫的魅力,可以考虑DECCA几年前推出的“四张套装”合集,它荟萃了罗赛特在上个世纪90年代演奏的最受好评的三个巴赫专辑。其中《戈德堡变奏曲》的演奏既富新鲜感又在整体结构上丝丝入扣,首尾相连,融为一体。1751年制造的羽管键琴声音的捕捉相当真实自然,在录音效果上尤其无懈可击。罗赛特既赋予该曲明晰严谨的结构轮廓,主题曲调的呈现也奠定庄严凝重并意味深长的基调。最精彩的是后面接下来的一系列变奏无不活力充沛,神色各异,以引人入胜的铺陈一步步将乐曲推向逻辑律动的顶点。长达七十七分钟的演奏时间对于保留完整的“复奏段”的版本来说,速度适中得体,听来更增加了所谓“恢复巴赫原貌”的可信度。
 
罗赛特演奏的六首《帕提塔》同样自然流畅,丝毫不见通常在别的版本里司空见惯的雕琢痕迹,或者严肃而拘谨的学究面孔。罗赛特的演奏在保证六首作品各自独立的结构关系的前提下,传达出一种向前的惯性,而偏偏是在他将曲目顺序重新编排的演奏中,仍能感觉到一气呵成的整体性。另外一张CD上的四首作品更是早已打上罗赛特的标签,当年这个专辑因为演绎特别富于活力和想象力并被认为具有现代开放精神而获得《企鹅唱片评鉴》“三星带花”的殊荣。虽然现在《企鹅唱片评鉴》的信誉度和权威性都有所下降,但在近二十年前,它可是一言九鼎的定论,被它评中的唱片版本个个非等闲之辈。这个专辑最值得反复聆听的是《意大利协奏曲》,好像如此悠扬歌唱的旋律再换回到现代钢琴的音色上便一下子少了很多东西似的。我喜欢这部作品从库普曼的版本开始,罗赛特带来的明亮感和一往无前的豪迈气质,恐怕连莱翁哈特和吉尔伯特都加上也弹不出这样的感觉吧?至于专辑中其他三首作品《B小调法国帕提塔,BWV 831》、《D小调半音阶幻想曲与赋格,BWV 903》和四首《二重奏BWV 802-805》都比较不常见,不过《B小调法国帕提塔》还是可以作为对刚刚听过的六首《帕提塔》的必要补充。
文章标签(2)

相关文章

鉴碟 | 本真的先驱?过时的经典?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1 12 2021
鉴碟 | 重见天日的圣乐专家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2 08 2021
鉴碟 | 朱晓玫:传奇消退之后, 终归是巴赫专家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8 06 2021
刘小龙 | 挑战“古典”:郎朗的“哥德堡”印象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2021年第3期
发布于 18 05 2021
中央音乐学院图书馆“巴赫特藏”文献概述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学报》2021年第1期
发布于 05 03 2021
乐评 | 历史还原的“音乐事件”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4 01 2021
鉴碟 | 庄重之中有奇崛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6 11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