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祖强先生谈音乐:《花开并蒂 芳香四溢——歌剧与川剧》

14 04 2022  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   评论 - 作品  154 次阅读  0 评论

1998年9月,吴祖强受《音乐周报》之邀,为刚刚在北京完成演出的太庙版歌剧《图兰多》与川剧版《中国公主杜兰朵》写乐评。以下是这篇乐评的主要内容。

 

吴祖强先生是我国音乐界“德艺双馨”老艺术家的代表,晚年仍笔耕不辍,这不仅体现在他的作品中,同时也体现在他的文字当中。值得指出的是,他的文字体现出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七老八十集》就是这样一本读物。

该文集收录了吴先生于1997—2007年十年间发表在各类期刊、报刊等出版物中的、与音乐或音乐生活相关的文字共约25万字,涵盖“研讨文论”“听乐评述”“抒怀随笔”等不同类型,由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于2007年出版。其间与先生有过交往的、曾为中国音乐界做出重要贡献的音乐界的长辈、同事、好友都被他一一收录书中。这些文字无一不体现老一代作曲家在学术上的勤奋与严谨,无一不体现他对所挚爱的音乐界与后生晚辈的殷切嘱托与希望。 

出版社陆续发出3期吴祖强先生专题文章,文字均节选自《七老八十集》,以纪念这位对中国音乐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作曲家。

1998年9月,吴祖强受《音乐周报》之邀,为刚刚在北京完成演出的太庙版歌剧《图兰多》与川剧版《中国公主杜兰朵》写乐评。以下是这篇乐评的主要内容。

文化部所属中国对外演出公司在国内外演出方面实际运作的机构,中演文化娱乐公司和国内演出中心,在今年9月几乎是同时承办了两项可说差不多是同一剧目,准确些讲是同一题材但不同剧种,不同形式的北京演出。其中一场是意大利佛罗伦萨节日歌剧院在劳动人民文化宫,即紫禁城故宫太庙的普契尼著名歌剧《图兰多》实景演出,另一场由我国当代著名戏曲剧作家魏明伦根据同一歌剧改写的川剧《中国公主杜兰朵》在全国政协礼堂由四川省自贡川剧团应文化部艺术局邀请晋京公演。这成了首都音乐、戏剧以至旅游界的一大盛事,掀起了一场真正名符其实的轰动。

 

强烈的反响

9月2日晚川剧《中国公主杜兰朵》在全国政协礼堂首演,获得很大成功;3日晚歌剧《图兰多》举行总彩排预演,专为这次实景演出修建的可容3000观众的看台座无虚席。天气闷热,下午曾预报可能有雷阵雨,前一晚为新闻界的总排演不得不因雨临时取消。也许是人们对艺术的热诚和辛劳感动了老天爷,3日整晚居然平安无事。我是怀着尚未稍减的对《中国公主杜兰朵》首演成功的欣喜应邀继续来欣赏这场史无前例的演出。歌剧效果辉煌,场面壮观,给了我不同于昨晚的另一番激动和喜悦。

之后,我连续接到许多报刊和电台电视台记者来的电话,有相识的也有不相识的,两三天内竟有十多起。拿起电话问题大致都一样:“请谈谈对这两个戏的印象,有什么感想,评价如何?”大概记者们也都等不及因雨可以晚些时换票欣赏正式演出,还是各显神通“先睹为快”了。还有位外国女记者请了熟人带领索性直接找上门来,除了询问观感还要和我讨论普契尼与中国音乐的关系。她第二天就离开北京,当晚已购得《杜兰朵》的戏票还要去看这个戏,兴趣很大,听说我已看过,又追问川剧和歌剧的异同。她认为这场歌剧简直是梦幻成真。

一项文艺活动引起了社会上那么多人的兴趣,惊动这样多记者积极主动采访,光找我的就这么多,是比较少见的。一段时间里报刊也大量报道,某报竟用了《太庙<图兰多>全球关注》的标题,说这是近期首都文化生活的一大热点,倒似乎也并不过分。

现在,《音乐周报》问我还是否能写篇文章谈谈看法,其实无论关于歌剧还是川剧,各类文章已经不少,我这篇也就不过只是给自己留个记载而已。

 

太庙版《图兰多》

需要首先说的是,这件事做成真不容易。就《图兰多》而言,一部著名歌剧这样大规模地制作,如此巨额投资,从未有过的皇家古建筑实景演出,第一流的表演阵容,当今赫赫有名的指挥,历史悠久的剧院,才华杰出的导演,合作涉及多国,又碰上了艰难时刻,能够顺利完成原定计划并获得圆满效果,实属难能可贵。应该向这项活动的策划、运作,付出百般辛劳克服重重困难的组织者们表示感谢和敬意。这项演出给人们留下了难忘的记忆。意大利的艺术家们以及近三万外来观众兼游客肯定都对北京之行产生极为深刻的印象。

张艺谋导演在“中国”上大作文章正是《图兰多》太庙版的最突出特色,虽然呈现在观众眼前的这中国背景相当五花八门,我还是觉得这无论在解释情节,烘托气氛,为大场面充填色彩,增强戏剧对比,使观众一直处于琳琅满目,美不胜收的境界,确是相当坚实肯定了歌剧的“中国”基础。中国文化中原本大有取之不尽的财宝可供展示,还能配合情节起一些“提示”作用,武士、宫娥、鼓乐、歌舞、宝座、花轿、红灯、戏妆、剑术直至兵器图、名家书法、历代帝王画像等。我说“五花八门”,但调度有序,场面美丽,倒也不觉突厄,这是导演的本领。巍峨的太庙大殿,开阔的石栏台陛,大殿前小殿和两侧偏殿若非小殿忽然移动,的确真假难辨。布景、道具、灯光、服装都令人惊叹,报载张艺谋对记者说,他是要使所有观众都不舍得中途退场,看来他真正做到了这一点,“好看”“壮观”是我听到的观众众口一词。

导演给了观众充分的视觉享受,有记者问我说:“张艺谋是否也给音乐增加了什么新的东西?”音乐是在祖宾•梅塔和歌唱家与乐队那里,梅塔指挥棒下的无论独唱、重唱、合唱、乐队都非常出色,可也许张艺谋展示的丰盈中国文化确也对普契尼的音乐自然而然地增添了,或说渗入了更多的东方色调,中国民歌《茉莉花》也仿佛回归家乡沃土,这时聆听欧洲作曲家普契尼的充满对古中国幻觉谱写的动人音乐也自会产生另一种不同以往的感觉吧?

在太庙大殿前欣赏《图兰多》当然也有不满足之处,例如不易看清演员细微表情,乐队声音有时不集中,有的声部听不清晰,室外不得不用电声调节音量总会失真,壮观的场景会分散听觉的注意力等,这些在标准的剧场中都能避免,可是在剧院完全不可能得到如此瑰伟、辉煌的感受。所以,也许根本就不必带着这类剧场要求到广场上来,无论如何,太庙版本《图兰多》是一次太难得的体验,如果像有评论指出这是圆了一个企盼已久的美梦,则美梦罕有再现,因而更弥足珍贵。

 

川剧版《中国公主杜兰朵》

此次,《中国公主杜兰朵》在北京演出了6场。其实,这出川剧也早是在国内外有定评和较广泛影响的名作,获得过三年前第四届中国戏剧节的首奖及多个单独奖项,此次晋京的演员也都是表演奖夺魁者,导演、音乐设计也曾获大奖,在京演出的巨大成功,得到观众一片喝彩是理所当然的。魏明伦改编外国戏而能充满中国思维,将一部外国戏从内容到结构形式都彻头彻尾变成了中国戏,且为地道的川剧,其实令人叫绝。原作《图兰多》是西欧传统歌剧,强调的是音乐,川剧是中国传统戏曲,着重的是戏,所以《杜兰朵》作为川剧戏是首要,情节、人物、表演、唱词、说白、剧种特征以至作品思想内涵,都必须显示出一部好戏的水平,魏明伦才华横溢地做到了这一点。我觉得这既是由于他的“鬼才”也不应忽略他对这个剧本几年来的不停雕琢。 

据我所知《杜兰朵》最早版本乃是为北京京剧院访问意大利巡回演出所写的一出京剧,这已是多年前的事了,为京剧音乐设计和创腔的陆松龄同志曾告诉我他随同去意大利各地演出的盛况。但后来此剧在国内并未公演。这次来京演出川剧版本的自贡川剧团是魏明伦长期所在的剧团,川剧版本的演出则是剧团与剧作家密切合作的成果,1995年获首奖并非偶然。魏明伦说这次进京前剧本也还有修改。我曾读过京剧脚本,这次欣赏川剧演出发现有极重要的改动,例如京剧本中未见的王孙无名氏与公主杜兰朵各自一段《今夜无人入睡》大唱段,词腔动人肺腑,意切情挚,将情节戏剧性变化和人物内心刻画都推到了更深层次,真是点睛之笔。戏最后的无终结局为观众留下许多思索以及画面诗意,显然也比原来“大团圆”更多回味。

《中国公主杜兰朵》剧本精彩,演员精彩,导演、音乐、舞美、服装也都十分出色,加上川剧一些传统“绝技”和风趣、幽默,连不懂中文的外国朋友也说“非常好看”。美中不足的是我觉得剧场扩音实在太响了,颇妨碍正常听觉。

 

两个版本的相遇

川剧《杜兰朵》以其漂亮、精致,应说比太庙版《图兰多》毫不逊色。对比歌剧《图兰多》的恢宏、壮丽,若说此一是名贵钻石,则另一乃稀有珍珠;只能讲是各有千秋,却真个难分轩轾;普契尼的音乐早是经典,魏明伦的戏剧不愧杰作。可能它们原本就应被视为不同品类,都属精品,不必谈论高低。

歌剧《图兰多》与川剧《杜兰朵》的有一个共同之处是音乐素材中都有江南民歌《茉莉花》的曲调,但剧种各异,这一素材的作用、写法、分寸和所希冀的艺术效果也大不相同,也算是各具特色吧。艺术就是这么有意思,这次《图兰多》与《杜兰朵》有幸在北京相遇,本为一部戏,又非同样的戏,都是“茉莉花”又非同一朵花……却正是:花开并蒂,芳香四溢。

 

文章标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