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演奏出版研究,中国钢琴音乐繁华背后亦有泥沙俱下

20 05 2022  音乐周报   评论 - 作品  68 次阅读  0 评论

近年来,愈来愈多的中国钢琴作品被发掘、演奏、出版,“典藏活化”的成果在音乐界形成了广泛影响。而众多曲集与课题的涌现也不可避免地导致其中质量鱼龙混杂、成果泥沙俱下,中国钢琴音乐的热度在时下社会亦成为一把“双刃剑”。

 

任何一门艺术都需要典藏与活化,如同一件艺术品,需要经过创作、递藏及至展出、研究,才能更好地为世人所了解。不同于绘画艺术,对于需要二度创作方能达成音响实现的音乐艺术而言,具有“活化”意义的演奏极为重要。

近年来,愈来愈多的中国钢琴作品被发掘、演奏、出版,“典藏活化”的成果在音乐界形成了广泛影响。而众多曲集与课题的涌现也不可避免地导致其中质量鱼龙混杂、成果泥沙俱下,中国钢琴音乐的热度在时下社会亦成为一把“双刃剑”。

 

演奏与唱片之活化

2015年被称为“中国钢琴百年”。这一年恰逢中国第一首钢琴曲赵元任的《和平进行曲》问世一百周年,中国先后出版了《百花争艳》《中国钢琴独奏作品百年经典》两套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国钢琴曲集,一系列的音乐会举办,唱片录制发行。此后,中国钢琴音乐似乎迎来了一个新的热潮,演奏、关注中国钢琴作品的专业人士与听众越来越多,每年都会有上百种钢琴乐谱、音像问世,更多中国音乐史上的钢琴作品被发掘演奏,一时间有欣欣向荣之势。

作为众多中国钢琴作品的首演者,钢琴家鲍蕙荞先后录制了数张中国作品,这些作品的一大部分来自上个世纪的广播录音。近年来,她依然坚持推广、录制中国作品。2018年,已近耄耋之年的鲍蕙荞录制了钢琴独奏专辑《华夏琴韵》,收录了17首由中国民歌改编而成的经典民族钢琴曲。鲍蕙荞说:“2017年恰逢中国国际钢琴比赛停办,我想多留下一些自己的录音。录300年来的外国经典作品,我想我比不过外国大师。我是中国钢琴家,为什么不录中国作曲家的钢琴作品呢?2017年10月,我胯骨意外骨折,转年3月,颈椎问题又导致了左手失控,连一张纸都捏不住。在持续不断的正骨治疗中,身体的许多部位随时会出现疼痛,但我还是在病痛中最后完成了这张唱片的录音。”

系统演奏一位作曲家不同时段的作品与单独演奏一部作品在音乐深度的挖掘上是截然不同的。中央音乐学院钢琴副教授孙晓丹2021年在拿索斯唱片公司出版了《江文也钢琴作品》,这一年恰逢作曲家江文也诞辰110周年。经过大量阅读文献、反复演奏揣摩和与江文也的亲人及研究者交流,孙晓丹对江文也有了更加立体的认识:“江文也的早期作品带有中国现代风格的特色,中期则表现出一种对中国传统美学的复归,晚期的作品结构有所扩大,戏剧性对比更为强烈。演奏不同时期的作品需要把握音乐中的不同风格。”

孙晓丹师从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卞萌,卞萌也是演奏中国钢琴作品的专家,当年正是凭借对黎英海《夕阳箫鼓》的出色演绎,奠定了其在业界演奏中国作品的地位。她在俄罗斯留学时的博士论文题目是《中国钢琴文化之形成与发展》。2021年,卞萌推出了她的中国作品专辑《消失在风中的幽香》。唱片收入了汪立三、何少英等作曲家的六部钢琴作品,广受业内的好评,其中许多作品她都曾撰文研究。

为了使中国钢琴音乐的演奏更加有机地活化入钢琴教育与文化交流,孙晓丹在教学时经常会给学生留诸如江文也《乡土节令诗》这样的作品。来自上海的青年钢琴家蔡曦从小接受父亲“中西医结合”的钢琴教学方针,在教学中她也会中西参半地为学生布置曲目:“许多民歌与儿歌改编的中国作品,孩子们接受起来兴趣很浓,我经常会给他们留石夫《哇哈哈变奏曲》这样的作品,让他们自母语时期便‘学说中国话’。”星海音乐学院中国钢琴音乐研究专家张奕明边弹边讲的《中国钢琴音乐》选修课,已成为全校抢手的热门课。

同为星海音乐学院钢琴教授的赵瑾,多次赴美推广中国钢琴作品:2014年和2016年,她两次受美国弗吉尼亚联邦大学国际夏季音乐节邀请,举办讲座音乐会,向西方观众介绍中国钢琴作品艺术发展历史,并演奏作品,在音乐节上奏响来自东方的声音。近年来,她还致力于以视频录制的形式讲解、推广中国钢琴音乐。这些生动多样的形式真正使中国钢琴音乐得以活化。

 

出版与研究之典藏

对中国钢琴音乐予以全息认识,更需来自学界的深度研究与学术关注。近年来,研究界也有着很多可喜成果。中央音乐学院教授蒲方在中国钢琴音乐上的研究即引起学界的瞩目。

2019年5月6日至9日,星海音乐学院举办“首届中国钢琴音乐周”,91岁高龄的杜鸣心、青年钢琴家张昊辰,以及全国音乐院校的钢琴师生云集星海。中国钢琴音乐研究中心亦于此次会议上成立,推动者便是蒲方。

蒲方对中国钢琴音乐关注很早,1994年她率先在全国艺术院校开设《中国钢琴音乐》课程,致力于中国钢琴音乐研究及推广工作。自2017起,她多次举办中国钢琴作品系列音乐会,并积极策划和组办各类以中国近现代音乐史及中国钢琴音乐为主题的音乐演出、艺术讲座等,受到广泛好评。她与张奕明还曾自费前往台湾,进行中国钢琴音乐的讲座与演出。2015年,她主编并陆续出版5卷10册《百花争艳——中华钢琴100年》系列乐谱集,其全面性与严谨度得到了学界与演奏家们的普遍认可;2018年出版的《华人女作曲家现代双钢琴作品集》则聚焦华人女作曲家的双钢琴作品这一别致形式。

中国音乐史学者梁茂春也是中国钢琴音乐研究界的重要人物,他撰写的《百年琴韵》系列文章梳理了中国钢琴音乐的历史;他深入研究对中国钢琴音乐发展有着重要影响的拉脱维亚作曲家夏里柯,并为其出版的乐谱作序解说。越来越多各领域的学者开始关注中国钢琴音乐的研究。

此外,中国钢琴音乐的研究也出现了一些十分精微而专题化的趋势,这是学科成熟的一大体现。山东师范大学钢琴教授窦青专研中国风格的钢琴练习曲,写作了大量关于中国钢琴练习曲介绍、研究的文章,并出版了一册《中国风格钢琴练习曲60首》,被周广仁先生誉为“填补了中国钢琴教材的空白”。内蒙古师范大学教授张凡专门研究内蒙古钢琴音乐的创作,让人们了解到这片“一提起来就想起马头琴”的地区尚有如此多颇具艺术性的钢琴作品。他撰写了长文《内蒙古钢琴音乐述评》,在内蒙古艺术学院给研究生讲授一学期32学时的《内蒙古钢琴音乐概观》课程。他谈道:“区域音乐研究视角下的中国钢琴音乐研究,是中国钢琴艺术史外的又一个研究路径,很多学者作出了努力,有大量的曲集文献和研究文献。区域性研究应该是中国钢琴音乐的活力所在。”

中国钢琴音乐在学术圈甚至颇为其他领域的研究者关注,中国美术学院博士沈临枫上周刚刚完成博士论文的答辩,他在博士论文中研究了音画关联的智性建构。在纪念作曲家李树化的学术会议上,他还专门准备了发言,并为多种中国钢琴音乐的唱片设计了封面。

许多整理式的演奏本身即带有学术性。同时,演奏与演奏者也可以“反哺”乃至参与进创作与研究的活动。蔡曦系统演奏了作曲家张朝的几乎全部作品,经过与作曲家的沟通,每一稿都会交流试奏并修订,有的细节甚至会有数十次的修改,在和作曲家与音乐学家的不断交流互动中,她的一张唱片经常需要三轮的录制才真正完成。2019年,张奕明录制了作曲家葛甘孺的钢琴专辑,包含作曲家三套大型作品。作为演奏家的张奕明以极高的参与度介入了作品的修订,《十二首前奏曲》是葛甘孺1979年的旧作,40年后作曲家以较大的改动重新修订,其中每一首都经过张奕明与作曲家的反复沟通。

张奕明,本科在上海交通大学学习机械工程专业,毕业后赴美留学学习钢琴,自幼的音乐积淀与理科学术背景让他对中国钢琴音乐的历史与学术研究产生浓厚兴趣。回国后,他致力于中国钢琴作品的演奏,并有谱系地录制出版了多张中国近现代钢琴作品的唱片,包括作曲家葛甘孺、郭祖荣的专题唱片,他选择录制的作品都比较冷僻,平素钢琴界鲜有人问津。不仅演奏,他还在学术期刊上发表多篇有关中国钢琴音乐的学术论文,并出版了专著《民国钢琴志》和乐谱集《民国钢琴散曲集》。

2019年,纪录片《空白祭——寻找汪立三》上映,张奕明全程参与了拍摄,他回忆道:“拍摄就是我寻找知情人的过程,而导演和两个摄影师跟着我到处跑。我们去了佳木斯、哈尔滨、长春、北京、南京、上海;此外我还扛着小摄影机去了长沙、成都、乐山和甘洛。所到之处尽管人文风景不同,我所做的事却无明显差别——寻找知情人;若有可能,就在当地举办汪立三作品音乐会。”迄今,他演奏了几乎所有汪立三的钢琴作品。

 

繁荣背后的泥沙俱下

大量的中国钢琴作品的演绎、教材与曲集的出版,为中国钢琴音乐带来新生与繁荣。但热度背后,亦有隐忧。“出版钢琴教材就能赚钱,已成为许多钢琴教材编者心照不宣的事实。”一位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市面上的不少中国作品的教材、曲集往往曲目雷同,版本参差不齐,“西方近些年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带有学者、编辑的评注版本乐谱,这是推动学术发展的重要方式。而我们琴童与演奏者拿到的乐谱,不仅错音频出,许多作曲家的标记更是被因陋就简地删掉。一些实际上没有音乐出版资质的出版社因为缺乏乐谱的编校能力,更是让乐谱出现很多不便演奏与阅读的现象。”

一位钢琴专业硕士研究生表示,在“中国知网”“读秀”上搜索中国钢琴音乐相关词汇,可检索到数千篇论文,其中不乏真知灼见,但更多的是一些味同嚼蜡甚至“嚼剩下的蜡”的“学术成果”,充斥着连篇累牍的语言重复甚至大量抄袭剽窃,“许多所谓学术著作,只可在数据库的条目与一些高校老师的简历中看到书名,根本不面向市场销售。好不容易从二手书网站找来一本作者赠予领导朋友又被遗弃的旧书,读起来却是陈词滥调。让人感慨出版得少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纯属浪费学术资源与纸张。”

许多中国钢琴作品的演奏水准亦不尽人意。一些演奏者轻视中国作品,认为技术难度不大,并且“自己就是中国人,演奏起来风格一定是纯正的”。但实际上,对从小接受西方音乐训练的大多数钢琴演奏者来说,不作一番功课是休想领悟一些中国作品的韵味与奥妙的。孙晓丹为了演奏好石夫的一首新疆风格作品,专门请音乐学院克尔克孜族的学生为她讲解、演奏克尔克孜族的乐器与音乐,以更好地把握乐曲的风格。“还有很多中国钢琴作品音乐会为了贴合时事,以纪念某某重大活动事件为由选一些曲目只为完成‘面子工程’,但其间的演奏与曲目设计实在‘不忍卒听,有碍瞻观。’”一位乐评人表示,他聆听过许多这样的音乐会,“这样的活动纯粹是对作品的亵渎。”

热度之下,一些媒体也将目光投向中国钢琴音乐,如凤凰卫视做过一档《新中国钢琴人》节目。“这样的宣传自然是好事。不过许多纪录片里存在大量为吸引观众而产生的失实报道与不严谨的表述,这些都会给后来的演奏者与研究者带来困扰。”一位音乐研究者对此感到忧虑。

尽管存在种种问题,但专家学者与演奏者们还是对中国钢琴音乐的未来充满希望。“随着创作、演奏、教学、研究、出版、接受多方面的协力推进,中国钢琴音乐将在‘典藏活化’下进一步蓬勃发展。”几位演奏者在接受采访时都发出了如是感慨。(文 | 张听雨)

 

相关文章

张奕明 | 再考中国最早的钢琴作品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2021年第5期
发布于 30 06 2021
中国钢琴作品的“目的式”教学运用 文章来源: 中国音乐2018| 音乐教育 第六期(总第154期)
发布于 17 07 2020
超实用!各个时期钢琴作品的踏板使用注意事项!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环球钢琴网
发布于 24 04 2020
肖邦钢琴作品演奏的层次感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古典音乐
发布于 21 11 2019
解读舒曼的标题钢琴音乐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每晚一张音乐CD
发布于 20 11 2019
拉赫玛尼诺夫的自我弹奏 文章来源: 深圳特区报
发布于 25 11 2013